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4部分

…”冷枭翔默默无语望苍天,唯有泪两行。敢情是赵阿姨和罗叔叔想去过二人世界,所以才把罗莉这个小拖油瓶扔给了他们家?
“妈妈,那你和爸爸要玩高兴哦!”罗莉咯咯地笑,又转向周局长,佯装天真的样子道,“周阿姨,晚上我不敢一个人睡觉耶,所以我想和枭翔哥哥睡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如果有他陪我说说话,估计我就不会再害怕了。”
“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周局长眼睛一亮。假如枭翔和莉莉睡在同一张床上,那不是更容易培养感情么?
“妈,我抗议!”不出罗莉所料,冷枭翔果然抓狂了,“我不想跟罗莉睡同一张床!”
“枭翔哥哥,莉莉会很乖的。”罗莉仰起小脸,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抓住冷枭翔的一只胳膊,孩子气地摇啊摇,“你就让莉莉晚上跟你一起睡吧,好不好嘛?”
哼哼,死正太,刚才你居然敢打我屁股,还打得那么痛!好吧,虽然我已经用皮鞭打回来了,但根本就没打痛你,所以严格来说,我的仇还没报呢!
所以啰,现在本姑娘如果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你越是想拥有个人空间,我就越要跟你一起睡,气死你!
“枭翔,你看看,莉莉有多喜欢你?”周局长一挑柳叶眉,斩钉截铁地给冷枭翔下达死命令,“所以,你抗议无效!以后你就每天都和莉莉一起睡,而且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听到了没?”
顿了顿,周局长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于是补充道:“对了,莉莉年纪小,还不会自己洗澡,以后你要每天帮她洗澡。”
“噗……”一听这话,罗莉嘴里的紫菜蛋花汤立马喷了出来,她满头黑线地申明,“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会洗澡,不用麻烦枭翔哥哥了!”
啧,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哈哈哈!
冷枭翔顿时心中暗爽,他当然知道罗莉不想让他帮她洗澡。因为光从刚才他脱她裤子、打她屁股时,她骂他“死色狼”就可以推断出:她虽然只有五岁,但仍然不喜欢被异性看到她的身体!
思及此,冷枭翔简直想放声大笑,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乎,他只好拼命忍笑,一本正经地对周局长道:“莉莉这么小,自己洗澡是肯定洗不干净的。妈,你放心,我以后一定每天都替莉莉洗澡,把她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
闻言,罗莉不禁欲哭无泪:小屁孩,算你狠!咱们走着瞧,看谁笑到最后!
晚饭后,为了不让冷枭翔替自己洗澡,罗莉拼命地插科打诨,使出了全身解数来撒娇,这才让赵芸勉强同意替她洗完澡后再回家。
就这样,罗莉今晚的洗澡问题终于解决了,而由于天色已晚,赵芸和安然也就先后离开了冷家。
漆黑的夜,在冷枭翔的卧室里,淡蓝色的豆芽型台灯散发着温馨的橘红色光芒。
罗莉穿着周局长吩咐张佣人给她买来的洁白棉布睡裙,怀里搂着安然送她的芭比娃娃,笑嘻嘻地跳上了床。
神啊,原谅她这个很2的孩子吧,洋娃娃神马的,真的是她的死|丨穴呐呐呐,阿门!
“娇娇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是不是恨不得我马上消失?”罗莉坏笑着在冷枭翔身旁躺下,又撩起他的薄毯,毫不客气地钻进他的被窝。
冷枭翔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罗莉咯咯地笑:“谁叫你今天下午打我屁股?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睡觉。”冷枭翔没好气地说着,然后伸手关了台灯,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罗莉撇撇嘴,对他不跟她计较有点意外,同时也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孩子气了,总跟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赌什么气啊?擦汗……
想到这里,她就闭上眼睛打算睡觉,可此时她的脑海里却情不自禁地想起林逸辰来。
林逸辰,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说起来,他和冷枭翔的年龄差不多,都比她大七岁。
前世时,由于她从十一岁后就变成了重量级的肥女,所以林逸辰是她的第一个追求者。于是乎,从未被爱情滋润过的她,当时就被他那一副清朗的白衣少年模样给迷昏了头,在他的热情追求下缴枪投降,成为他的女朋友。后来,她甚至还不顾爸妈反对,执意嫁给了他。
谁料,林逸辰最后竟然会和自己的闺蜜王娟搞到一起了呢?如果自己这辈子再遇到他,绝不会再傻乎乎地被他骗了!
