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11部分

了林逸辰一把,怒道,“你不知道罗莉为什么不跟你当朋友,那我就告诉你!其实罗莉她……唔……”
冷枭翔剩余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罗莉用力捂住他的嘴巴:“不要告诉他!不要告诉他!不要……”
冷枭翔拉开罗莉的手,见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禁对又气愤又吃味:“瞧你这点出息!”
“我就是没出息,你有出息,行了吧?”罗莉咬着下嘴唇,没好气地瞪着冷枭翔。
小屁孩,你知道个毛?老娘现在也算是个名人了,要是被狗仔队知道我喜欢林逸辰,那么麻烦就大了!搞不好会有人请他去当形象代言人或者出唱片什么的,那他的日子就会越过越好了!话说我为毛要让把我推下19楼的渣男过得好?我脑子进水了咩?进水了也不可能这么2!
“你要我帮你保守秘密也可以,”冷枭翔的唇角弯起,他蹲下身子玩味地看着罗莉,“来,亲哥哥三下,全都亲在嘴巴上,哥哥就原谅你。”
“……”罗莉满头黑线,在心里愤恨地用针扎冷枭翔的小人。
“你亲不亲?不亲我说了?”冷枭翔邪邪地笑着,“我数三下,一,二……”
“好!我亲!”罗莉心一横,索性豁出去了!不管怎么样,她也绝不让林逸辰这辈子好过!
“莉莉,”安然板着正太脸,眼睛危险地眯起,“你有什么秘密是给枭翔说了,却一直瞒着我?嗯?”
“我没有瞒你啊!”小萝莉苦憋兮兮地对手指,她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内牛……
“快点亲!”冷枭翔不耐烦地催促。
“哦……”小萝莉直接忽视掉安然吃人般的眼神,闭着眼睛就往冷枭翔的嘴唇上吻去。
“啵!啵!啵!”
小萝莉很响亮地在冷枭翔的嘴唇上亲了三下,末了还不忘气鼓鼓地假扮天真:“枭翔哥哥,你是个大坏蛋!我不是真心想亲你的,是你威胁我,我才迫不得已亲你的!以后我不跟你玩了,哼!”
说完,她赶忙转向安然,蹲下身用力抱他大腿,仰起小脸呜呜咽咽地道:“安然哥哥,枭翔哥哥欺负我,呜呜呜……你带我去捉小鱼吧,我不想看到他了,呜呜呜……”
安然又好气又好笑,感觉罗莉又在装纯了,但看她那么可爱的无赖样子,他又觉得她这样撒娇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她只有5岁。
“莉莉,我带你去捉小鱼,走!”迟钝的凌云完全没察觉罗莉前后的言行变化很大,反而对她撒娇的样子毫无抵抗力。只见他立刻把冷枭翔的糖龙还给他,然后牵起罗莉往小卖铺走去,打算买个塑料袋装鱼。
走了没几步,凌云就蹲下身子,笑嘻嘻地逗小萝莉:“莉莉,你也亲我一下,好不好?”
“好啊!”小萝莉心里暗暗发笑,很猥琐地亲在了凌云的嘴唇上,“啵!”
嗷呜,又一个小正太的初吻到手啦,哇哈哈哈!算起来,她已经得到三个小正太的初吻啦……不对,冷枭翔那家伙,搞不好不是初吻呢,今晚回去得套套他的话才行!
“莉莉,你都亲了凌云和枭翔,那也要亲我!”安然的心里顿时不平衡了,虽然他很抓狂,但是罗莉现在只有5岁,因此他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去阻止她亲其他男生!
“啵!”小萝莉有求必应,欢天喜地地继续吃正太的嫩豆腐。
“行啦行啦,你们不要再亲来亲去了,”王娟受不了地提出抗议,其实是恨自己年龄太大,没法和帅哥们玩亲亲,“莉莉都亲了三个人了,嘴巴上沾满了你们的口水,好脏呀!”
由于王娟是罗莉的邻居,所以安然、冷枭翔和凌云都认识她,见她突然抗议,凌云便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样大叫道:“对了,莉莉,我刚才不是给你买了两个戒指糖吗?你分一个给娟娟姐姐吧!”
“不要!我不要分给她!”罗莉的小嘴嘟得老高。开玩笑,才给了王娟那个贱货一条糖龙,怎么可能又给她一个戒指糖?
