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2部分

放下了钢笔,却并不急着交卷,而是一丝不苟地检查起试卷来。
话说她重生前可是大学本科毕业,而且又曾经是C小学的语文老师,所以如果连这两份五年级的卷子都没办法得满分,那她还不如直接自挂东南枝算了!
又过了半小时,罗莉将两份考卷从头到尾地各检查了整整三遍后,这才起身,把卷子恭恭敬敬地递给彭校长:“彭校长,我做完了,请您过目。”
看到罗莉如此谨慎,周局长不禁对她产生了几分喜爱之情。因为,无论刚才罗莉答题的那一幕是否是彭校长的刻意安排,仅凭罗莉小小年纪就能沉得住气,不骄不躁,就能看出她将来一定是个不可小觑的栋梁之才。
彭校长接过罗莉的两份考卷,然后把其中的数学卷子递给陈老师,笑道:“小陈,我们分工合作,你来批改数学卷子,我来批改语文卷子。”
就这样,彭校长和陈老师同时拿起红笔,分别批改起罗莉的语文卷子和数学卷子来,而周局长则在一旁观看。
渐渐地,随着语文卷子的批改完毕,彭校长和周局长不禁都无比震惊——这份去年的五年级下期的语文期末考卷,罗莉竟然把所有的考题都做得全对!此外,她的卷面也十分整洁,不像一般孩子的考卷上,有多处涂改的痕迹!
难道罗莉曾经做过这套卷子?但这是去年的五年级下期的期末考卷,按理说她应该没有做过啊!那就是说她真的是个天才了?
彭校长和周局长还没来得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到陈老师惊呼道:“天哪!罗莉的数学卷子居然是满分!”
这下子,挤在这间教室门口看热闹的一些家长瞬间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哎呦,真是‘虎父无犬子’哪,这小姑娘果真是个天才呢!”
“虽然罗莉没写作文,可是语文卷子上的其余所有考题她都答得完全正确,可想而知,即使作文写得不好,她的语文成绩也不会太差!”
“啧啧,要是我的孩子能这么有出息,我做梦也会笑醒啊!”
“看样子,校长肯定会安排罗莉跳级吧?因为如果是按部就班地读一年级的话,那就太委屈罗莉这个神童了!”
……
眼看场面变得越来越混乱,彭校长只好走到门口,用双手作出下压的手势,高声道:“安静!请各位安静!”
此言一出,众人这才渐渐安静下来,不约而同地望着彭校长。
“陈老师,你现在监督罗莉把语文卷子的作文写了。”彭校长郑重其事地开口,然后对周局长和罗天佑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周局长、天佑,请到我的办公室去,咱们就罗莉入学一事慢慢详谈。”
校长办公室宽敞明亮,整洁大方,墙壁以淡绿色和白色为主调,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靠窗处摆放着两张黑色的办公桌,左边的办公桌后面陈列着褐色的书柜。书柜的旁边,是一张优雅而简约的黑色长沙发。
“请坐。”彭校长微微一笑,从书柜里拿出两个一次性的纸杯,替周局长和罗天佑泡了茶。
周局长并不急着落座,而是转头对罗天佑伸出手,笑道:“这位家长,你好!我是S省教育局的局长,姓周。”
“周局长,你好你好,我姓罗。”罗天佑显然没料到眼前的漂亮女人居然是教育局的局长,顿时有点受宠若惊,立刻伸出手与她握了握。
周局长嫣然一笑,这才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罗莉这孩子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她的知识都是你教的吗?”
罗天佑尴尬地清咳一声:“不是我教的,应该是学前班的老师教的。罗莉从三岁起就开始上学前班,到现在已经上了整整两年,她一直都是学前班里年龄最小的孩子。”
“三岁就上学前班?”周局长有些愕然,“按理说,一般的家长都会把三岁的孩子送到幼儿园,为什么你却将罗莉送进学前班了呢?是因为你对她特别有自信吗?”
“当然不是,”罗天佑哭笑不得,“起初我也是把罗莉送到幼儿园的,但她在幼儿园又哭又闹,一直吵着要上学前班,所以我和她妈妈也就依了她,把她送到了学前班。”
“原来是这样啊!唉,同样都是孩子,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周局长羡慕地看着罗天佑,“我儿子小时候一点儿也没有想上学前班的意识,而我和他爸工作忙,也没时间管他,就让他一直呆在幼儿园,七岁时直接上了小学。”
说到这里,周局长似乎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跑题了,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来神童和普通儿童果然是有差别的啊!罗大哥,你知道吗?根据你女儿罗莉刚才的表现来看,我可以肯定,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可是,”彭校长质疑道,“我觉得学前班的老师不可能会把陆游的简介和文学成就都教给孩子们吧?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教过罗莉知识?”
