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6部分

憔悴,惶惶不可终日。而柳易尘留下张木方和水莲独处又让他的危机感升到了最高,最终,被柳易尘一刺激,终於彻底的崩溃,无声的哽咽起来。
  林天龙无语的看著柳易尘,眼神很鄙视:看,玩大了吧。
  柳易尘十分无语,他怎麽会想到,平日里一向彪悍的小师弟今天突然就变得这麽脆弱。
  “呃,好了好了,二师兄是跟你开玩笑的。”柳易尘也跳上了房檐,搂住蓝翎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个天不怕,地不怕,被人称为“毒手修罗”的小师弟哭鼻子呢。
  “呜呜……大师兄……大师兄他打了我……他……他不喜欢我。”一旦放开了,蓝翎也顾不得什麽丢人了,抱住柳易尘,更加嚎啕大哭起来。
  虽然平时他很喜欢跟几个师兄斗嘴,但是在心底他是知道的,这些师兄们是他最坚实的後盾,即使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再难听,再恐怖,这群师兄们从来都没有对他表现出一丝的异色,反而逗笑如常。
  “呃……没有,没有,大师兄很喜欢你,只不过他是被你吓到了。”柳易尘手忙脚乱的安慰著小师弟,他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啊,平日里这种安慰人的活,都是大师兄去做的。
  “可是……可是……大师兄从来没打过我。”蓝翎听了柳易尘的话,稍微放下点心,但依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柳易尘无语望苍天,你都对大师兄这样,那样了,他打你还算是轻的。想当初,他强Bao林天龙的时候,他都有被林天龙打到吐血的心理准备了。当然,他的强Bao,跟小师弟的非礼也的确不是一个级别的。
  “可是……可是……”蓝翎抹了抹眼泪,抽抽搭搭的停止了哭泣,可是心里仍然没有底。
  “好了,别哭了,当心哭得太难看,大师兄真的不要你了,你可见到了,那个水小姐可是漂亮的很呢。想你也不甘心,让大师兄被她辣手摧花吧。”柳易尘替他擦了擦眼泪,调笑道。
  “扑哧。”蓝翎毕竟年纪还轻,被柳易尘这麽一逗,想起自己当初说柳易尘是牛粪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抹了抹眼泪笑骂道。“臭二师兄,那个水小姐分明是喜欢你的。”
  “好了?不哭了?”看到蓝翎抹了抹眼泪,平静了下来,柳易尘在心底偷偷松了口气,下次逗小师弟要注意分寸了,彻底炸毛就不好玩了。
  “嗯。”蓝翎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脸上微微有些发红,自己刚才的样子真是太丢人了。
  “臭师兄,不许把刚才的事告诉别人。”一旦恢复过来,蓝翎立刻眯起眼睛,威胁著柳易尘。“不然……”
  目光瞟了瞟林天龙。
  “当心我下药让你半年不举。”
  “……”柳易尘无语,困龙老人的弟子,果然都不是好相与的,这才恢复,已经开始威胁自己了,不过……说起来,小师弟的这个威胁,真的很可怕啊。就凭他那手神出鬼没的下毒功夫,搞不好,自己真的会中招。
  “那个……”语气一转,小师弟又变得扭捏起来,揉著自己的衣角问道:“大师兄……他是真的不怪我了吗?”
  “怪不怪你我不知道,不过……”柳易尘故意顿了顿,看著蓝翎眼巴巴的看著他,一脸渴望的样子,然後说道:“至少我觉得,大师兄现在对你是担心多过生气。”
  蓝翎终於松开了已经被他拧成麻花的衣角,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欣喜的表情。
  “大师兄不生你气了你就满足了?”柳易尘斜睨了他一眼,似乎在嘲笑他的没出息。
  蓝翎立刻泄了气,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是啊,大师兄不生气有毛用,他要的是大师兄喜欢上他啊。如果只是不生气,大师兄一直脾气都很好的,想让他生气也不容易,可是……自己想要的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占有大师兄,而不仅仅是让他不生气。
  “不过……也许我有办法可以帮到你。”柳易尘慢条斯理的说著,眼睛眯的像狐狸一样。
  蓝翎十分惊喜的抬起头看著他,“什麽办法?”