“莉莉乖,你有两个戒指糖,你就分一个给娟娟姐姐吧!”凌云试图循循善诱。
不过很可惜,罗莉完全不吃他这一套,冷哼道:“就不!”
“凌云,你也不要劝莉莉了,”安然显然是个有爱心的好哥哥,“反正那边的小卖铺里有卖戒指糖的,我去给王娟买两个。”
“不准你给她买!”罗莉急得大叫,眼泪竟莫名其妙地一下子掉出来了。
“莉莉?”安然惊讶地停下脚步看着罗莉。
看着安然那张温柔的正太脸,罗莉心里一酸,索性闭上眼睛哇哇大哭:“不准你给她买糖,你只能给我买……呜呜呜……你也欺负我……呜呜呜……”
见罗莉居然说哭就哭,安然顿时头痛不已,连连劝道:“你都愿意把糖龙给娟娟姐姐吃,为什么不愿意把戒指糖分给她呢?既然你不愿意分戒指糖,那我就去买两个给她,这又哪里惹到你了?”
罗莉没料到安然居然还帮王娟说话,气得肺都差点炸了。她松开凌云的手,冲上前一把抢过安然手里的糖龙,连同自己的那条糖龙一起,二话不说地重重扔向前方的人工湖。
只见两条亮晶晶的糖龙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先后“咕咚”一声没入湖里,在碧绿的湖面上溅起细碎的水花,而一圈圈柔和的涟漪也随即荡漾开来。
罗莉怔怔地看着落进湖里的两条糖龙,只觉得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死掉了,再也活不过来。
对啊,她怎么能那么天真,居然还希望安然今后能当她的老公?她不能再动感情的,否则说不定今后的老公也会被王娟抢走!王娟那么会装模作样,那么会讨男人的欢心,那么犯贱,谁能担保王娟不会再次来抢夺她罗莉的男人?更何况,由于蝴蝶效应,所以这辈子王娟抢夺的不一定就是林逸辰!
看来,如果不想再受伤,不想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那么这辈子就只能孤独终老了吧!爱情神马的,都只是那天边的浮云啊!
主意打定,罗莉不禁自嘲地笑了,尽管脸上的泪痕还没干。
“莉莉,你怎么那么任性那么自私呢?”看到罗莉居然把只吃了一半的两条糖龙扔了,脾气一向很好的安然也来气了,“又没让你出钱给王娟买戒指糖,你为什么……”
“没关系,”安然的话还没说完,罗莉就迅速打断了他,“你要给她买糖,那就给她买吧!”
“呃?”安然很意外,没想到罗莉那么快就不哭了,顿时有点欣慰,“这才是乖孩子。”
就在这时,众人已经走到了小卖铺门口。
“小娟,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戒指糖?我给你买两个。”安然对王娟微微一笑,笑容还是那么温和。
“谢谢安然哥哥!”王娟很开心地笑起来,原本就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要这种葡萄口味的,还要这种水蜜桃口味的,因为紫色和粉红色的宝石看起来好漂亮噢!”
“好。”安然一边说,一边掏钱递给老板,“老板,我要一个葡萄味的戒指糖,再要一个水蜜桃味的戒指糖。”
接过两个戒指糖,王娟的笑容简直比蜜还甜,她拿起一个粉红色的戒指糖放到罗莉手里,讨好地说:“莉莉,我知道你最喜欢粉红色了,所以这个粉红色的戒指糖给你吃,我只吃一个葡萄味的戒指糖就好了。”
“莉莉,你看娟娟姐姐多大方?”见王娟这么乖巧懂事,冷枭翔此时也忍不住指责罗莉了,“你再看看你,真是太小家子气了!”
罗莉的心好像瞬间被刀割开一样痛,她把裙兜里凌云送她的那两个戒指糖掏出来,连同那个粉红色的戒指糖一并塞到王娟手里:“我不喜欢吃糖,都送你好了,我不稀罕。”
说完,她抬起头很平静地看向安然等人:“你们慢慢玩,我有事先走了。”
“你又何必跟我们赌气?”安然苦口婆心地劝道,“我们没说你不好,只是说娟娟姐姐更懂得谦让,你应该向她学习。”
罗莉楞了楞,随后噗嗤一笑:“是啊,我该向她学习,我差她太远了,我还有得学。”
王娟小小年纪就心机深重,就会“扮猪吃老虎”,可自己都29岁了,还是那么冲动,的确差她太远了!要向她学习!