罗天佑一愣,迅速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接着很肯定地说:“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学前班的老师,没有其他人教过罗莉了。”
“是这样吗?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彭校长有点不相信罗天佑的话。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罗天佑若有所思,“不如这样,等会儿罗莉写完作文后,让我问问她,看那些知识究竟是谁教她的。”
彭校长乐呵呵地道:“也好,我现在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究竟是何方神圣才能教出这样一个神童?”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把手中的数学考卷递给罗天佑:“天佑哪,先不说语文卷子,你就看看罗莉做的这份数学卷子。罗莉不但做题的速度很快,而且正确率居然还是百分之百。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最后一道题拔高题她也做得完全正确!你知道吗?拔高题是不计入分数的,历年来只作为参考,而去年五年级三个班的一百五十个学生,没有一个能做出最后那道拔高题的!可罗莉竟然做出来了,这意味着什么?我不说你也明白,假如对罗莉好好培养,将来她肯定是前途无量啊!”
“彭校长说得对,”周局长赞同地点点头,“虽然我一直反对差别教育,可是像罗莉这样的神童,我觉得应该让她跳级,尽早地挖掘出她的潜力。”
彭校长和周局长滔滔不绝地说着,左一个“神童”,右一个“跳级”,令罗天佑是喜忧参半。只见他思考片刻,然后犹豫地问:“罗莉才刚满五岁,现在跳级会不会有些揠苗助长了?”
“你放心,我们是因材施教,绝不会揠苗助长。”彭校长立刻向天佑保证,“我会根据罗莉等会儿的作文水平,再跟老师们商量一下,看看她应该到哪个年级就读。总之,她是不应该仅仅读一年级的,那样的话未免大材小用了。”
“这……”罗天佑有点为难,“万一罗莉跳级后,学习成绩跟不上其他同学怎么办?我看要不还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年级开始读吧?”
周局长笑了,安慰罗天佑道:“罗大哥,别担心,我和彭校长看人一向很准,既然我和他都认为罗莉应该跳级,那么罗莉就肯定能跟上其他同学的学习进度的。”
“是啊,”彭校长笑着拍拍罗天佑的肩膀,“退一万步说,假如罗莉跳级后确实跟不上其他同学,那么她再返回去读一年级也是可以的。反正她现在才五岁,明年才能到法定入学年龄。”
罗天佑前思后想,觉得彭校长和周局长的话很有道理,于是便感激地笑道:“彭校长、周局长,谢谢你们,那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你们觉得罗莉能读几年级,就让她读几年级好了。”
没多久,罗莉就写完了语文卷子上的700字作文,题目叫《我最难忘的一件事》。
把卷子交给彭校长后,罗莉在心里庆幸不已:还好这次的作文比较简单,否则以她目前仅仅五年的人生阅历来看,她还真写不出什么好作文,除非靠编造,吼吼!
小三儿闺蜜
彭校长和周局长认真地将罗莉的作文看了一遍,然后相互对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天崩地裂般的神情
罗莉的作文,写的是她学前班时“六一儿童节”联欢会上的情景,叙事清楚,感情丰富,并且恰到好处地运用了比喻、排比、拟人等修辞手法,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好吧,其实现在这篇作文也是罗莉编造的,因为她的心理年龄已经二十九岁了,她哪里还记得学前班里的事?不过,虽然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但她总不可能在作文上交白卷吧?
于是乎,她索性就发挥了她的特长——编!
重生前,她是中文系毕业的本科生,还曾担任过五年的C小学语文老师,所以编一篇五年级的小学生优秀作文,对她而言简直是小意思!
“周局长,你觉得这篇作文该给多少分?”彭校长原本琢磨着给罗莉的作文打个满分,可又怕周局长有异议,于是干脆直接询问她的意见。
周局长想了想,然后笑着说:“我觉得应该给满分吧,你认为呢?”
彭校长顿时笑逐颜开,点头道:“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说着,他又转向罗莉:“莉莉,告诉老师,你为什么会做五年级的考卷?这些知识是谁教给你的?”