罗莉想着想着,眼皮就渐渐沉重起来,慢慢地睡着了……
璀璨的玫瑰色晨曦,透过淡蓝色的轻纱落地窗帘,轻轻地洒落在床上的冷枭翔和罗莉身上。
冷枭翔迷迷糊糊地醒来,然后就发现罗莉的双手居然紧紧地抱着他的一只胳膊,而她的腿则放在他的身上。
他皱皱眉,打算拨开她的手脚,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她含糊不清地说:“逸辰……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逸辰是谁?难道她在说梦话?
冷枭翔看了看熟睡中的罗莉,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就打消了拨开她手脚的念头,一动不动地躺着,想听听她还会说些什么。
“逸辰,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她的声音很轻很柔,语气中带着绝望。
看到罗莉竟然在睡梦中流泪了,冷枭翔的心里莫名其妙地有点不是滋味。她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而已,谁会骗她,谁又会不要她呢?
“逸辰……逸辰……逸辰……”她反反复复地呢喃着这两个字,晶晶亮的眼泪顺着脸蛋落到了枕头上。
她肯定是做噩梦了吧?冷枭翔犹豫了一下,接着伸手推了推她:“罗莉,起床了,天亮了!”
“嗯……”被冷枭翔这么一推,罗莉半梦半醒地睁开眼。
冷枭翔盯着罗莉,八卦兮兮地问:“你做了什么噩梦,很可怕吗?”
“呃?我没做噩梦啊!”罗莉眨眨眼,发现自己竟抱着冷枭翔的左胳膊,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
“少骗人了!”冷枭翔嗤笑一声,用右手抹了抹罗莉脸上未干的泪痕,又把沾着泪痕的手指伸到她面前给她看,“你看你都被吓得哭鼻子了,还说没做噩梦?”
“……”罗莉无语。
自己的确做噩梦了,梦到林逸辰和王娟在床上XXOO,而自己愤怒地去质问他们。可是,这样的噩梦又怎么能跟冷枭翔说?
不过,自己居然哭了么?真是太丢人了,咬着小手绢纠结地望天……
起床后,吃早饭时,冷枭翔越看罗莉越不爽。
因为他刚刚从张佣人口中得知,他老爸老妈都上班去了,不过老妈放话说下班回来后会带罗莉去商场买新衣服和学习用具,他老爸还说明天要带罗莉去买新玩具和童话书!
哼,罗莉这小丫头有什么好的?除了言行比较老气外,怎么看也不像个神童,老爸老妈为什么那么喜欢她?真是岂有此理!
冷枭翔气呼呼地放下筷子,酸溜溜地对罗莉冷嘲热讽:“喂,神童,听说你很聪明,连跳了四级对不对?那我现在考你一个问题,怎么样?”
罗莉端起桌上的碗,把碗里的豆浆喝了个精光,然后笑眯眯地回答:“好啊,你想考我什么?”
藏宝图
“跟我来。”冷枭翔跳下椅子,拉起罗莉的手,带着她飞快地往二楼的书房跑去。
书房的装修风格清新淡雅,散发着浓浓的书香之气。
进门的左侧是两个高高的原木大书柜,靠墙角的书柜里放满了各种书籍,外面的书柜里则放着一些古董、工艺品之类的小玩意儿。
进门的右侧,靠窗处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原木书桌和一张同色系的椅子,书桌上有一盆栀子花。青翠欲滴的枝叶,洁白素净的花朵,微风拂过时就飘来醉人的花香,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桌椅的不远处的角落里,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琴上盖着绣着蕾丝花边的|丨乳丨白色罩子。
“你等等啊!”冷枭翔一边说,一边从放工艺品的那个书柜的第三层拿出一个铜质小箱子。
接着,他又从书桌的抽屉中翻出钥匙,用钥匙打开铜箱,最后从铜箱里取出一把既古老又破旧的折扇来。
大概由于年代久远,所以这把白色折扇的扇面已经微微泛黄。
“这把扇子是我们冷家的传家宝,”冷枭翔很得意地瞥了罗莉一眼,“扇子上有字,你能认出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吗?”
说着,他就把扇子递给罗莉:“给你,你小心点拿,千万别弄坏了,否则我爸肯定会让我们俩都吃一顿‘笋子炒肉’的!”
