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部分

属性分类:古代/宫廷江湖/美强/甜蜜
关键字:关键字:美强  H  甜文
林天龙:我是强盗还是你是强盗啊,有你这么压著老子做做做的吗?
柳易尘(无辜状):我真的是捕快,可是……我中了春丨药啊。
林天龙:放屁,第一次是春丨药,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你哪中春丨药了?
柳易尘(笑眯眯):长效春丨药啊,三天发作一次,不然怎么叫三日缠绵呢?
林天龙:吐血……
柳易尘(本性流露):老子就是喜欢压你,谁让老子就好你这一口呢
  三日缠绵(美强H甜文)
  三日缠绵1
  大家新年快乐……三日缠绵隔日更新,看文名大家就知道这文有肉^^。这是v文,三万字上架,跳坑慎入哦
  “呸!呸!呸!”林天龙灰头土脸的从沙子里面爬出来,吐出口中的沙子。
  “奶奶的,吓死老子了。”林天龙拍了拍胸口,长舒一口气。刚才那个关河县的捕快柳易尘又追上他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了一个狗鼻子,总是能成功的追上他,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感觉心慌慌的就立刻钻进沙子下面,这次肯定要被那家夥带回大牢里面去了。
  “柳易尘你这个混球,想抓老子,做梦吧你!哈哈哈哈!”林天龙仰天长笑起来,一口气不顺呛住了,立刻咳了个昏天暗地。
  “咳咳咳……妈的,真是,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塞牙。”粗犷的脸上一脸的苦笑,林天龙如今也只能苦中作乐。
  无力的躺在沙堆上,林天龙浑身上下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议,几天来不眠不休的逃窜,上顿不接下顿的饮食,无一不让他身心俱疲。
  茫然的看著天空中的月光,林天龙那双有神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後悔的神色。虽然如今他远离了当初的山寨,还被官府的捕快千里追杀,可是,他一点都不後悔,如果有人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依旧会选择杀了那个畜生!
  一个月前……
  “老大,老大!山下来了肥羊了!”小三子一脸的兴高采烈。
  “哦?你怎麽知道是肥羊?”林天龙睨了他一眼,缓缓的收招,一身纠结的肌肉鼓鼓发胀,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接过小三子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嘁……猴子说,那帮人雇了一个小小的护卫队,用车子运送了将近二十个箱子,这要不是肥羊,那就怪了。”小三子一脸的得意。
  林天龙看到小三子脸上的表情,凶恶的脸孔变得柔和起来。拍拍小三子的肩膀说:
  “去!叫兄弟们集合。”
  “好!!”小三子欢呼一声,立刻一溜烟似地跑远了。
  “这小子……”无奈的笑笑,林天龙拿起一旁的上衣,穿戴起来。
  他是这困龙山上的强盗,按照他的说法,他们是一群有格调的强盗。他们抢劫从来都是只拿钱财,不取人命,更不会侮辱随行的女眷,因此,对比其他山头那些狠毒的强盗来说,他们的悬赏价钱要低得多,因此,周围的几个县城基本上都没专门对付过他们。而他们也小心翼翼的在维持这种和平。
  而林天龙,就是这里的首领,从前曾经是普通农民的他,为了保护著山寨里面的老老少少,做出了不少的努力,如今他们虽说算不上吃喝无忧,但相比三年前食不果腹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
  “兄弟们!出发!”林天龙一挥手上的大刀,带领著几百号弟兄冲下山去。
  “有……有山贼啊!”远远的看到冲下山来的彪悍山贼,驾车的车夫大声喊道。
  随行的护卫呼啦一声四散分开,拔出腰刀紧张的看著那一大群强盗。
  林天龙一马当先冲到车队前面,一挥手,身後的大批人马立刻把车队围成了一圈。圈内的一小队护卫面面相觑,眼里满是恐惧,他们只不过是在前一个小镇雇佣来的,说是护卫,可实际上并没有什麽太多的作战经验,而且,面对这麽多的人,他们不可避免的害怕了。
  “这……这位大王……”车队一停下来,车队最前方的轿子自然也停了下来,轿帘一掀,走下来一个胖的好比水缸的中年人。胖子一下轿,看到这麽多凶悍之徒围著他,忍不住偷偷的用袖口擦擦额角的冷汗。
  “没什麽大王不大王的,我们是这困龙山的山贼,交出你们两成的货物,咱就放你们走。”林天龙把大刀往地下一杵,轻松的说道。
  胖子一听说他们只是要钱,显示松了一口气,随後又紧张了起来。
  “这……这些货物都是平阳县的县太爷的……这……”
  “县太爷?”林天龙问道。
  “对,对。”胖子立刻点头。
  “……”林天龙皱了皱眉头。民不与官斗,这个道理他懂,真要是劫持了官家的东西,以後可能会引来很大的麻烦。他并不怕麻烦,但是他要为困龙山上的兄弟们多多考虑。
  看了看周围的兄弟们,兄弟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刚刚胖子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在一场安静的这一带,清晰可闻。但是大家都很信任他,只要他一句话,官家的东西也是照劫不误。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跟在他旁边的小三子说话了:
  “老大,咱们寨子里还不那麽紧张,要不,就放过他们?”