罗莉微微一愣,然后笑眯眯地说:“是学前班的老师教的,还有就是从电视上和书上学到的。”
“除了学前班的老师,还有谁教过你知识吗?”周局长追问。
罗莉眨眨眼,面不红心不跳地开始撒谎:“没有其他人教过我了,我看电视的时候,喜欢看有字幕的节目,这样就可以认识更多的字;看连环画的时候,遇到不懂的字,我都会看字上面的拼音。”
“哦?那关于陆游的知识,又是谁教给你的?”周局长明显不死心,打算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个啊,嘿嘿!”罗莉干笑两声,“这个是从书上看来的,而且我的运气比较好,因为陆游刚好就是我最喜欢的词人之一,所以我对他也比较了解。如果彭校长问我其他的词人,我不一定能答得上来呢!”
“那么,除了陆游,你还喜欢哪位诗人或词人呢?”彭校长已经相信了罗莉的话,不禁有些好奇。
罗莉甜甜一笑:“我还喜欢李白,喜欢他那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莉莉,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啊!”彭校长啧啧惊叹,接着回头对周局长说,“周局长,虽然我想让罗莉直接上六年级,但她毕竟年龄太小,所以为了谨慎起见,我想让她开学时去五年级就读,你觉得怎么样?”
彭校长之所以提出要让罗莉去五年级,那是因为如果让罗莉连跳四级,而她将来又能顺利考上重点中学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学校培养出了一个神童——这肯定能让学校美名远扬,对今后的招生率也会有极大的影响!
“我也是这么想的。”周局长赞赏地笑着接口。虽然她并不太相信罗莉是自学成才的,但也已经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聪明伶俐、不骄不躁的罗莉。
因为,罗莉毕竟只有五岁,无论她的启蒙老师究竟是谁,现在她居然能够将五年级的期末考卷做得全对,如果不是因为她先天聪明,那么即使老师再优秀,想要教出这样出类拔萃的学生也难于登天!
“先让罗莉在五年级奠定一下学习基础,”周局长补充道,“假如期末考试后她的学习成绩仍然名列前茅,那就让她升到六年级;假如期末考试后她的成绩一般,那就再作定夺。”
闻言,教室里的记者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把罗天佑和罗莉围了个水泄不通,争先恐后地采访起他们俩来。
罗莉表面上无比开心地回答着记者们提出的五花八门的问题,但事实上,当得知自己居然还要从五年级读起时,她不禁在心里默默地内牛满面:话说她真的好想直接读六年级啊,嘤嘤嘤嘤……
不过,左思右想之后,她还是决定听从彭校长和周局长的安排。因为她现在刚刚重生,所以想乘着学习不太紧张的时候,设法多赚些钱,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顺便再学点才艺,以便将来上了中学甚至大学后也能继续大出风头,哇哈哈哈,叉腰狂笑ing……
应付完几个记者后,罗莉和罗天佑喜笑颜开地从C小学回到了家。
刚走到院子门口,罗莉就眼尖地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小三儿闺蜜王娟!
王娟剪着一头齐耳短发,穿着艳丽的大红色蓬蓬纱裙,很淑女地站在她老妈陈小英的身边,而陈小英正与赵芸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陈小英和赵芸是麻友,而王娟比罗莉大三岁。
重生前,由于王娟一直像大姐姐般事事关照罗莉,所以罗莉对她既感激又依赖,很快就与她成为了无话不说的闺蜜。
然而,很傻很天真的罗莉怎么也没想到,在她二十九岁时,王娟居然背叛了她,毫无顾忌地抢走了她的老公林逸辰!
事实上,论长相、学习成绩和工作能力,王娟是比不过罗莉的;但是,由于罗莉患上习惯性流产而不能生孩子了,所以即使王娟今后是高龄产妇,也比罗莉更有优势!
最重要的是,林逸辰之所以抛弃罗莉而选择王娟,是因为王娟的爸爸是交警三分局的局长,而罗莉的爸爸仅仅是个蹬火三轮的车夫!
大学毕业后,王娟凭借她老爸的关系,轻轻松松地当上了公务员;罗莉呢,挤破了头也没能挤进国家单位,只能在私企里面混口饭吃。
于是乎,这样一对比,林逸辰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王娟!而可怜的罗莉呢,在耗光自己的青春后,在帮林逸辰还完家里的负债、帮他供养他弟弟妹妹上完大学后,在被他害得不能生孩子后,就被他狼心狗肺地背叛了!甚至,他竟然还惨无人道地把她推下了十九楼!