“这扇子真是你们家的传家宝吗?”罗莉接过扇子,脸部肌肉顿时剧烈抽搐起来。
靠之,冷枭翔这小屁孩居然把传家宝拿给她看,他未免对她太放心了吧?囧囧有神……
“对,这扇子是我太爷爷留下来的遗物。”冷枭翔耐着性子向罗莉解释,“我太爷爷临终前什么都没留下,就留下了这把扇子。”
看到罗莉诧异的眼神,冷枭翔又虚荣心极强地补充道:“其实我祖上曾经有很大的家业,但是我爷爷和我爸都没见过家里有什么金银财宝。当时我太爷爷临终前,曾要我爷爷去拿这把扇子,可是刚把扇子拿出来,太爷爷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去世了。所以说,后来我爷爷和我爸就猜测,既然太爷爷临终前要这把扇子,那么这把扇子里说不定有什么秘密,或许有藏宝图也说不一定!”
顿了顿,冷枭翔又懊恼地挠挠头:“只可惜,我爸和我爷爷研究了整整十年,也没发现这把扇子的秘密。还有,因为这把扇子是传家宝,所以不能拿给外人看,你还是第一个看到这把扇子的外人。”
“哦,那我要多谢你的抬举了。”罗莉顿时庐山瀑布汗。
冷枭翔嘿嘿一笑:“没什么,谁叫你是神童呢?我爷爷、我爸妈和我都不太认识扇子上面的字,现在你来认认,看认不认识?如果你能帮我们看出扇子上的藏宝图,那就更好了。”
“……”罗莉默默地风中凌乱了,敢情正太打的是这样的鬼主意啊?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她不禁对传说中的藏宝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便低下头打开了这把折扇。
“还有一点,我说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懂?”冷枭翔想了想,终是忍不住开口。
“说吧!”罗莉抬起头看他。
“我爷爷曾经找专家对这把扇子的价值进行评估,可是专家说,这把扇子从骨架到扇面,一点儿也不值钱,只是一把普通的扇子,并不是古董文物。换句话说,扇子的秘密肯定就在那些文字和图案里!”
“哦,好,我知道了。”罗莉对这把神秘的扇子更好奇了,她再次看向了扇面上的文字和图案。
只粗略看了一眼,她就立刻兴奋起来,只觉得浑身都热血沸腾!
为毛?因为重生前,她大学时是主修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所以她一眼就看出:这扇子上的文字和图案,大多数是甲骨文,少数几个字是繁体汉字!
“枭翔,给我把草稿本、红笔和蓝笔拿来。”罗莉激动得浑身轻轻发抖,嗷嗷嗷嗷,难道她重生前无聊时研究的甲骨文终于派上用场了咩?哇哈哈哈,叉腰狂笑!
“拿那些东西干什么?你到底认不认识扇子上的字啊?”冷枭翔不满地嘀咕着,但还是依言把草稿本、红色钢笔和蓝色钢笔找出来递给罗莉。
罗莉拿起蓝色钢笔,按照扇子上面的字的布局,刷刷地在草稿本上画出了很多小方格。
紧接着,她在方格里写出了她认识的扇子上的字;最后,她拿起红色钢笔,依样画葫芦地在剩下的方格里写出了她不认识的字。
放下笔后,她若有所思地望着冷枭翔:“枭翔,你所说的这把扇子上面的图案,其实是甲骨文……”
“什么是甲骨文?”冷枭翔半信半疑地看向草稿本。
草稿本上的部分文字已经被罗莉翻译过来,所以他能够看得懂那部分字。然而,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被她翻译过来的几个字,竟然和他老爸、爷爷所翻译出的字一模一样!
“甲骨文,是殷商时代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罗莉这才想到身为小学生的冷枭翔没学过历史,于是笑着解释道,“也是中国已发现的古代文字中时代最早、体系较为完整的文字。”
“那你的意思是说,扇子上的字都是古代的文字了?”冷枭翔眉头紧皱,却打心眼儿里开始有点佩服罗莉,认为她果然是神童。
“扇子上不全是甲骨文,还有几个字是繁体汉字。现在扇子上总共有42个字,但我认识的字只有12个。”
“你能认出12个字?丫头,你该不会是骗我吧?”冷枭翔再次大吃一惊,因为他老爸和爷爷研究了整整10年,也仅仅认出扇子上的8个字而已!
“我骗你干什么,我有那么无聊吗?”罗莉没好气地白了冷枭翔一眼,“你家附近有没有图书馆?我们现在去图书馆找一些关于甲骨文的书来看,说不定就能知道剩下的那些字是什么字了。”
“你确定扇子上的字是甲骨文吗,你怎么知道是甲骨文?”冷枭翔怀疑地问,“你不是从没上过学吗?”