  “这个办法嘛……因为我现在有意见让我十分头疼的事要处理,所以,暂时想不出来。”柳易尘耸了耸肩,语气十分无赖。
  蓝翎十分鄙视的看著柳易尘,他就知道,二师兄肯定又是垂涎他的什麽毒药或者补药了,所以才会故意这麽说。
  不满的嘟起嘴,清秀少年此刻的表情倒是十分可爱。“好啦,好啦,说吧,又要让我干什麽。”
  柳易尘轻笑了两声,其实,如果他只说想要找小师弟帮忙,蓝翎也不会拒绝,只不过,那时候肯定会趁机报复他这麽多年来的逗弄,现在这样一来,小师弟为了大师兄,只能巴巴的上来给他献殷勤。
  “我们去屋里说。”在柳易尘的示意下,三人一同走进了房间。
  走到桌子旁坐下,柳易尘去倒茶,小师弟便开始上下打量林天龙,那种火辣辣了的好奇目光看得林天龙十分不自在。
  “啧啧。”蓝翎那双兴奋的瞳仁在扫过林天龙的脖颈後,眼尖的发现了一枚深紫色的吻痕。“二师兄你可真幸福。昨天晚上吃得很饱吧。”
 (10鲜币)三日缠绵-90
  林天龙平日里不怎麽敏感的神经,此刻在第一时间反应出了小师弟话里蕴含的意思,林天龙几乎是反射性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後恶狠狠的瞪了柳易尘一眼,这个混蛋,又在他身上留下痕迹,该死的,他刚才还裸著上身在院子里练功,该不会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吧。
  对於林天龙的怒瞪,柳易尘丝毫不以为意,给蓝翎倒了一杯茶之後,便伸手拉住了林天龙的手,就在林天龙为他的这种行为感到脸红的时候,他却把那只粗糙的大手放在桌子让,递给了蓝翎。
  蓝翎放下手中啜饮的茶水,搭上了林天龙的手腕,脸上的表情也在一瞬间认真起来。
  林天龙脸下讪讪了一下,他刚还想骂柳易尘不要太过分,原来他是为了让他的小师弟给自己看病。
  搭著林天龙的手腕,蓝翎的表情先是变得诧异,在看到柳易尘肯定的眼神後,表情看起来很严肃,眼神却逐渐变的鄙夷起来。
  “呃,究竟怎麽样了?”林天龙看到蓝翎凝重的神情,忍不住问道,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不妥,说他不担心那根本不可能,只不过,因为柳易尘说他的小师弟一定能够治好他,再加上,最近他失神的时间也并没有增加,因此,他还算是安心。
  但是,看到蓝翎如此严峻的表情,他心下也有些不安。他不怕死,但是他不想死,他舍不得山寨里那帮兄弟,舍不得关心自己的朋友,舍不得……柳易尘。
  蓝翎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看向林天龙的目光也十分的复杂。
  “到底怎麽样?”柳易尘也沈不住气了,事关自己爱人的性命,他不想出现一丝一毫的问题。
  “你们……”蓝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气的林天龙和柳易尘真恨不得揍他一顿。
  “快说啊。”柳易尘难得的大声起来,什麽斯文有礼早就被他抛到了一旁。
  蓝翎小心翼翼的看著柳易尘,问道:“你真的要让我说出来?”
  柳易尘简直无语,都这个时候了,蓝翎到底在搞什麽啊,能不能治,赶紧说出来啊。
  林天龙的心几乎沈到了谷底,蓝翎这一番表现,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判了他的死刑。
  “那……”蓝翎看著柳易尘那种简直要吃人的目光,终於横下心,决定把这个事实说出来,不管这会导致什麽样的後果。
  “你男人之所以会对你发情是因为你们两个中了一种叫做“三日缠绵”的春丨药所以你们才会相亲相爱房事河蟹。”一口气把这句话说完,蓝翎立刻一个翻身从窗子里蹦出去,生怕柳易尘会因为他拆穿了这个真相而宰了他出气。
  在房檐上等了好半响,屋子里一直没有什麽动静,他想象中的林天龙怒骂柳易尘,甚至跟他一刀两断的情形也没发生。犹豫了一下,蓝翎又翻身跳回了屋里,看到的,就是林天龙一脸羞红──虽然因为他黝黑的肌肤,这点很难看出来──而柳易尘则是一脸微笑,半点不担心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正紧紧搂在一起,而林天龙的嘴角还有可疑的水渍出现。
  “你这臭小子,快进来。”用余光注意到蓝翎又钻了回来,柳易尘喝骂道。
  蓝翎摸摸鼻子,怎麽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柳易尘为了让林天龙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所以才下药,按理说,这种事揭穿了,对方不是应该勃然大怒麽,怎麽他反而是一脸羞红呢?真是想不明白。