“莉莉,你能有什么事啊?”冷枭翔在一旁笑着说,“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捉鱼吧,不要再赌气了。”
“我没有赌气,我真的有事,先走了。”罗莉云淡风轻地说着,“拜拜。”
话音一落,她就无视众人诧异的目光,直接走向小公园的门口。
“那我送你回家。”安然追上前,想充当保镖的角色。
“不用了,安然哥哥,不耽误你泡妞了。”罗莉扬起嘴角,稚气可爱的脸颊上挂着两个甜甜的酒窝,“我不是要回家,是要去其他地方。”
听到那句“不耽误你泡妞了”,安然的身体猛然一僵,他惊讶地看着罗莉:“莉莉……”
“再见。”罗莉懒得多说,转身就走。
安然心里不知为什么猛然一慌,好像要跟罗莉生离死别一样,迅速拉住她的手:“莉莉……”
“你烦不烦啊?”罗莉不耐烦地吼着,用力甩开安然的手,“啰啰嗦嗦跟个娘们儿一样!”
安然有些错愕,怔楞地站在原地。
“莉莉,你不要再生气了,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吧!”冷枭翔见情势不对,于是担心地问。
“我没有生气,所以你不用陪我了,小正太。”一边说,罗莉就一边快步往前面走去。
灿烂的阳光,宁静的风,蓝蓝的天,雪白的云……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为什么,她的心情那么糟糕?这是不是就是由一个戒指糖引发的血案?
“噗……”罗莉忍不住笑起来,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都29岁的人了,刚才居然为了5毛钱一个的戒指糖哭鼻子,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还有,安然不过12岁而已,心理年龄比她小了整整17岁,所以她和他原本就不合适,她以前为什么居然觉得他是个好老公人选?晕!
罗莉继续往前面走着,随便去什么地方都好,就是不要再留在这里了,绝、对、不、要!
“莉莉!”安然跌跌撞撞地冲过来,蹲下身一把将罗莉搂进怀里,心急如焚地解释着,“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对你发脾气,是我糊涂了!如果你不是你救了我的命,我早就见阎王去了,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站在这里指责你!你以前和我只见过几面,完全没必要管我和我爸的死活,但是你不仅管了,还挖空心思帮我们找凶手,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当诱饵,这才找到了真正的凶手……你对我和我爸那么好,我们真的无以回报!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我错了,真的错了,你不要不理我,我不能没有你……”
说到这里,安然的声音有些哽咽了,眼圈也微红:“不管你现在想去哪里,我都要陪你一起去,因为我要保护你。”
罗莉自嘲般地冷笑:“如果我说我想去死呢,你陪不陪我?”
“陪!”安然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想死,我就陪你上黄泉路!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噗……你以为你是在演偶像剧啊?”罗莉根本就不相信安然的话,只是越发觉得好笑。
“我是说真的!我没有骗你!”安然急了,慌乱地重复着这两句话,再三表明他的决心。
罗莉慵懒一笑,伸手从安然的裤兜里摸出一把甩刀,与冷枭翔的甩刀一模一样的甩刀。
“安然,”罗莉把银光闪烁的锋利刀刃在安然面前晃了晃,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说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那我现在要你自杀,你愿不愿意?”
安然一愣,然后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说:“愿意!”
“哦?”罗莉咯咯地娇笑,笑声清脆如银铃,“那我数三声,等我数完后你就用这把刀插进你自己的心脏,怎么样?”小屁孩,我看你等会儿怎么自圆其说,哼!
安然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但声音仍然坚定:“好!”
罗莉笑眯眯地把甩刀递给安然:“那我开始数了,一,二……”
不远处的冷枭翔本来在跟凌云说着什么,但隐约听到安然和罗莉的对话后,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儿,于是立刻一路狂奔而来,试图阻止罗莉:“不要再数了!”
然而,已经晚了……
罗莉口中“三”字的话音刚落,安然竟然就真的举起甩刀,毫不犹豫地用力向自己的心脏插去!
“安然!”冷枭翔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呐喊,同时闪电般用双手抓住了甩刀的刀刃!
“啊——!”周围行人们的尖叫声震耳欲聋!