“呃……”罗莉迅速编织谎言,“我以前从电视上看到过一些关于‘甲骨文’的栏目,所以我就认出那些字是甲骨文了。”
“是吗?”冷枭翔邪邪一笑,玩味地捏了捏罗莉的小脸蛋,“可你的记性未免太好了吧?你是过目不忘吗?”
“你废话很多耶!”为避免穿帮,罗莉赶紧转移话题,“你们家附近到底有没有图书馆啊?”
冷枭翔回忆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附近没有图书馆,不过我们可以让李叔叔开车载我们去省图书馆。”
顿了顿,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不放心地叮嘱罗莉道:“莉莉,这扇子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所以扇子的事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啊!”
“知道了,那我们走吧!”罗莉催促着冷枭翔,因为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冷家传说中的金银财宝到底藏在哪里。
就这样,冷枭翔将扇子锁回铜箱里,而罗莉则拿上草稿本,然后两人就无比兴奋地向省图书馆出发了。
为了解开藏在扇子里的秘密,整整一天,除了吃午饭和晚饭外,罗莉和冷枭翔一直泡在省图书馆里,兴致勃勃地翻找资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辛辛苦苦地折腾了一番后,他们俩竟然把剩下的、那些不认识的文字找出来了20个!
“现在只剩10个字不认识了,我们明天再来图书馆吧!”罗莉打了个呵欠,将手中的一本红色封面的书放回书柜里。
冷枭翔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猫头鹰挂钟,笑嘻嘻地说:“那好,我们回家吧!现在已经八点了,李叔叔应该在图书馆门口等我们了。”
“嗯!”罗莉揉了揉酸痛的眼睛,转身往门口走去。
冷枭翔无比激动地三两步追上她:“莉莉,你说我们真的能把所有不认识的甲骨文都找出来吗?”
“应该没问题。”罗莉微微一笑。
冷枭翔顿时心情大好,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你果然很有一套,现在我相信你是神童了。”
“行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说着,罗莉便用眼神示意冷枭翔,不远处还有个图书管理员。
“好,我们走。”冷枭翔会意,加快速度往图书馆门外走去。
回到家中,冷枭翔就把罗莉拉进他的卧室,又谨慎地反锁房门,这才问道:“你说,我们认出了扇子上的32个字的事情,要不要给我爸妈说?”
罗莉噗嗤一笑:“先别说吧,等以后所有的字都翻译过来了,等我们通过那些字解开扇子的秘密后,再给你爸妈一个惊喜。”
冷枭翔赞同地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就在这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周局长温婉的声音:“枭翔,已经很晚了,你现在去给莉莉洗澡,洗完你们俩就该睡觉了。”
“……”罗莉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ORZ,她肿么就忘了洗澡这件事?
小萝莉VS大尾巴狼
耳边传来冷枭翔的一声悦耳低沉的闷笑,紧接着,门被打开,周局长笑着走了进来:“听李司机说,今天你们俩去图书馆了?不错,值得表扬。”
“妈,今天我看了一整天书,好累啊!”冷枭翔故意很夸张地伸了一个懒腰,“我现在就带莉莉去洗澡,你也早点休息吧!”
罗莉仰头,怒冲冲地瞪着冷枭翔,嘴上却甜甜地道:“谢谢枭翔哥哥,我自己会洗澡,不用麻烦你了。”
冷枭翔哈哈大笑,貌似真诚地说:“你才五岁,自己洗澡怎么洗得干净呢?还是让哥哥帮你洗吧!”
话音一落,他就转身拿起叠放在床上的罗莉的睡裙,然后坏笑着牵起罗莉的手,连拉带扯地强行把她拖向浴室。
“周阿姨,我自己洗澡能洗干净的,我不要枭翔哥哥帮我洗……”罗莉急得哇哇大叫,“要不然,让张阿姨帮我洗……”
“张阿姨干了一整天的家务,已经很累了。”周局长笑眯眯地看着罗莉,“莉莉乖,就让枭翔哥哥帮你洗吧!”
说完,不等罗莉回答,周局长就意味深长地笑着转身离开。
呵呵,洗澡可是培养莉莉和枭翔的感情的大好机会啊,所以啰,自己怎么可能让张姐去帮莉莉洗澡呢?