  其实,这事真怨不得蓝翎想不明白。
  林天龙虽然有的时候神经很粗,但是却不傻,在他看来,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一个人可能因为春丨药而对另一个人有欲望,但是却不可能因为春丨药而爱上一个人。他自己就不用说了,是实打实的喜欢上了柳易尘,而柳易尘呢?每天那双温和的双眸里满满的爱意,就是傻子也能感受得到,林天龙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对方是真的爱自己。既然两个人都相爱了,有没有春丨药,又能怎麽样,最多只是增加两人之间的情趣罢了。
  再加上,在刚刚蓝翎翻窗出去之後,柳易尘在第一时间抱住了他,用一个充满了激|情的热吻向他证明,他爱上他可是真心实意的,不是什麽见鬼的春丨药的作用。
  “你们……”蓝翎小心翼翼的问道。“没事吧。”
  “你想我们出什麽事。”柳易尘没好气的说道。“我是让你检查他身体里的噬魂,谁让你检查春丨药了。”
  “哦……呵呵。”蓝翎吐了吐舌头,讪讪的笑了。“那个,二师兄你男人体内的噬魂没有被完全激发,只要用我的定神丹就可以解决了。”
  “呼……那就好。”终於松了一口气,听了小师弟的话,柳易尘这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我的兄弟……”得知自己身上的毒并不是什麽大问题,林天龙自然是十分高兴,但是他立刻就想到了还在被某种诡异的毒药折磨的猴子。
  “对。他的兄弟也中毒了。”柳易尘也立即想到了猴子,他知道林天龙有多麽重视那群人,如果猴子除了什麽问题,恐怕天龙会很伤心。
  “什麽毒?”蓝翎随意的问道,在他看来,这世上他解不了的毒可不多了。
  “可能是噬魂的药引。”柳易尘考虑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噬魂的药引?”蓝翎皱了皱眉头。
  “而且,他好像还中了诱魂术。”
  “诱魂术?”蓝翎惊讶的挑了挑眉,没想到,居然能碰见精通那种邪术的人。
  “好吧,我去看看他。噬魂的药引我能解得开,但是诱魂术我可没把握。”
  “多谢。”林天龙大喜过望,向著蓝翎一抱拳。
  “好了,二师兄,你想做的事我都已经解决了,现在你能告诉我,怎麽才能……”蓝翎咬了咬下唇。
  “这简单。你过来。”柳易尘在蓝翎的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10鲜币)三日缠绵-91
  蓝翎脸上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这样……可以吗?”
  柳易尘眨眨眼:“总比你现在这样僵持下去要好吧。”
  蓝翎的神色阴晴不定,最终似乎下定了什麽决心,抬眼看著柳易尘:“好,就照你说的办。”
  柳易尘微笑点头:“放心,你在大师兄心里,绝对不是一点位置都没有的。”
  蓝翎咬咬牙,从怀里掏出两粒蜡封的药丸,一粒白色的扔给了柳易尘,另一粒红色的则是被紧紧的捏在手心。然後转身离去。
  “你到底给他出了什麽主意?”林天龙自然是听明白了这两人之间的对话是关於张木方的,不过他十分好奇,柳易尘究竟是给他的小师弟出了什麽主意?
  “呵呵,秘密。”柳易尘笑了笑,不肯说。
  林天龙扔给他一个白眼,然後继续练习他那套半生不熟的刀法去了。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三天里,柳易尘除了跟林天龙亲亲我我,甜甜蜜蜜的腻在一起之外,便是和大师兄张木方在一起谈天说地。那些排斥朝廷的武林人士有张木方在,自然不会来找他的麻烦,他也乐得轻松。
  不过,他也弄清楚了,原来明天并不是水月阁阁主要嫁女儿,而是要选女婿。而这些来参加的武林人士,特别是那些所谓的“少年侠士,青年才俊”之类的,有不少都是来应选的。
  要知道,这水月阁贩卖消息可不是一年两年了,财力方面那是绝对的雄厚,而阁主又只有这麽一个女儿,且不说她女儿的相貌的确是闭月羞花,美豔绝伦,光是这丰厚的陪嫁便足以让他们抢破头了。
  对此,张木方倒是没什麽感觉,他也只不过是因为曾经受过水莲夫人的帮助,所以来帮忙捧场,顺便镇场子,毕竟有他在这,一些人想要乱来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将军。”啪的一声,张木方将一枚象牙棋子落在棋盘上,面露得色的看著柳易尘。
  柳易尘仔细端详了一下棋盘,露齿一笑,“大师兄,你的棋艺又精进了。”
  “哈哈哈……”张木方爽朗一笑,一边收拾棋子一边问道。“我这两年可是苦心学习了不少的棋谱,再来一盘如何?”