原本蹲在罗莉面前的安然,整个身体软软地倒在了血泊中,双眼也缓缓闭上了。
“安然!你这个蠢猪!你这个神经病!你这个疯子!你这个……老子懒得骂你了!”冷枭翔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悲痛欲绝地放声大哭起来。
殷红的鲜血就像汩汩的小溪一般,从安然的心脏处和冷枭翔的手上流淌而出,源源不断。只是刹那间,铺天盖地的鲜血,就在灰白的水泥地开出大朵大朵妖异的花,看上去触目惊心,狰狞而诡异。
见状,罗莉彻底石化了,雕像般站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时,还是林逸辰和王娟最先反应过来,不约而同地高声呼救:“救命啊!救人啊!有人自杀了!快来人帮帮我们啊……救命……”
在林逸辰和王娟的呼救声中,凌云心急火燎地跑到小卖铺,给安然家、冷枭翔家和罗莉家分别打了电话,要求三家人尽快赶到省医院去。
紧接着,几个好心的行人急匆匆地赶来帮忙,手忙脚乱地把安然和冷枭翔等人塞进一辆汽车,风风火火地直奔省医院。
入夜,省医院里的手术室里,安然仍被医生们紧急抢救着;手术室外,一大群人忧心如焚地等待着结果。
冷枭翔坐在椅子上,双手缠满白纱布,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臂弯里还圈着正嚎嚎大哭的罗莉;谢珍香、周局长、赵芸和王娟都抽泣着,不停地用手绢各自擦着眼泪;冷锋、凌云和林逸辰在一旁踱来踱去,第一千零一次同时叹气……
一刻钟后,在外地出差的罗天佑终于赶到了医院。但见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过来,手里还高举着一根约一米长的、拇指粗的木棍。
“罗叔叔……”冷枭翔话音未落,就见罗天佑一把将罗莉拽了过去,暴跳如雷地冲她的小屁股一顿噼里啪啦的狂打。
“老子每天拿饭给你吃,把你吃傻了,是不是?”
“就算是开玩笑,你怎么能开那样的玩笑?!”
“你他妈的还神童,老子真的被你气死了!”
“你安干爸就这么一个独生子,要是安然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罗叔叔!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莉莉了!”冷枭翔一边苦苦哀求罗天佑,一边忍着手上的剧痛,用力将罗莉拉到怀里护住。
“枭翔,你让开!快让开!”罗天佑气得浑身发抖,上前想拉开冷枭翔,“我今天要是不给罗莉一点儿教训,她以后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蠢事!”
“罗叔叔,你不要打莉莉了,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凌云紧紧抓着罗天佑的右手臂,“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原本一直强忍的眼泪瞬间好像决堤般涌了出来。
“是啊,罗叔叔,别再打莉莉了!”林逸辰使出吃奶的力气抱住罗天佑的左手臂,“莉莉才5岁,充其量不过是个幼儿园的小孩儿!”
“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你们不要管!”罗天佑脸红脖子粗地吼着,甩开林逸辰和凌云,把罗莉从冷枭翔怀里扯出来,高高扬起木棍,再次重重地朝她打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罗天佑手中的木棍砸向罗莉的那一瞬间,林逸辰像敏捷的小豹子一样,猛然扑过去护住了她!
“啪!”林逸辰的背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
“……”众人都愣住了。
“小弟弟,你没事吧?”罗天佑无比尴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伸出手轻轻在林逸辰的背上揉了揉。
林逸辰摇摇头,低声道:“我没事,叔叔,你不要再打莉莉了,好吗?因为安然那么在乎莉莉,仅仅为了她的一句玩笑话就自杀,万一等会儿安然动完手术,出来却看到莉莉挨打了,安然一定会很伤心的,那样对他的身体康复没有任何好处。”
见林逸辰说得头头是道,安林的心里尽管很无比伤痛,但他仍是走过来劝说罗天佑:“天佑,算了,别打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再打莉莉也没用,更何况安然的性命本来就是莉莉救的,现在不过是……”
说到这里,安林再也说不下去,声音也不知不觉哽咽了。
“对不起,安哥,都怪我没把莉莉教好。”罗天佑内疚而无奈地向安林道歉,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
就在此时,手术室的门被慢慢打开,主治医生李明面色悲痛地走出来。
李明是冷锋的好友,由于冷家和安家是世交,所以冷锋特地请了医术高明的李明来为安然主刀。
“李哥,安然怎么样了?”冷锋和安林同时激动地迎了过去。
“唉……”李医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惋惜。
“我儿子他到底怎么样了啊?李哥,你说啊,你说啊!”谢珍香冲上前,一边摇晃着李医生的胳膊,一边失声痛哭。
李医生的眉心紧紧地皱成了“川”字,他轻轻地低下头:“对不起,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是……那把甩刀插得太深,而且刚好插在安然心脏的动脉处,再加上安然在送往医院的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所以……”
顿了顿,李医生还是于心不忍,不敢直接说出真相,只是柔声委婉道:“安哥、珍香,你们俩节哀顺变啊,反正你们俩还年轻,还可以再生一个孩子……”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林脸色煞白,表情惊恐地抓住李医生的手。
李医生又叹了几口气,终是缓缓道:“对不起……安然他……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轰隆——!”