于是乎,年仅五岁的苦憋小罗莉,就这样被冷枭翔这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拖进了浴室。
“莉莉啊,”大尾巴狼慢条斯理地拧开水龙头,往白色的浴缸里放水,“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是不是恨不得我马上消失?”
“……”小萝莉不禁一脸便秘的表情,丫的,这不是她昨晚睡觉前说给他听的话么?
“谁叫你非要跟我一起睡,霸占我的私人空间?”大尾巴狼狞笑着转身,一步一步朝小萝莉逼来,依样画葫芦地说出了她昨天说过的话,“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小萝莉欲哭无泪,只好扬起小脸,楚楚可怜地望着大尾巴狼:“枭翔哥哥,我错了……”
“错了?”大尾巴狼皮笑肉不笑地捏住小萝莉的下巴,“哼哼,晚了!脱衣服,我要给你洗澡!”
小萝莉用力眨巴眨巴眼睛,继续装可怜:“枭翔哥哥,我自己会洗澡,真的,我一定会把自己洗得很干净的……”
“废话少说,赶紧给我脱衣服!”冷枭翔凉凉地说着,左手抓住她的一只手臂,右手就直接伸到她背后去拉连衣裙的拉链。
“我操!我说了我自己会洗澡,你听不懂人话啊?”她示弱无用,又拗不过他的力气,于是只好破口大骂。
“说脏话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哦!”他哈哈大笑,“刷”地拉下她背后的连衣裙拉链。
“不准脱我衣服!”她急得满脸通红,拼命抓住他的手。
虽然她现在身体年龄只有5岁,但心理年龄毕竟29岁了,所以说,如果让他这个12岁的正太帮她洗澡,那岂不是太囧了吗?
“我就要脱你衣服,你能怎么样?”他饶有兴趣地侧头看着她。
现在他已经知道她的弱点了,她不怕被他打屁股,却怕被他脱掉衣服裤子!说来也好笑,她不过是一个5岁的小女孩,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性别意识?
“如果你敢脱我衣服,我就不帮你找扇子上你不认识的字了!”她怒气冲天地拿扇子来威胁他。
“你不帮我找就算了,反正我们家也不缺钱。”他邪邪一笑,双手抓住她的裙摆往上一拉,硬生生地把她的连衣裙从她头顶扯脱下来。
“你……”她又气又羞地咬着嘴唇,心里好像有十万只草泥马在疯狂咆哮。
他打量着她白玉般的小身子和胸前两点粉红,笑得无比恶劣:“啧啧,好平的胸啊!”
“……”她恶狠狠地瞪他瞪他再瞪他,如果眼神也可以杀人的话,他早已被她千刀万剐!
他把手中的连衣裙挂到墙壁的衣钩上,然后继续逗她:“你的粉红猪内裤好可爱哦,来,让哥哥帮你脱内裤。”
见他一脸恶作剧的笑容,她突然明白了: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想帮她洗澡,而是想看她尴尬羞窘的样子!她越觉得窘迫,他就会越得意!
明白这点后,她反而坦然了,脸色陡然多云转晴:“既然你那么想帮我洗澡,那以后就天天帮我洗吧!”
他没料到她前后的反应差异那么大,不禁楞了一下,几秒钟后才试探地问道:“那我真的脱你内裤了?你不怕?”
“噗——!我为什么要怕?”她忍不住笑起来。反正她现在只有5岁,根本就没发育,所以即使被他看光光,也不算吃亏。
他满头黑线,一时间倒是不知所措了,只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快帮我脱内裤啊,小翔子!”她厚颜无耻地向他将了一军,颇有成就感地欣赏着他郁闷的表情。
“催什么催?”他没好气地说着,伸手扒掉了她的内裤。
突然,他又觉得不对劲:“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叫你‘小翔子’,”她强忍住笑,清清嗓子,尖声尖气地拉长声音道,“小翔子,快伺候本公主沐浴更衣——”
“你敢骂我是太监?”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眼中好像喷出了两座火焰山。
她无辜地耸耸肩:“我可没说你是‘太监’哦,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
说完,她哈哈大笑,一丝不挂地坐进浴缸,又关上了水龙头。接着,她很大爷地冲他努努嘴:“小翔子,别傻不愣登地站在那儿,快过来帮本公主洗头洗澡。”
“……”他额角有青筋暴跳而起,刚才在她心中疯狂咆哮的那十万只草泥马,此刻已经瞬间转移到了他心中。
见他仍是站着不动,她眼珠一转,竟大模大样地唱起歌来,一边唱还一边拍手打节拍:“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呀……”
“闭嘴!”他火山爆发了,三两步冲到她身旁,抓起浴缸边的洗发露倒在她头发上,开始替她洗头。
为避免他彻底发飙时把她的头发全都拔下来,她很识时务地闭了嘴,老老实实地任他帮她洗头。
不过,洗着洗着,她觉得有点无聊,于是思绪就飘到了九霄云外
既然她重生了,那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赚钱,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可是,怎样才能赚钱呢?嗯,她能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炒股。
现在是1987年8月,而在她的印象中,1990年1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沪指从那时开始计点,一路上扬,造就了第一次牛市。92年5月底,上证所取消涨停板,牛市被推到顶峰……
也就是说,3年后她就可以去炒股了,只要在92年5月中旬前卖掉所有的股票就能稳赚不赔!