  看了看天色,柳易尘点了点头,一边放置棋子,一边闲聊道:“我今天出门,好像看到不少武林人士都离开了?”
  “恩。”张木方嗯了一声。
  “为什麽都走了?”柳易尘有点不解,前天还看到水怜星出门的时候,有不少人围著她献殷勤,这些人怎麽会突然放弃了。
  “哼。”张木方轻哼一声,“前天来了几个倭人,为首的那个长得倒是不错,听说他们也是来求亲的,而且带了不少的彩礼。後来他们还放出话来,说像水小姐这种绝色,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保护她,不如趁早离去。那群年轻人一个个年轻气盛,自然就去上前挑战,哪知道人家手下的那些武士,个个都是功夫高强,输掉的那些人自然就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哦?那群倭人功夫很高?”
  “勉强算凑合吧。”张木方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似讥讽,似嘲笑。“只不过是那群“少年侠士”太弱了,那帮家夥,一个个仗著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年轻轻的就敢出来闯荡江湖,还不是依靠著自己老子的几分薄面,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如今可倒好,被人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呵呵……”柳易尘轻笑一下,对於那些一个个眼高於顶的“世家子弟”“少年侠士”之类的,他也不喜欢。在他看来,有时间去在江湖上乱逛,还不如来当捕快,给老百姓办点实事呢。
  侠士?抓个强盗,偶尔路见不平一次就是侠士了?真是可笑,他作为一个捕快,已经抓捕了无数的采花贼,围剿了数不清的强盗了,对老百姓来说,他可比那些“侠士”有用多了。更何况,那些“侠士”总是以为自己有多高贵,瞧不起他们这些捕快。或者在有人犯案时,横加干涉,不等官府的审判便杀死罪犯。
  “天龙,你练完了?”正当柳易尘打算落子的时候,他眼尖的发现,林天龙已经收招结束了练习,他立刻笑眯眯的凑了过去,狗腿的递上毛巾,仔细的擦拭他的汗珠。
  “我自己来。”林天龙抢过他手中的毛巾,胡乱的抹了两把,试图掩盖自己的脸红。这家夥,每次都这麽毫不掩饰的用那种赤裸裸,充满爱意的眼光看著自己,虽然自己很受用,可是……咳咳……他的大师兄还在那边看著呢。
  有些惋惜的看著毛巾被抢走,柳易尘咂咂嘴,可惜,不能趁机摸一摸天龙那弹性良好的皮肤了。说起来,昨天晚上自己还没有摸够本呢……
  “你收敛点好不好。”林天龙心里大窘,小声骂道。这家夥的眼神又开始不规矩了,从他的眼神都能看出来,他现在脑子里想的一定是些不良内容,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在用眼神剥自己的衣服,偏偏自己每次被这种眼神一看,就会浑身发热,。
  柳易尘舔舔嘴唇,无所谓的说道:“怕什麽,反正大师兄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俩的关系。”
  张木方默然无语,心里暗道:就算我知道你们俩的关系,可你也不用总是在我面前大秀你们俩的恩爱吧……再说,看到柳易尘那麽殷勤的服侍一个看起来很凶悍的大汉,这种场景每次都很“震撼”好不好……
  “咳咳,对了,你说小师弟去哪了?”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张木方干咳了几下,转移了话题。
  “哦,小师弟去帮天龙救人去了。”柳易尘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林天龙壮硕的胸口上挪开。
  “我有一个兄弟,中了诱魂术,只能拜托小师弟了。”林天龙十分感激蓝翎出手相救,但是他不知道,那是用眼前的张木方换回来的……
  “哦?诱魂术?现在还有人用那种邪术?”张木方脸上倒是有了几分诧异。
  (10鲜币)三日缠绵-92
  柳易尘想了一下,便把关於那个神秘组织的事情告诉了张木方。张木方听了他的话也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虽然他们师兄弟感情很好,但是除非涉及到生命危险,否则,他们是不会干涉对方的领域的。像这种关於朝堂上的事,他身为白道的大侠,是绝对不会出手的,因为一旦他出手,代表的就是一部分白道势力的态度,这样牵扯起来,很有可能会引动江湖上的大风波,而这种风波一旦兴起,受苦的往往依旧是那些无所依靠的老百姓,这是张木方不想看到的。