李医生的话无疑于一阵晴天霹雳,毫无预兆地狠狠劈中了在场的所有人!将他们的意识劈得四分五裂!
“安然——!”谢珍香悲痛欲绝地大喊了一声儿子的名字,然后就直接昏了过去。
“珍香!珍香!”安林忙不迭地扶住老婆谢珍香。
“快!安哥,跟我来!把珍香背到急诊室去!”李医生心急火燎地说着。
“我来背!”罗天佑声音颤抖地抢话,“安哥,你留在这里,再找医生帮安然看看,看看是不是李哥弄错了?”
“对对!说不定是李哥弄错了,安然绝不可能死的!”赵芸一边流泪,一边风风火火地帮忙,把谢珍香挪到了罗天佑的背上。
紧接着,李医生和罗天佑急急忙忙地赶向急诊室,消失在走廊尽头。
“咯吱——”手术室的门被再次打开,两名医生推着病人护送车出来了。
“安然!我的儿子!”安林血红着眼睛,疯狂地扑向了安然的尸体。
雪白的床单上,12岁的安然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静静地躺在病人护送车上。他的脸色惨白如纸,嘴唇青紫,毫无生气。他看上去就像一个被人遗弃了的旧洋娃娃,心酸得让人想掉泪。
“安然……”安林嘶哑着声音,俯下颤抖的身子,战战兢兢地去听安然的心跳。
一片死寂。没有哪怕一点点微弱的跳动。
“安然——!你不能死啊,呜呜呜……”罗莉发疯般冲到安然身边,大哭着伸手探向他右手的手腕动脉。然而,她摸了好一会儿,却仍然没有感觉到任何跳动。
见状,凌云、赵芸等人不约而同地跑过来,把安然的尸体围了个密不透风。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悲痛神情,可眼中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侥幸,希望是医生们误诊了,希望安然并没有死去。
“几位家属,人死不能复生,”一名年轻的卷发女医生劝慰着安林等人,“请你们节哀顺变吧!”
“安然!你醒醒!我不准你死!不准你死!”罗莉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她拼命地摇晃着安然的手,希望能让他醒过来,“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死……呜呜呜……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那你醒过来啊……快睁开眼睛……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安然……”
正当罗莉为死去的安然哭得天昏地暗时,她意外地发现,自己左手腕上的那只银手镯,竟突然迸发出万道耀目的翡翠绿光芒!
更离奇的是,那些翡翠绿的光芒随后凝聚成一道手腕粗的绿色光线,直直地照射在安然的身上,又迅速发散开来,为他全身笼罩上一层明亮的绿光!
“啊——!这……这是什么啊?”罗莉失声尖叫,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
“莉莉,你怎么了?”赵芸赶紧扶住罗莉。
“那道绿光!绿光!你们快让开……”罗莉吓得语无伦次,条件反射地用右手去摸左手腕上的银手镯,想把它取下来。却不料,她的右手居然径直穿越了银手镯,摸到了自己的皮肤!
“啊啊啊啊啊——!”罗莉又是一阵响彻云霄的惨叫。
为什么这只银手镯居然变成了幻象,只能看到而摸不到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吗?
“什么绿光?莉莉,你在说什么啊?”赵芸吓得花容失色,还以为罗莉因为悲痛过度而出现了幻觉。
“对呀,莉莉,我们没看到什么绿光呀?”凌云焦急地说着,“绿光在哪里?”