但是,哪儿来的本钱呢?她不禁犯了难,由于她爸妈都是大大咧咧的人,所以她家里目前的经济情况虽然看似不错,但实际上一分钱积蓄也没有,内牛满面……
必须要想个办法凑够本金才行,但怎样才能凑够本金?她有什么特长可以派上用场?绘画?当家教?弹钢琴?打台球?唱歌?写小说?
……
罗莉冥思苦想,想了N种方法,却越想越心乱如麻:即使重生了,但赚钱好像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啊,肿么办?
就在她无比纠结时,冷枭翔的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路:“行了,我已经帮你把睡裙穿好了。你漱口吧,准备睡觉了。”
呃?澡已经洗完了?她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道:“哦,好。”
今天是开学典礼,早晨的空气很清晰。小鸟啾啾地叫着,风中似乎流动着盈盈的草木绿意。
黑色的轿车缓缓驶向C小学,通过透明的车窗,罗莉看到C小学门口彩旗飘飘,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校门口右侧那面斑驳的旧墙上,翠绿欲滴的花枝就像小瀑布一样从墙头垂吊下来,零零星星的洁白蔷薇花在绿色枝蔓间灿烂地开放着,渲染着一种古老的浪漫。
蔷薇花墙下的街道上,散乱地分布着大约5、6个小商小贩。有推着小冰柜卖冰棒的,有摆着小摊儿画糖人的,有铺着塑料布在地上卖白雪修正纸和洋画儿的,还有卖一小包一小包的麻辣大头菜丝和五香豆腐条的……三五成群的小学生们挤在各个小摊前,或买东西,或指指点点,或嬉笑打闹。
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就好像一幅陈旧而典雅的黑白照片。时光的瞬间倒流,令罗莉激动得简直想尖叫:久违啦,偶滴母校……
“莉莉,快看,”周局长轻轻拍了拍罗莉的小手,又指着站在校门口的几个人说,“你妈妈和安叔叔都在校门口等我们了。”
罗莉下意识地顺着周局长的手势看去,果然,只见赵芸和安然都笑着向她招手,而他们俩身边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子,想必那就是安然的爸爸了。
车门打开了,罗莉背着粉红色的小书包,笑嘻嘻地跑向赵芸:“妈妈、安叔叔,早上好!”
“赵阿姨好,安叔叔好!”紧跟在罗莉身后的冷枭翔,也开始向长辈打招呼。
“好好,你们真乖。”安林的笑容温暖愉悦,“莉莉,听你妈妈说,你喜欢吃‘莲汤肉片’,那今晚叔叔就请你到狮子楼去吃,好不好?”
啊?刚见面就说请我吃饭?罗莉不禁觉得有点奇怪,但仍是笑眯眯地回答:“谢谢安叔叔。”
在走向教室的途中,一路上都有学生和家长对罗莉一行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什么。
“莉莉,你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名人’了。”安然看了看周围窃窃私语的众人,然后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罗莉,“自从前几天你连跳四级的新闻播出后,大多数同学就认识你了!你知不知道,有好几个公司都想找你当形象代言人呢,就连我爸和冷叔叔也想让你当他们公司的形象代言人!”
正太养成计划
“啊?形……形象代言人?”罗莉的眼睛瞪得老大,心想难怪安叔叔要请她吃晚饭了,“你爸开的是什么公司啊?冷叔叔开的又是什么公司?”
“我、我爸、枭翔和冷叔叔,我们四人都是‘衣之恋’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东。”安然笑着接口。
顿了顿,他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话太深奥,罗莉很可能听不懂,于是又赶紧补充道:“就是说,‘衣之恋’公司是我们四人和别人合伙开的。”
“衣之恋?”罗莉的下巴直接掉到了地上,“就是1981年在我们D市的市中心成立的那个‘衣之恋’公司吗?旗下品牌有童装、青春女装、男女休闲装和床上用品等等,对不对?”