  关於这个神秘组织的事,张木方从自己的角度分析了一番,柳易尘听的连连点头,作为一个小捕快,他的大局观并不是很好,不过好在,他也不需要去总揽全局,只要做好自己捕快的职责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大早,搂著林天龙睡的正香的柳易尘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万分不爽的睁开眼,运气一股内力,伸手朝著敞开的窗户一个虚抓,窗户便砰的一声关上了。
  终於从柳易尘八爪鱼状态下逃脱的林天龙在睡梦中翻了个身,背对著柳易尘睡的更香了。因为被吵醒而心情不爽的柳易尘看到林天龙的动作,眼睛突然一亮,万分邪恶的笑了笑,抬起对方的一条大腿,用早晨精神勃发的那个部位在|丨穴口蹭了蹭。
  昨天晚上被疼爱了许久的肉|丨穴感受到Rou棒的刺激,立刻饥渴的张开了,柳易尘很顺利的便插了进去,满足的直哼哼。
  正在呼呼大睡的林天龙被一波一波的快感从美梦中逼了出来,一睁眼,便看到柳易尘把自己的双腿围在腰间,卖力的律动。
  “天龙……嗯……早啊。”一边抽插著Yin靡的肉|丨穴,一边跟林天龙打著招呼,柳易尘此刻笑的十分Yin荡。
  “你他妈的……唔……大清早……嗯啊……搞什麽。”下身的肉茎已经高高的翘起,流出透明的液滴,林天龙说出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夹杂著浓浊的喘息。
  “搞什麽?我不是正在搞你吗。”柳易尘用力的把他的双腿分的更开,伏地身子,在林天龙的|丨乳丨粒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啊……你这……混蛋……老子……迟早……会被你……干死在床上……嗯……快点……”
  “呼……是……我会……死在……你身上的才对……”柳易尘大口喘著气,对方一个突如其来的收缩,差点让他缴械投降。
  “唔啊……在……用力……啊啊啊……”林天龙高叫一声,下身一泄如注。
  柳易尘也满足的抽插了几下之後,爆发出来。
  “唔……真爽。”吃的心满意足的柳易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趴在林天龙身上啃咬他的肩膀。
  “滚开……沈死了。”林天龙不满的把他推到一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呼……早上做一次,其实感觉还不错。当然,如果他不是被操醒的,应该会更不错。
  两人搂在一起回味著高潮的余韵,柳易尘的四肢紧紧的缠在林天龙的身上,虽然林天龙曾经多次抗议他的这个动作让他很不舒服,可惜柳易尘就是不肯改掉,导致如今──林天龙已经习惯了……
  “外面在吵什麽?”外面熙攘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似乎在逐渐接近小院。
  “不知道。管他呢。”柳易尘一点不在意,反正他来著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找小师弟替林天龙解毒,其他的事,他才懒得管。所以,他继续在林天龙的身上摸摸舔舔,似乎想要再来一次。
  “声音好像越来越近了?”林天龙推了推他,示意他起来,怎麽说他们两人现在都光著身子,万一有什麽不知趣的人突然闯进来可就糟糕了。
  不满足的撇撇嘴,不过,柳易尘还是没有忤逆林天龙的意思,乖乖的起来替林天龙清理身体,然後穿好衣服,打开大门,正巧发现一群人已经走到了小院的外面。
  “什麽事?”柳易尘的脸色十分不悦,在那种时刻被打扰,是个男人就不会有好心情。更何况,这个小院是专门用来招待张木方的,这一群乱七八糟的人站在门口算是什麽意思?
  一群人乱糟糟的站在门口,为首的是一名身著青衫的中年人,眼眶深陷,目光阴沈,他看到柳易尘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随後大约是想到了什麽,脸上露出一种阴险的笑容。
  陈龙禄看著柳易尘秀美的外貌,心中不禁暗道,这张木方只有三十多岁,正值壮年,可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麽风流韵事,也曾经有人想要替他做媒,不过,都被他婉拒了,莫非……他喜欢男人?
  “什麽事?”张木方沈著脸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一向喜静,所以水莲夫人才会给他安排一个这麽僻静的小院,可是这这一大清早被一群人吵醒,感觉真是十分不爽。
  “张大侠。”陈龙禄见到张木方出来,连忙拱手行礼,身後跟著的一群人连忙也跟著行礼。
  张木方换了个礼,目光慢慢扫过这一群人,最终停留在陈龙禄身上。这陈龙禄是陈家堡堡主的二儿子,张木方跟陈堡主关系不错,自然认识他,只不过,这陈龙禄虽然年龄跟自己差不多,但是却心胸狭小,睚眦必报,当初,陈堡主就曾经当著张木方的面,批评他不成器,说他跟张木方相比,还差得远。当时他脸上随没露出什麽,但是眼神中却能看得出浓浓的怨毒。
  “不知陈兄……”淡淡的扫了这群人一眼。张木方语气平缓:“带著这麽多人来找在下,有何贵干?”