“你们全都退到五米开外!”罗莉用尽全身力气,悲怆地仰天大吼,“你们没看到安然身上的绿光吗?那种光说不定是对人体有害的,快离安然远一点儿!”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地面面相觑起来。
至于那两名医生,更是错愕地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安然的尸体,想看到神童罗莉所说的绿光。不过很可惜,他们俩什么也没看到。
“让开!让开!你们全部都让开!”在不知道那道绿光有无危害的前提下,罗莉用力把赵芸和安林等人往远处推。
“这是怎么回事?我没看到绿光啊?”不能再靠近安然,安林不禁急得老泪纵横,转过头问冷锋,“冷哥,你看到没有?”
“我也没看到,哪儿有什么绿光?”冷锋吓了一跳,立刻伸手去探罗莉的额头,“莉莉,你该不会是吓糊涂了吧?”
晕死!罗莉的心里瞬间乱成一团麻,为什么别人都看不到绿光,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
“我们听罗莉的,马上往后退!”冷枭翔急匆匆地冲众人大吼,“因为罗莉是神童,说不定她能看到什么普通人看不到的灵异东西,说不定那绿光是安然的灵魂呢?赶快往后退!”
听冷枭翔这么一说,众人虽然半信半疑,但仍是迅速退到了五米开外,不可思议地纷纷议论起来。
“安然……安然……”罗莉泣不成声地留在安然身边,小心翼翼地将右手穿过那层绿光,轻轻抚摸着安然的脸颊。
这绿光到底是什么?对人体有害吗?罗莉心里越来越担心,却舍不得离开绿光中的安然,舍不得丢下他一个人。
不过幸好,这层绿光只在安然的周身持续了大约五分钟,然后就彻底消失了。
“安然,安然你醒醒啊!”绿光消失后,罗莉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掉了,她来回摇晃着安然的手臂,无法自制地哭天喊地,“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呜呜呜……安然……我不准你死……”
“咳咳咳……”
在罗莉的哭喊声中,躺在病人护送车上的安然的尸体,竟然诡异地轻声咳嗽起来。
“啊——!医生!安然他醒了!他醒了!”罗莉激动得又哭又笑,踉踉跄跄地冲到不远处,拽起一名医生就往安然的身边拉,“快!安然醒了!你们快抢救他!快救他啊,他没死!”
两名医生相互对视一眼,不禁大吃一惊,马上飞奔到安然身边,替他做起检查来。
此刻,安然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有哭得眼睛红肿如桃的罗莉。
“莉莉……”安然虚弱地开口,声音沙哑,“我没有骗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见起死回生的安然,一开口说出的居然是这样一句话,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大惊失色,而安林更是气得直接吐血N升,恨不得狠狠揍安然一顿,把他揍清醒!
“安然……你这个大傻瓜!你是全世界最傻的傻瓜!”罗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准你再自杀了,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为什么当真了……呜呜呜……”
“太不可思议了!病人怎么会起死回生呢?”替安然大致检查了几分钟后,卷发女医生又惊又喜,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他的伤口处居然还那么快就长出了新的嫩肉,这简直就是……是……”
女医生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组织语言,一旁的男医生便无比激动地接口:“是医学界的奇迹!我们快把病人送进手术室,再给他做一次全身检查!”
“对对对!就是奇迹!”女医生兴奋得满脸通红,转身对众人道,“请你们家属继续等候,我们要再给病人做检查!”
话音一落,两名医生就匆匆忙忙地推着病人护送车,把安然再次送进了手术室。
由于儿子失而复得,安林不禁大喜过望,蹲下身子,一把抱起罗莉:“莉莉,你刚才真的看到绿光了吗?那绿光在哪里?”
“我真的看到绿光了,刚才有一层绿光笼罩住了安然哥哥的全身。”罗莉心有余悸地说着,心里好像有数面重鼓在疯狂地擂动。
啊啊啊,肯定是银手镯让安然起死回生的!刚才她牵住安然的手不停摇晃,嘴里还喊着不准他死,结果那只银手镯就散发出了绿光!救活了安然!
“那绿光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安然身上发出来的吗?”安林迫不及待地追问,如果不是他刚才亲自听到安然已经没有心跳了,他是绝不会相信这样灵异的事情的!
“唔……”罗莉犹豫了一下,为避免节外生枝,她向众人撒了谎,“是啊,是从安然哥哥的身上发出来的,当时吓了我一大跳,不过你们为什么看不到呢?”
“因为你是神童啊!”冷枭翔笑眯眯地凑过来,“我们都是普通人,当然看不到了!”