罗莉越想越抓狂,心中好似有十万只草泥马在疯狂奔腾!
“良禽择木而栖”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友情和爱情的双重背叛,叫自己如何能够接受?更何况,自己死心塌地地爱了十年的男人林逸辰,居然是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混账东西!这对罗莉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
罗莉在这边郁闷着,而那边王娟的老妈陈小英也是鸭梨山大。
自己的老公比赵芸的老公强多了,但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却比赵芸的女儿差那么多呢?罗莉皮肤白,眼睛大,头发又长又黑,看起来就像乖巧可爱的小公主;可王娟呢,皮肤又黑,脸上有很多雀斑,眼睛还小得眯成了一条缝,头发也枯黄分叉,看起来就跟营养不良的难民儿童一样!
思及此,陈小英嫌恶地看着罗莉,但脸上却毫不动声色,笑眯眯地对罗天佑道:“哎哟,罗哥,你女儿莉莉是越长越漂亮了啊!我听小芸说,你今天带莉莉去参加C小学的入学考试了,结果怎么样啊?一定考上了吧?”
“你们娟娟也长得挺漂亮啊!”罗天佑心情大好,满脸春风,“莉莉,快叫陈阿姨!”
罗莉在心里把王娟和陈小英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才甜甜笑道:“陈阿姨好,娟姐姐好。”
“莉莉,你到底考上C小学没有啊?”见罗天佑没有回答陈小英的问题,王娟沉不住气了,“你今年才五岁,肯定没考上吧?别灰心哦,你明年还可以再考的。”
“谢谢娟姐姐的关心,”罗莉强忍着想吐的感觉,继续叫王娟一声“娟姐姐”,“不过我运气好,居然考上了,所以明年不用再考了。”
看到王娟的脸色骤然一变,罗莉觉得相当过瘾,于是便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哦,对了,我不仅考上了,而且居然还连跳四级,开学时就直接上五年级了。”
“什么?!”王娟的眼睛瞪得大如铜铃,嘴巴张得大如脸盆,“你要直接上五年级,那不是比我还要高两个年级了?”
“是啊!真不知道我今后能不能跟得上五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呀?”罗莉貌似苦恼地嘟着嘴,心里却已经笑翻了天。
闻言,赵芸立刻大吃一惊,不敢置信地盯着罗天佑:“莉莉说的是真的吗?她真的要连跳四级?”
罗天佑自豪地笑了:“是真的,为此电视台的记者还专门采访了我们呢!说实话,我也没料到莉莉会这么争气。”
赵芸喜出望外:“那今晚的新闻会重播吗?”
“会重播的,”罗天佑乐呵呵地回答了赵芸的问题,接着笑着提议,“莉莉跳级是件大喜事哪,我们家明天一定要请客吃饭,你等会儿就给所有的亲戚朋友打电话吧!”
指腹为婚
说到这里,他又转向陈小英,笑道:“小英,明天晚上我们在狮子楼请客,你们全家一定要来啊!”
狮子楼?陈小英又惊讶又嫉妒,表情一下子变得极不自然。
因为这年头,舍得出钱在狮子楼大酒店请客的人那是寥寥可数,更何况还是请所有的亲戚朋友去吃饭!真没想到,罗天佑不过是一个搬运工而已,却竟然这么舍得花钱!
8过,郁闷归郁闷,陈小英还是强装笑颜答应了:“罗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来的。恭喜你们了,莉莉将来肯定会很有出息的。”
听了陈小英的话,罗天佑和赵芸都笑得合不拢嘴,而王娟目不转睛地看着罗莉,眼中有嫉妒和愤恨的光芒一闪而过。
见状,罗莉冷冷地盯着王娟:王娟,这辈子我绝不可能再傻乎乎把你当成闺蜜了,甚至连朋友也不会跟你做!