  “哈哈,张大侠说笑了。”陈龙禄干笑两声。“是这样,张大侠也知道那群倭人的事吧?”
  张木方点了点头。陈龙禄立刻毕恭毕敬的说道:
  “这倭人实在太可恶了,竟敢在我中原武林猖狂,想我泱泱天龙王朝,岂能任由这群倭人在这里嚣张。在下恳请张大侠出手带领我们教训一下那群倭人。”
  (10鲜币)三日缠绵-93
  张木方眼中闪过一丝不耐。跟在张木方身後的都是一些家族不成器子弟,他们其中的大部分无非是想借著娶到水怜星的机会,可以攀上一个强大的後盾,因为水阁主当初说招婿的时候就曾说明,不论身份,只要本事出众,而且水怜星喜欢就可以。
  这群废物打不过那群倭人,就来这里想要挑拨他出手,真不知道是他们太笨还是把他张木方想的太笨。虽然他对那群倭人没什麽好感,不过,他也不会无聊到去找人家的麻烦。
  “那些倭人好像是在擂台上赢过诸位的吧。”张木方看著众人,沈声说道。
  包括陈龙禄在内,那一群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尴尬起来。
  “既然如此,他们赢得是光明正大。我没有出手的理由。”张木方才不在乎得罪这群废物,真正有本事的人被人打败了只会更加刻苦的锻炼,学习,而不是像小孩子一样回家寻找大人的帮助。
  陈龙禄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了。
  “张大侠,如果那个倭人真的力压群雄,得到了水月阁,将来与我中原武林大为不利啊。”
  张木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得到水月阁?你说这话为时尚早,水莲夫人的选婿还没结束,除了本领出众,还要得到水怜星小姐的芳心。水小姐不见得会看得上那个倭人。更何况……”
  语音一顿,“我来这里是为了保证选婿的过程中没有人会暗中做什麽手脚,不是帮你们去欺压别人的。”
  “可是那个小白脸现在整天缠著水小姐,我们都没有接近水小姐的机会。”人群中,一个长相猥琐的青年忍不住说道。
  陈龙禄立刻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自知失言,连忙低下了头。
  张木方脸眼皮都没抬,冷冷说道:“既然水小姐喜欢,那我就更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了。诸位自便吧。”
  众人一时哑口无言,大部分人都把目光移到了陈龙禄身上。
  陈龙禄暗中咬牙,通过这两日的观察,那群倭人的功夫著实不错,就连他也有些抵挡不住,不然也不敢摆下擂台,说出那番话。可是,如果就这样让他放弃水怜星,他又觉得实在可惜……
  眼珠一转,陈龙禄拱手说道:“既然张大侠不愿出手,那我们就告辞了。”说完,转身便走。
  那一群人面面相觑,搞不明白这陈龙禄的意思,只好也冲著张木方行了个礼,跟著他匆匆离去。
  “师兄,这家夥对你有很大的意见啊。”眼看著周围的人都离开了,柳易尘似笑非笑的看著张木方。
  张木方冷哼一声:“幸亏陈堡主的大儿子为人正派,不然,陈家堡要是落到这种小人手里,将来还真是麻烦的很。”
  “呵呵,使用这麽幼稚的计策,想来这家夥将来也不会有什麽发展,即使真的继承了陈家堡,恐怕也只能没落下去了。”柳易尘轻笑,真不知道这帮人在想什麽,以为大师兄为人敦厚就是笨蛋吗?