“是吗?呵呵……”罗莉心虚地干笑两声。
她哪里是什么神童?只不过是运气好,选冷枭翔藏宝箱里的财宝时,她恰好就选到了这只神奇的银手镯而已!
接下来,众人热烈地讨论起罗莉看到的神奇绿光来。
半小时后,安然在两名医生的搀扶下,慢慢地走出了手术室。
“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卷发女医生笑道,“但是还需要住院观察五天,五天后,若是他的身体没有异常的话,他就可以回家了。”
“谢谢你,医生!太感谢你们了!”安林等人连声向女医生道谢。
“安然!”罗莉激动地扑向安然,本想抱住他,又怕碰痛他的伤口。于是,她只好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呜呜咽咽地说,“还好你没事,吓死我了,呜呜呜……你以后千万不能再自杀了,听到没有?”
“那……你还生我的气吗?”安然的声音温润又好听,却显得非常虚弱。淡淡的阳光从走廊的落地窗洒落进来,洒在他稚气未脱的俊脸上,漾起一片温暖的金蜜色。
“我怎么可能还生你的气?”罗莉强忍住眼泪,哽咽道,“你真是全天下最傻的傻瓜!”
安然嘴角略弯,眼带笑意:“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那一刀,我并没有对准自己的心脏,因为我不想死,不想离开你。我想留着这双手,过马路的时候牵着你走;留着这双脚,每天带你去晨跑锻炼身体;留着这双眼睛,陪你看遍世界上最美的风景;留着这张嘴巴,陪你聊天、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逗你开心……”
这这……这算是表白吗?罗莉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笨蛋安然,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其实已经死翘翘了,如果不是由于枭翔送我的那只传家宝手镯,你早就被推进尸体冷藏柜里了!
就在罗莉泣不成声之时,安林和谢珍香相互对视一眼,同时脸色大变。
看样子,13岁的安然肯定是喜欢上罗莉了!可是罗莉现在才6岁,她根本就不可能听得懂安然的画外音!如果要等罗莉慢慢长大,那安然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几个月就过去了,而安然和冷枭翔的伤势也痊愈了。
这一天,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来临了。为避免作弊现象,所以D市的成千上万名小学生都被打乱了顺序,分配到外校去考试。
这次我一定要考到Q中!绝不能像上辈子一样,只差0.5分被保送!罗莉咬牙切齿地想着,同时背着粉红色的小书包走进了考室。
罗莉手里捏着准考证,慢悠悠地在众多座位间穿行,眼睛瞟向了每张课桌左上角的考号,打算对号入座。
呼,找到了!罗莉开心地出了一口大气,原来她在靠窗的位置啊,不错嘛,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还可以看到窗外的风景!
“罗莉……”犹犹豫豫的少年声音,突然从罗莉耳边响起,“你也在这里考试啊?”
罗莉闻声扭头,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张漂亮夺目的俊脸——林逸辰!
林逸辰穿着纯黑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T恤,明明是非常普通的穿着,却硬是被他穿出了几分妖孽的明星味道。
人长得帅,果然穿什么都好看啊!当年我就是被他这张脸给骗了!罗莉盯着林逸辰白皙光洁的脸蛋,恨得牙痒痒。
“我让王娟带给你的童话书,你收到了吧?”林逸辰努力制造话题,避免气氛过于尴尬。
罗莉深呼吸了一下,再看向林逸辰时,已经换上了甜甜的笑容:“收到了,我很喜欢,谢谢你。”
林逸辰楞了楞,完全没料到罗莉今天对他的态度这么好,回过神来后,他的眼中明显染上一丝喜色:“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看不上呢!当时我问了十几个女生的意见,她们都说你会喜欢,所以我才买的。”
看着林逸辰清澈带笑的眼睛,罗莉的心里没来由地痛了一下。然而,她却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笑得像个女流氓:“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只要是你送的,不管是什么,我都喜欢。”
“……”林逸辰不知所措地望着罗莉,脸刷地红了。
“咳咳咳……”罗莉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起来。
不是吧,这样也能脸红?12岁的林逸辰未免太纯情了吧?其实她重生前他是非常重口的哇,神马捆绑、滴蜡、蒙眼、皮鞭、跳蛋……总而言之,每次XXOO时他都会玩出无数花样,把她折磨得叫苦连天却又欲仙欲死……
“同学们,马上开始考试了,”就在这时,监考老师走上讲台,开始发话,“把你们的文具全都放到桌子上,把书包全都拿到讲台上来。”
闻言,罗莉赶紧在座位上坐好,然后从书包里往外拿文具盒。
“哎呀,糟了!”林逸辰低呼一声,声音中带着懊恼,“我忘了带橡皮擦。”
机会来了!罗莉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她打开文具盒,拿起里面的小刀和橘子形状的橡皮擦,转过身对后排的林逸辰道:“我带了橡皮擦的,我分你一半吧!”