黄昏时分,当赵芸兴冲冲地打电话向亲戚朋友汇报罗莉跳级的喜讯时,教育局的周局长喜笑颜开地回到了自己家。
由于周局长的公公是D市驻军军区的总司令,所以他们一家人住在市里有名的高干大院里。院里的环境很好,绿树成荫,花香鸟语,一些类似于别墅的独立小楼错落有致地矗立着,隐隐透出一种庄严和肃穆来。
周局长走进自家的院子,不出意料地看到冷枭翔和一个俊朗的白衣小男孩在乒乓桌前打乒乓球,两人玩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
白衣小男孩叫安然,是冷枭翔的同班同学,而由于安然一家人和周局长一家人是世交,所以安然也是冷枭翔最好的朋友。
“妈,回来啦?”冷枭翔笑嘻嘻地望着周局长。
见状,安然也停止了挥拍,把乒乓球握在手中,彬彬有礼地开口:“周阿姨好。”
周局长瞥了一眼冷枭翔和安然:“你们俩的作业做完没有?开学你们就要上六年级了,不能整天都玩了。”
“早就做完了!”冷枭翔满不在乎地撇撇嘴,“妈,你放心好了,就算上了六年级,我也能照样考全年级第一名!”
周局长微微皱眉:“那可不一定。我告诉你,今天我去你们学校视察,发现你们学校出了一个神童。她是个女孩子,叫罗莉,今年才五岁,可是开学就要连跳四级,直接读五年级了。依我看啊,她就算是跳级到六年级,也不会比你的学习成绩差。”
说到这里,周局长顿了顿,感慨道:“枭翔啊,骄兵必败,你看你,从小到大都那么浮躁,比起今天的那个小神童罗莉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冷枭翔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他不服气地提高音调:“妈!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女孩子,我也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但是!现在你没必要编出一个什么神童来挖苦我吧?我就不相信一个五岁小女孩的成绩居然会比我好!”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你是我儿子,我不喜欢你,又能喜欢谁?”周局长说是这样说,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显有些失落。
其实枭翔说得对,周围的人都知道,她一直想要个体贴懂事的女儿,可惜生出来的偏偏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儿子。
曾经,她和她老公本想再生个女儿,但为了响应国家计划生育的号召,他们只好作罢。然而,虽然没打算生第二胎,可想要女儿的念头却好像在她心底扎了根,挥之不去。
假如,她能有个像罗莉那样聪明伶俐的小女儿,那该有多好啊……
思及此,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了,现在不是流行收干女儿干儿子吗?干脆她就和老公商量一下,把罗莉收成自己的干女儿好了!
周局长越想越高兴,嘴角扬起了抑制不住的微笑,她期待地看向冷枭翔:“枭翔,你说,妈妈把罗莉收成干女儿好不好?”
冷枭翔冷着一张俊美的正太脸:“不好!我不想要妹妹!”
“周阿姨,枭翔到底哪里不好了?”一旁的安然忍不住发话,“他不但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而且也一直很孝顺你和叔叔,你为什么还想收干女儿?”
“唉,你们还小,不知道‘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啊!”周局长轻声叹气,“枭翔,明天我要把罗莉接到家里来玩,你最好想想,给她买件什么礼物,反正你的储蓄罐里和存折上还有那么多钱。”
“咳咳咳……”安然顿时被口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同时对冷枭翔投去了万分同情的眼神。
兄弟啊,你真是太不容易了!别人家里都是“重男轻女”,可你家为毛就“重女轻男”呢?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才不给她买礼物!”冷枭翔怒冲冲地吼道,“她为什么不给我买?”
周局长振振有词:“你这孩子,她是妹妹你是哥哥,当然是你该给她买礼物了。行了,不说了,我现在就去跟你爸商量收干女儿的事。”
说完,周局长就径直往家里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叮嘱冷枭翔道:“儿子,记得给你罗莉妹妹买礼物哦,今晚我要检查你买回来的礼物。”
“……”冷枭翔的脸黑得就像锅底。
见儿子这么气愤,周局长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于是讪讪地补充道:“妈妈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罗莉的,因为她不仅很聪明,还长得很漂亮哦!”
冷枭翔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答理周局长。
见状,安然识时务地开始笑着打圆场:“周阿姨,那我们不打乒乓球了,我现在就陪枭翔去给罗莉买礼物。”
“嗯,还是安然最乖了。”周局长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扬长而去。
冷枭翔瞪着周局长远去的背影,无比郁闷地说:“安然,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别瞎猜了,估计是那个罗莉真的很讨人喜欢。”安然试图安慰冷枭翔,“我们还是快去买礼物吧,别惹你妈生气了。”
“好吧,那我们先回我家,我要取钱。”冷枭翔极不情愿地回答。突然,他眼睛一亮,计上心来,俯身往安然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这样做,恐怕不太好吧?”安然有点犹豫。
冷枭翔放声大笑:“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办!我一定要给罗莉一点儿厉害瞧瞧!”