“没想到莉莉对我们公司那么了解啊,呵呵……”安林轻笑两声,对罗莉的兴趣陡然增加,“那你愿意当‘衣之恋’童装的形象代言人吗?”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罗莉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小脑袋点得就像拨浪鼓。
开玩笑,“衣之恋”啊!这可是她重生前最喜欢的服饰品牌!它主打少女风格的甜美梦幻路线,一直以独特的品牌个性傲立于中国时尚服饰品牌的市场,甚至在1991年时,就成为了中国十佳品牌服饰之一!
“既然你愿意为‘衣之恋’代言,”一听罗莉这样说,安林脸上的笑容更甚,“那我们今晚在狮子楼吃完饭后就聊聊签合同的事吧!教室到了,你们快进去吧!”
进入五年级一班的教室后,罗莉看到了她的班主任陈老师——上次批改她的数学卷子的那位老师。
接下来,就是赵芸开始对陈老师千叮万嘱,请求她一定要好好照顾罗莉,因为罗莉年纪小,不懂事……
罗莉既好笑又感动地看着老妈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似乎等会儿陈老师不是要带她去参加开学典礼,而是要去上刀山、下火海!
直到开学典礼的音乐声响起时,赵芸这才恋恋不舍地看了罗莉一眼,然后向陈老师告别。
不久后,开学典礼便结束了,每个年级的学生随即回到各自的班级,开始进行分班考试。也就是说,现在学生们只是暂时坐在目前的教室里而已,至于今后要在哪个班,还要靠这次分班考试的分数来决定。
每个年级分数最高的前五十名学生,将被分在重点班一班;而剩下的学生,则被打乱顺序,分配到其他班,即普通班。
当天中午,分班考试的结果就出来了。
这次五年级的题比较难,所以大部分的学生都考得不太好。然而,罗莉的语文和数学却都是满分,总分甩了全年级第2名整整13分!
于是乎,彭校长不禁大喜过望,跟老师们开会商议之后,就打算让罗莉再次跳级,就读于六年级一班!
阳光明媚的下午,六年级一班的教室门口,年过半百的王老师笑得合不拢嘴,慈爱地摸摸罗莉的头:“小神童,我是你的班主任王老师,欢迎你来到我们班!”
说完,王老师就指挥班里所有的学生都到教室门外的走廊来排队,男生排成一队,女生排成另一队。
“大家听好了,还是老规矩。”王老师精神抖擞地笑道,“分数排在全年级前六名的同学可以自由选择座位,剩下的按照个子的高矮顺序入座,矮的同学坐教室前面,高的同学坐教室后面。”
说到这里,王老师顿了顿,笑道:“想必很多同学已经知道了,我们学校出了一个名叫‘罗莉’的小神童。她今年才五岁,是跳了五个年级,直接进入我们班的。因此,为了照顾小妹妹,我们就请罗莉最先挑选座位,大家说好不好?”
“好。”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声音非常响亮。
“罗莉,选座位吧!”王老师指着教室里那一排排空荡荡桌子和凳子,“你想坐哪里,就坐哪里。”
“谢谢王老师,谢谢同学们。”罗莉感激地向众人鞠了个躬,随后笑眯眯地走到第一排的中间位置坐下。
由于她年龄小,所以个子是全班最矮的,为避免看不见黑板,也就只能坐第一排了!
“好了,现在全年级第一名可以选座位了,等第一名选完后,第二名就去选……以此类推。当第六名选完后,后面的同学就按照个子的高矮顺序,从教室的最左边的第一排开始,依次入座。”
王老师话音一落,身为全年级第一名的冷枭翔就犹豫地看了安然一眼,低声道:“安然,我们俩还是坐一起吗?或者还是谁跟罗莉一起坐,以便照顾她?”
安然笑了笑:“她是你干妹妹,如果你想照顾她,那就跟她坐一起吧;如果嫌麻烦,我照顾她也行。总之,我们俩总有一个要当她的同桌,毕竟她年龄太小了,有很多地方可能都需要我们的帮助。”
“有道理。”冷枭翔坏坏地盯着安然贼笑,“那照顾她的事情就交给你吧,我来当你的坚实后盾。因为我和她一周有五天都睡在一起,要是再当同桌,未免太腻了!”