说着,她就毫不犹豫地用小刀去切橡皮擦,把橡皮擦切成两半。于是,一阵馥郁的橘子香味,从橡皮擦的切面处随风飘散。
林逸辰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迷惑地看着罗莉。因为此时此刻,他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突然对他那么好,前后的态度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给你。”罗莉把半块橡皮擦放到林逸辰面前,又对他微微一笑,“我要考Q中,你呢?希望你能跟我考进同一所中学哦!”当然了,如果不跟你考进同一所中学,我又怎么有机会在精神上折磨你呢?
“我们学校有6个保送Q中的名额,”林逸辰抿了抿嘴唇,斜斜的碎发从他额前垂落,微微挡住眼睛,“我向来都是全年级的前三名,假如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能考上Q中。”
“好的,那我们要一起加油哦!”罗莉俏皮地冲林逸辰眨眨眼,随后拎起书包走向讲台。
林逸辰站起身,紧跟在罗莉后面,也把自己的书包放到了讲桌上。此时,尽管他努力假装平静,可心底还是好像被扔进了一颗石子,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为什么,刚才罗莉摸他脸时,他居然觉得她的眼神很……千娇百媚?风情万种?女人味十足?神秘莫测?反正,那绝不是一个6岁小女孩应该拥有的眼神!
“叮铃铃——”
考试铃声响起,考室里所有的学生,全都聚精会神地做起考卷来。
罗莉拿起试卷浏览了一遍,脸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哈哈,她的记性就是好啊,阅读理解果然是考《鸟的天堂》,作文题目果然是写《风波》!
哼,上辈子邻居家高她五届的雪梅姐,就是在这几道题上栽跟头了,所以她一直对雪梅姐的抱怨和悔恨记忆犹新!所以她才记得雪梅姐考过的这些考题!
与此同时,在另外的考室里考试的安然和冷枭翔,看到考卷后不约而同地大跌眼镜,嘴巴张得比脸盆还大——太不可思议了,罗莉所押的题,居然全部押对了!
由于罗莉事先就把考试题目告诉了安然和冷枭翔,所以他们俩都考得非常好。
小升初的考试结束后,成绩榜出来了。C小学一共有七名学生保送到了国家重点中学Q中,按照名次的先后顺序,他们分别是罗莉、冷枭翔、安然、凌云、杨薇薇、胡丽晶和田然黛。
其中,罗莉的语文、数学和自然这三门科目均是满分。于是乎,罗天佑和赵芸笑得合不拢嘴,准备大摆三天的宴席,以庆祝罗莉取得好成绩!
不过相比之下,冷枭翔就比较悲惨了。
在罗莉和他同班之前,他的学习成绩本来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可是现在他的总分居然差了罗莉整整6分,所以尽管他考了全年级第二,但周局长还是把他狠狠批评了一顿!甚至还打算找一名家庭教师,暑假里天天给他补课,令他叫苦不迭。
看完成绩榜后,罗莉并不急着回家,而是来到校门口,找小卖铺的阿姨借了一张小凳子。
“莉莉,你要干什么啊?”安然不解地看着罗莉。
“我要赚钱,你等着瞧吧!”罗莉笑嘻嘻地说着,同时放下背上的粉红色小书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淡红色的塑料桌布。
冷枭翔凑了过来,好奇地问:“你是想卖什么东西吗?”
“卖书。”罗莉笑靥如花,吩咐司机把一大叠用旧的教科书从汽车后箱里搬出来,一本一本平平整整地放在桌布上。
卖书?安然、冷枭翔、凌云以及他们的父母全都面面相觑,就连罗天佑和赵芸也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地盯着罗莉。
但见我们可爱的萝莉小朋友,从容不迫地从汽车后箱里拿出一个超级大喇叭,随后按下开关,站到小凳子上,冲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大声吆喝起来:“卖书啦,卖书啦!罗莉的教科书便宜卖啦!走过,路过,请大家千万不要错过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23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