当从彭校长那里得知,周局长竟邀请罗莉去她家做客时,罗莉的爸妈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为此,赵芸还专门给罗莉买了一条新裙子,好让她穿着新衣裳去周局长家里做客。
这天是周六,阳光灿烂,天空蔚蓝。
吃完早饭后,罗莉穿着崭新的淡粉色棉布裙,梳着两条麻花辫,脚上穿着一双白色软底凉鞋,跟赵芸一同走在狭长的小胡同里,走向外面的柏油马路。
刚走到路口,就见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慢地行驶过来,同时“嘀嘀”地响起了提示般的喇叭声。紧接着,车子停下了,车门被打开,穿着真丝红衬衣的周局长优雅地下了车。
“周局长好。”罗莉笑眯眯地向周局长打招呼。
“小萍?是你?”周局长还没来得及答话,赵芸就惊愕地瞪大了双眼,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
周局长也明显大吃一惊:“小芸?你是罗莉的妈妈?!”
“对对对!罗莉就是我女儿!”见周局长居然是她从小学到高中的死党周萍,赵芸立马笑得乐开了花,“小萍啊,我们俩真的是好多年都没见了,可你一点儿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
“你也没变呀!”周局长的脸上洋溢着久别重逢的喜悦,“自从高二那年我转学后,我和你就失去联系了,算起来也该有十五年了吧?”
“嗯,整整十五年啊,时间过得真快!”赵芸感慨地说,“我原本以为这辈子都联系不到你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你。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你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哎!”周局长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别提了,你也知道我一直想生女儿,可偏偏就事与愿违地生了个调皮捣蛋的儿子……”
说到这里,周局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对了,其实我生儿子也挺好啊,刚好跟你女儿配成一对!小芸,你还记不记得,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俩曾经有一个约定?”
赵芸一愣,眼中立刻有惊喜之色划过:“当然记得了!不过咱们别站在路上说话了,上车再说吧?”
于是乎,周局长、赵芸和罗莉就一起坐进了小轿车,坐到车子的后座上。
紧接着,司机开动了车子,窗外的景色开始不断地往后退去。
“莉莉,你知道吗?我和你妈妈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约定过,”周局长笑着打开了话匣子,“如果将来我们生的是一男一女,那就让他们结为夫妻……”
肥水不流外人田
“什么?”罗莉不禁瞠目结舌,头顶上有一串黑色的乌鸦带着省略号囧囧有神滴飞过。
周局长嫣然一笑,伸手摸了摸罗莉的头,同时对赵芸道:“莉莉现在太小了,好像还不知道什么是‘指腹为婚’呢!不过啊,我可是认定她这个儿媳妇了,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她,本来还想把她收成干女儿呢!”
赵芸又愣住了,完全没料到周局长愿意履行她们俩小时候的约定。
说实话,以前自己和周萍的关系的确很好,可“指腹为婚”一事毕竟是儿时的戏言,如今又怎能当真?
再说了,如果两家人的家境目前门当户对,那么结成亲家或许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两家人的家境应该有着天壤之别吧……
“小萍,我们小时候的话只是开玩笑而已。”赵芸犹犹豫豫地开口,终是忍不住提醒周局长,“现在你是教育局的局长了,可我还是个没出息的小职工,所以我女儿恐怕高攀不上你儿子……”
“你说的是什么话!”周局长生气地打断了赵芸的话,“就算是高攀,也是我儿子高攀了你女儿呀!因为我生孩子生得早,我儿子今年已经十二岁了,比罗莉大七岁。”
见周局长竟然并不介意自己普通的家境,赵芸不禁又惊又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当然是希望能和你结成亲家了,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至于你儿子的年龄,那倒没什么,现在老夫少妻很多的。”
……
就这样,周局长和赵芸这对多年来失去联系、现在却又意外重逢的死党,开始笑逐颜开地一同憧憬美好的未来,孜孜不倦地勾勒着儿孙满堂的美好蓝图,全然不顾旁边满头黑线的罗莉……
半小时后,罗莉所坐的小轿车开进了一条安静的林荫道。
道路上往来的车辆和行人很少,路两旁是高大的金黄|色梧桐树,茂密的枝叶遮天蔽日,挡住了头顶灿烂的阳光。
没多久,道路右侧出现了一个宽阔的大院子。院子的四周圈着高高的围墙,门口有英姿飒爽的绿色军装的士兵站岗。
轿车慢慢地向院子里行驶,站岗的士兵马上立正站好,行了一个很标准的军礼。
哇,好酷哦!罗莉一边好奇地左顾右盼,一边在心里揣摩着周局长的背景:也不知道她家里人谁是部队里的?这里大概就是所谓的高干大院吧?