  “不用理他,小角色,掀不起多大的风浪。”张木方根本不在意,他也可以算得上是少年成名,江湖上对他羡慕嫉妒恨的人多了去了,他要是每个都在意,那整天不用干别的,就想著怎麽防备别人得了。
  “张大侠,我们夫人有请。”正说著话,小院的门口来了一名水月阁的下人,恭恭敬敬的对张木方说道。
  回头冲柳易尘打了个招呼,张木方便跟著那个下人离开了。
  一见周围没有了其他人,柳易尘笑的贼兮兮的,又钻回了房间,正当他打算脱掉外套,跟天龙再来一回的时候,却看见林天龙已经穿好了衣服,迈步走出了卧室。
  柳易尘脱到一半的动作僵在那里,满眼哀怨的看著林天龙。
  提著大刀正准备去练功的林天龙看到柳易尘的动作,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跳动了两下,随後,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仿佛没看见他一般。
  於是,小院的空地上,林天龙挥舞著一柄大刀舞的虎虎生风,而柳易尘则蹲在墙角画著圈圈──天龙不理我,天龙无视我……
  张木方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种诡异的画面。额头出现了三根黑线,他干咳了两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看到两人都把目光投向他,他才解释了一下,原本他们是打算在水莲夫人选婿结束之後便离开回困龙山去找小师弟,可水莲夫人今天找他的目的就是担心,因为有了倭人的加入,这群武林人士会闹事。这群人闹事倒是不会出什麽意外,可怕的就是有人浑水摸鱼,趁火打劫。
  平日里,她这水月阁的防卫力量可说是非常不错,可现在这里有这麽多人,其中不少还是一些世家的优秀子弟,万一有了什麽误伤,她可真是说不清楚了,所以她希望张木方能一直待到选婿结束。
  最起码,在他的震慑下,有心人想要闹事也不一定能闹的起来。
  张木方答应了,所以,还需要在这里再待一个月。他现在就想问问柳易尘,是打算先离开呢,还是继续跟他一起待在这里。
  柳易尘问了问林天龙的意思,林天龙倒是觉得无所谓,不过,难得出来一趟,在这里多玩两天也好,苏州的那些小吃,他还没有吃够呢。
  作为一个合格的妻奴,柳易尘自然不会反对林天龙的意见,更何况,考虑到如月可能会把林天龙在困龙山的情报上报给那个组织,现在在这里反而要安全一些。
  於是,三人开始了非常悠闲的生活,是的,是“非常”悠闲。
  每天上午,林天龙往往是被人“摸”醒的,一脚把骚扰他的人踹下床後,才懒洋洋的爬起来,穿好衣服,提著那柄大刀去院子里练武。
  被踹下床的柳易尘则是一副小媳妇样的准备好毛巾,茶水,然後和张木方在院子角落里的石桌上下棋。不过,因为他经常偷看林天龙那黝黑肌肤上沾满汗水的样子,所以,他下棋基本上是有输没赢。
  (10鲜币)三日缠绵-94
  一整个上午,通常就这样安静的过去,下午,张木方会象征性的在水月阁里转一圈,偶尔还会指点一下某些他看的比较顺眼的子弟。而林天龙则是和柳易尘一起在苏州的各种小吃店之间辗转。
  “唔,这家的枣泥麻饼味道真不错,甜而不腻,你也尝尝。”林天龙乐呵呵的把手中吃了一半的麻饼递到柳易尘面前。
  柳易尘并没有接过来,反而是就著这样的姿势在那张饼上咬了一口,嚼了两下,笑眯眯的说,果然很甜。
  林天龙翻了个白眼,像这种水平的调戏,他已经可以很淡定的无视了,幸好这是在一家挺偏僻的小店,门口也没什麽人注意他们,他也就懒得跟他计较那麽多了。
  两人甜甜蜜蜜的沿著小巷向外走,却没注意到隔壁一件绸缎庄里面,一个面相阴柔俊美的男人饶有兴致盯著两人的背影,眼中闪烁著恶意的光芒。
  “端木,我选好了。”一个柔柔的女生在他身後响起。
  男人眼中出现了一瞬间的厌恶,但很快又被温和所掩盖。转过头,端木静和柔情似水的看著水怜星。
  “这条长裙穿在你身上真是特别的漂亮。”端木静和轻笑著说出了这句话,表情看起来十分真诚。
  水怜星瞬间羞红了脸,娇羞的低下了头。偷偷抬眼,去看见端木静和看著她的眼神是那样专注。
  
  “主人,那两个人是张木方的朋友,现在跟张木方住在同一个小院里面,那个漂亮的男人跟张木方的关系似乎非常不错。”一名黑衣忍者跪在端木静和面前,报告著打探来的情报。
  “张木方?”端木静和微微蹙了蹙眉,这个人的武功高深莫测,如果可以,他不希望惹上他,只不过,看见那两人那麽甜蜜幸福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要破坏。
  “下去吧。”
  跪在地上的忍者身影一闪,消失在空气中。
  端木静和拿起茶杯啜饮了一口,淡淡的清香在口腔中弥漫开来。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两人甜蜜分享一张枣泥麻饼的样,那种互相眼中只有彼此的眼神刺痛了他。
  啪的一声脆响。
  手中的白瓷茶杯被捏成了几块碎片,白嫩的指腹上沁出一滴鲜红。缓缓的把手指放入口中,轻吮了一下,淡粉色的唇瓣上,染上一缕豔红。微微勾起嘴角,端木静和此刻的表情,异常妖豔。
  相爱?相信这两个字的人都是白痴!