说完,冷枭翔就大摇大摆地走到教室的第二排,在罗莉斜后方的座位坐下了。
见状,安然的眼中跃出一丝喜色,他快走几步,把书包放到了罗莉左边的座位上。
“哇,安然,你要当我的同桌啊?我好高兴哦!”罗莉无比激动,很花痴地双手捧腮,脑海中开始YY起来。
嗷嗷嗷,安然也是很帅很萌的小正太一枚啊,家世又好,脾气又好,如果假以时日,嘿嘿嘿!对!自己可以来个华丽丽滴正太养成计划啊,木哈哈,叉腰狂笑!
总分第三名的是班花胡丽晶,只见她昂着头,像个冷艳高贵的公主一般,傲娇地走到冷枭翔旁边坐下,然后狠狠地瞪了正打量着她的罗莉一眼。
咦?我好像没惹你吧?你为毛要瞪我啊?
罗莉囧了,难不成狐狸精童鞋喜欢安然咩?但素,即使这样,她也用不着瞪自己吧?以自己现在才五岁的年龄,对她根本就不可能造成什么威胁啊,擦汗!
……
没多久,教室里的所有座位就坐满了,一眼看过去全都是朝气蓬勃的小正太和小罗莉,让讲台上的王老师不得不心生感慨:年轻就是好哇,吼吼!
放学后,罗莉等一行人在狮子楼大饭店解决掉晚饭,然后就进入了茶楼的雅间,开始商量“衣之恋”的形象代言人一事。
“小芸、罗哥、莉莉,你们三人看看这几份合同,”安林打开黑色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几份文件放到桌子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罗天佑和赵芸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笑逐颜开地拿起合同看起来。
咩哈哈,偶正愁没途径赚炒股的本钱呢,这不,机会就自己上门啦!罗莉看着文件上堪称这个时代的天文数字的代言费,顿时笑得眼睛弯弯的。
“咯吱——”雅间的房门被轻轻推开,冷锋笑着走了进来:“不好意思,各位,我今天有点急事,所以来晚了。”
“干爸你坐这儿吧,”罗莉赶紧站起身来,狗腿地拉开身边的一张椅子,“你想喝什么饮料?我让服务员给你端来。”
“谢谢,我就要绿茶吧!”冷锋笑着落座,夸奖了罗莉几句后,又将视线转向安林,“安林,赵敏那件事已经顺利解决了……”
罗莉正打算出门叫服务员给冷锋上一杯绿茶,谁料却冷不丁地听到了他这句话,于是就很八婆地打断了他:“安叔叔,原来你叫‘安宁’啊?安宁和安然……你们父子俩的名字取得好有水准,好好听哦!”
“我是‘树林’的‘林’,”安林微微一笑,向罗莉解释,“不是‘宁静’的‘宁’。”
“哦,原来你是叫‘安林’啊!”罗莉不好意思地吐了吐小舌头,拉开房门去找服务员。
可谁料,就在她拉开门的一刹那,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凌厉的雪亮闪电狠狠地划过她黑暗的脑海!
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整个人好像立刻跌入了万年冰窖,从头冷到脚……
那是在她重生前五岁那年的某一天,她在客厅里看动画片,而老爸和老妈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聊天。
老妈一边看报纸,一边惋惜地叹气:“真是造孽啊,两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其中一个人还是小孩子呢!”
“让我看看。”老爸从老妈手中拿过报纸,低下头浏览起来,“唉,这小男孩才十二岁,长得挺伶俐的,太可惜了。”
特异功能
老妈凑过去,指着报纸上的某张照片道:“你看,这就是杀人凶手,他竟然连孩子都不肯放过!据说为了谋杀‘衣之恋’服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还特地跑到外国去整了容,然后潜伏到‘衣之恋’的内部,最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安家父子俩都送上了西天!”
“但既然他已经成为‘衣之恋’的新董事长了,那他为什么还要到公安局去自首?”老爸有点想不通。
“估计是良心上过不去吧!”老妈若有所思地说着,又看了看报纸,“安林、安然……哎,我发现被谋杀的这两个人的名字都蛮好听呢!不过,如果‘安林’不是‘树林’的‘林’,而是‘宁静’的‘宁’,他这个名字写出来就更诗情画意了……”
“妈!你小声点,你吵到我看电视了!”罗莉嘟起嘴,回过身向老妈表示抗议。
“好好好,妈小声点!”老妈答应着,果然放低了声音,继续与老爸聊天。
……
回忆的画面戛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23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