很快地,车子就在一栋漂亮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罗莉牵着赵芸的手,跟着周局长经过|丨乳丨白色的栅栏门,走进爬满嫩绿藤蔓植物和五彩花卉的院子。
院子的左边有一张乒乓球桌,桌子上方架着葡萄架,一串串鲜美的深紫色葡萄沉甸甸地从绿色的枝叶间垂落下来,令人垂涎欲滴。
院子的右边,有两棵高大的香樟树。青翠欲滴的树荫下,安放着一座精致的|丨乳丨白色秋千,秋千上缠绕着紫红色的紫芸藤小花,看起来梦幻而唯美。
一阵微风拂过,香樟树的树叶沙沙作响,带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草木清香。
“周局长,你家的院子好漂亮哦!”罗莉由衷地赞美道。
周局长笑道:“莉莉,以后别再叫我‘周局长’了,就叫我‘周阿姨’吧!”
“哦,好的。”罗莉吐了吐小舌头。
这时,或许是听到了院子里的说话声,所以一楼的某个房间里,穿横条短袖衫的、英俊潇洒的冷锋笑着走了出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冷枭翔和安然,以及一个姓张的中年女佣人。
“小芸、莉莉,这是我老公冷锋。”周局长指着冷锋等人一一作介绍,“这是我儿子冷枭翔,这是枭翔的同班同学安然,这是我家请来料理家务的大姐,姓张。”
接下来,周局长又向冷锋等人介绍了赵芸和罗莉。
看着一身黑衣的冷枭翔,罗莉不由地以手扶额,脸上顿时露出了便秘般痛不欲生的表情。
晕死!传说中和她指腹为婚的老公……他为什么居然就是被她用鱼钩勾破了裤子的那个死正太啊啊啊啊?
好吧,凭良心说,其实正太长得还蛮帅的。
乌黑的短发,俊逸的脸部轮廓,英气的剑眉,明亮的眼睛,浑身都流露出这个年龄段的小男孩少见的桀骜不驯的霸气。
但素,但素冷枭翔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糟糕哇,而且最郁闷的是,他还有暴力倾向!上次他真的把她的脸捏得好痛哇,她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报仇雪恨……咦,等等!他的名字为毛那么耳熟哩?
啊,对了!教育局局长的独生子冷枭翔……她记得在她重生前七岁那年,十四岁的他,不幸被一个醉酒驾车的司机在Q中门口撞死了啊?!
由于当时是新学期刚开学不久——九月份,而冷枭翔又是高干子女,所以他出车祸身亡一事被媒介闹得沸沸扬扬、众所周知,再加上“冷”这个姓氏很特别,所以罗莉当时尽管年龄小,可对此事印象也比较深。
她还记得,从那以后,Q中所有学生的家长几乎都草木皆兵,再也不让自家孩子独自上学放学了,都坚持要每天接送!
此外,Q中门口的学生安全通道也是在冷枭翔一事以后专程建立起来的。每到放学时间,十字路口就会有两个值班老师和一个交警来全程负责学生们的交通安全问题,以让学生们平安地过完学校门口的十字路口……
OMG,不会吧?难不成冷枭翔只能再活两年了?那他未免太可怜了!
思及此,罗莉的心里不禁有点惋惜,但面上却乖巧地喊道:“冷叔叔好,张阿姨好,翔哥哥好,安然哥哥好。”
当看到罗莉后,冷枭翔也是一惊,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笑得那叫一个热情:“莉莉,欢迎你到我家来玩。走,我们进去吧!”
说完,他就亲昵地拉起罗莉的手,带着她往客厅里走去,而安然也跟了过去。
见冷枭翔对罗莉并不像之前那样排斥,周局长还以为是罗莉的伶俐可爱吸引了他,于是便高兴地对赵芸道:“小芸啊,你看,枭翔好像很喜欢莉莉呢,这两个孩子将来一定有戏!”