  端木静和冷冷的笑著。
  **
  那个倭人因为有急事,突然离开了。
  这个消息不禁让那群还抱著希望的青年才俊大喜过望。在他们看来,虽然水小姐表现的十分欣赏那个倭人,但是,既然他离开了,只要他们加把劲,说不定水小姐会移情别恋呢,再怎麽说,他们也只不过才相处了十几天而已,应该不会产生什麽深刻的感情,要改变,也是很容易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柳易尘正在和张木方下棋,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笑。
  张木方说道:“真不知道这群家夥哪来的自信,那个倭人我也见过,确实是谈吐不俗,要说配水小姐,也不会辱没了她,我想跟他一比,那些人恐怕根本就没有什麽机会吧。”
  柳易尘有些惊讶的看著张木方:
  “大师兄,你好像很看好那个倭人啊。”
  张木方搓了搓下巴:“还好吧,只不过,跟那群废物比起来,这个人的确好上许多。”
  柳易尘笑了笑:“你不担心他掌握了水月阁之後,会对中原武林不利?”
  张木方哈哈一笑:“你太小看水莲夫人了,水月阁,可不是那麽轻易就能被控制的。再说,对中原武林不利?如果一个掌握了水月阁的倭人就能搅得雾林天翻地覆,那那群白道,黑道的老大们,面子可就要丢光了。”
  林天龙听的是一头雾水,柳易尘看到林天龙疑惑不解的样子,并没有详细解释,只说了一句:
  “江湖,可并不是看上去的江湖。那些所谓的什麽一城两宫七大山庄可不只是传说中的存在。”
  林天龙摇了摇脑袋,什麽一城两宫乱七八糟的,跟他都没什麽关系,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贼寨主罢了,他只要照顾好山上的那些兄弟们就可以了,什麽江湖恩怨,什麽朝堂厮杀都离他太遥远了。
  听了他的说法,柳易尘的眼睛更加的明亮了,就连张木方也略有些惊讶的看著他。随後冲著柳易尘点点头:“小尘你运气不错,没想到能找到一个跟你一样胸无大志的家夥。”
  林天龙和柳易尘立刻满脸的黑线,什麽叫胸无大志……
  柳易尘更是不满的瞪了张木方一眼,说他胸无大志无所谓,反正他从小就被说习惯了,但是,这麽说林天龙就太过分了。
  林天龙倒是觉得无所谓,他就是甘於平凡,他没有倾国倾城的面貌,没有惊世绝伦的才华,没有出神入化的武功,他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身为一个普通人就要有普通人的觉悟,他只希望能和自己的爱人,组建一个家庭,平安幸福的过完这一辈子。就目前来说,他的目标已经达成了一半,除了自己的爱人是个男人比较纠结外,其他都很完美。
  “柳公子,苏州府衙来人请您去一趟。”一名水月阁的下人站在校园门口,朝柳易尘说道。身後还跟著一名青衣皂靴的衙役。
  “我这就来。”柳易尘脸上严肃了起来。除了刘大人,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在苏州,难道刘大人那边有什麽变化?
  “柳公子。这是我家夫人给您的。”等柳易尘走到门口,那名下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密封的圆形竹筒,一看就是刚从信鸽脚下写下来的,交给柳易尘。
  柳易尘点点头,估摸著应该是如月的下落,接过信筒也不急著看便塞进怀里,然後跟著那名衙役匆匆离去。
  过了一会,他回来的时候,表情很──哀怨。
  (10鲜币)三日缠绵-95
  “怎麽了?”林天龙忍不住问道,通常柳易尘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往往是被拒绝求欢之後,可是……为什麽他去县衙会露出这种表情???
  “天龙……”柳易尘的表情简直就像是个怨妇。拉长的声音也暴露了他此刻不满的心情。
  林天龙的额角滴下一滴冷汗,柳易尘的怨妇脸实在是很有杀伤力。
  “呃……到底怎麽了?”林天龙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大人抓住那个组织的尾巴了,顺利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把那个组织连根拔起。”柳易尘的语气十分的无奈。
  “这不是好事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23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