“是啊是啊!”不明实情的赵芸也显得很开心,“看来我们这亲家是做定了。”
做亲家?冷锋有点糊涂了,不是说让罗莉做干女儿吗,怎么又要让她做冷家的媳妇了?
不过,糊涂归糊涂,冷锋还是礼节性地笑道:“走,我们进屋再说吧!”
就这样,一行人先后走进了客厅。
客厅里宽敞明亮,小碎花的田园风格的壁纸,|丨乳丨白色的落地轻纱窗帘,核桃色的木质地板,墙壁边的大束娇艳欲滴的鲜花……
每一处都散发着这个年代少见的典雅和高贵之气,就连看惯了重生前的各种时尚豪华建筑的罗莉也不得不暗自惊叹。
冷枭翔拉着罗莉在沙发上坐下,笑着问:“莉莉,听我妈说,你开学后就要在C小学上五年级了,是不是真的啊?”
“是真的。”罗莉尴尬地笑了笑,想甩开冷枭翔的手,不过由于他握得太紧,所以她居然没甩开,晕!
正太该不会没认出我吧?否则他为神马对我那么热情?
罗莉在心底暗自嘀咕,既然他已经把我忘了,那我以后也没必要和他一个小屁孩斤斤计较了,咱是成年人了么!更何况,现在离他嗝屁只有两年了,哟喂!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她就认命地让冷枭翔继续牵着她的手。
冷锋注意到了这一幕,却只当是罗莉不好意思,于是笑道:“枭翔,以后莉莉妹妹就和你读同一个学校了。她今年才五岁,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可以让任何人欺负她。”
冷枭翔邪邪一笑,侧头瞥了罗莉一眼,这才意味深长地说:“爸,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别人欺负莉莉的。”
这时,张佣人麻利地端来了水果盘和果汁,又泡了几杯茶。
“小萍,你儿子挺乖啊,而且还是个小帅哥,不像你说得那么调皮嘛!”赵芸看冷枭翔一直拉着罗莉的手,不禁乐了,“我猜他肯定像你小时候一样,学习成绩特别好吧?”
“枭翔的学习成绩还凑合吧,”周局长笑着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绿茶,“如果他能像莉莉一样连跳四级,那我做梦都该笑醒了。”
一听这话,冷枭翔眼中有不明的波光一闪而过:“爸妈、赵阿姨,你们慢慢聊啊!我带莉莉去参观一下家里的其他地方,顺便把我和安然买的礼物拿给她。”
“呵呵,枭翔和安然还给莉莉买了礼物啊?”赵芸有些意外,笑着称赞道,“真是两个乖孩子。”
说着,她又转向罗莉道:“莉莉,那你就和枭翔哥哥去看礼物吧,妈妈要在这里跟周阿姨、冷叔叔聊天。”
断子绝孙爪
于是乎,罗莉便被冷枭翔牵着手,带上了二楼。
二楼有卧室、书房、洗手间等好几个房间,冷枭翔、罗莉和安然首先来到了冷枭翔的卧室,因为送给罗莉的礼物就放在这个卧室里,咳咳……
“莉莉,你喜欢洋娃娃吗?”冷枭翔终于松开了罗莉的手,笑嘻嘻地指着床上一个很大的、穿着金闪闪公主裙的芭比娃娃,“那个洋娃娃是安然哥哥送给你的礼物。”
罗莉顺着冷枭翔的手势看去,立马就星星眼了,猛点小脑袋:“我好喜欢啊,好漂亮的洋娃娃!谢谢安然哥哥!”
那个……话说可爱的玩偶神马的,是罗莉从小到大的死|丨穴。虽然她现在的心理年龄已经二十九岁了,但这并不妨碍她喜欢维尼熊啊,芭比娃娃啊……捂脸!
“其实这个洋娃娃还是音乐盒哦!”冷枭翔轻声诱哄道,“在它的脚底有一个发条,只要拧上发条,它就会发出很好听的音乐。”
“真的吗?”罗莉歪着小脑袋,开心地看向安然,想得到他的证实。
“当然是真的,”安然笑得温柔如春风,“你可以把它抱起来看看,那样就能看到它脚底的发条了。”
“好!”罗莉兴冲冲地快步走向床上的芭比娃娃。
见状,冷枭翔强忍住笑,迅速伸出左脚,坏心眼儿地挡住了罗莉前进的路。
“啊——!”罗莉尖叫一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23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