  林天龙想了一下却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要是官家的东西,一般都会由县衙的衙役来护送,没理由会雇一些地方的小护卫队来保护。除非──
  刷的一声,林天龙手上的大刀端平直指那个胖子:
  “你们撒谎。”
  胖子被林天龙这一吼吓的几乎堆到了地上。
  “大王,我说的都是真的。”胖子声嘶力竭的解释道。
  “如果是县太爷的车队,为什麽不用衙役护卫。你骗我?”林天龙瞪大眼睛,问道。
  “天地良心啊!我真的是县太爷家的管家。他们……”胖子指了指周围的几个轿夫说道。“他们都可以作证。他们都是我从平阳县雇的,一路送我到交趾城又跟我回来的。”
  旁边的几个轿夫被林天龙的目光扫过,连忙点头。
  “大王……你看,我身上还有一千两银子,不如大王你就拿了去,放我们一马吧。”胖管家从腰带上解下了自己的钱袋,哆哆嗦嗦的捧在手里,给林天龙看。
  看到白花花的银子,林天龙咬了咬牙,寨子里如今虽不至於揭不开锅,可眼看就要过冬了,途径这里的商人也会越来越少,困龙山非常的贫瘠,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种植的东西,如果这一次抢了这一笔,说不定他们今年就能比去年轻松点了。
  想到这,林天龙接下对方的银子,然後打算放他们离开,可是忽然心中一动。
  不对!!!
  三日缠绵2
  看他们车队的规模,箱子里装的东西并不是很沈,整个车队的货物加起来可能都不到一千两,他一开始就已经说了,只要两成的货物,没理由他们会交出车麽多钱,而且,他还眼尖的发现,那个胖管家一边擦著额上流下的汗水,一边偷偷的跟几个站在箱子旁边的护卫打著眼色。
  “慢著。”林天龙一挥手,拦住了正打算开拔的车队。
  护卫们以为他们想要反悔,立刻紧张了起来。警惕的盯著他们。
  “你们箱子里装了什麽?”林天龙平静的问道。
  “没……没什麽……”胖管家忽然之间结巴了起来。“就……就是一些衣物什麽的。”
  “是吗?”林天龙锐利的眼睛紧紧的盯著胖管家,胖管家的眼神立刻游移起来。
  “把箱子打开。”林天龙沈声命令道。
  “这……这不太好吧。”胖管家擦著脸上汗水,慌张的说道。
  “大头!”林天龙一吼,人群里立刻跑出来一个高壮的男人。“老大!”
  “去!把那个箱子给我打开。”林天龙指著离他最近的那个箱子。
  “好!。”大头应了一声,就要朝著箱子走去。
  “老五,螃蟹!”林天龙有叫了一声,又有两个人跑到了他的身後。“老大!”
  “去!把那边的两个箱子也给我打开。”林天龙一指最远处的两个箱子。
  “没问题。”老五和螃蟹立刻朝著两个箱子跑去。
  “兄弟们,看住这帮人,谁敢动手,给我活劈了他!”林天龙眼睛一瞪,站在箱子旁的几个有些蠢蠢欲动的护卫立刻老实了下来。
  大头最先走到了箱子旁边,一把推开了站在箱子旁边的那个护卫,抽出腰刀,一刀就砍断了箱子上的锁头。
  卡勒一声,箱子上的锁头掉到了地上,随後又传来两声砍开锁头的声音,老五和螃蟹也砍掉了那两个箱子的锁头。
  “小心点。”林天龙忍不住叮嘱一句。
  “放心吧老大。”大头咧著嘴笑了笑。然後伸手掀开了箱子盖。
  一瞬间,大头的表情凝固了,林天龙可以看见他握著大刀的手居然在颤抖。
  一惊之下,林天龙抬头看向老五和螃蟹,他们两人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畜生!”大头的脸慢慢扭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是极度的愤怒。他提刀就朝著站在箱子边上的护卫砍去。
  护卫大惊,连忙抽剑抵挡,可没想到大头的力气那麽大,居然一刀砍下来,砍断了他的长剑,直接劈在他的头上。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那个护卫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让林天龙了可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他一个飞身跃了过去,伸手就打开了刚刚被合上的箱子。
  “老大!别看!”螃蟹惊呼一声,大头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过头想要阻止林天龙,可惜已经晚了。
  林天龙双目赤红,表情狰狞,扶著箱子盖的手上青筋暴起,实木做的箱子被他捏的嘎吱嘎吱作响。目光死死的盯著箱子的里面。
  箱子里面的空间不大,可此刻里面堆放了两个女孩的身体,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清秀的小脸上沾满了泥污,赤裸的身体上是大片青青紫紫的痕迹,掐痕,鞭痕,瘦弱的双腿间一片狼藉,脸上是一片木然的表情。
  林天龙默不作声,转身走到另一个箱子前面,大砍刀瞬间落下,劈碎了上面的锁头。再次打开,里面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这一次是两个清秀的少年,少年们的脸上也是一片木然,目光中没有一丝的生气,他们的身上伤痕比那两个少女更多,就连胯间粉嫩的性器上都有几道鞭痕。
  林天龙的眼睛更红了,此刻的现场没有一丝声音周围那些临时雇佣来的护卫也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箱子里装的居然是活人。而且还是被凌虐的这麽凄惨的少年少女。站在箱子边上的护卫都是那个胖管家自己带著的,他们一群人只不过是在队伍的前方或者末尾集结,因此从来没有靠近过那些箱子。
  胖总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青紫,身体像筛子般抖个不停,光看林天龙的脸色也知道此刻是大大的不妙。
  林天龙缓缓的转过身,血红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个胖管家。胖管家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捣蒜一般的拼命磕头: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这些人……是平阳县的县太爷的?”沙哑的声音蕴含著滔天的怒气。
  “是……是……不……不管我的事啊。”胖管家哆哆嗦嗦的说道。“都……都是老爷……我……我不过是听命……”
  林天龙抬手就是一刀,胖管家的声音戛然而止,硕大的脑袋骨碌骨碌飞出很远。
  “啊!……”一名赶车的车夫就站在胖管家的身後,身上溅满了鲜血,忍不住狂呼出声。猛一抬头,对上林天龙血红的双眼,车夫几乎立刻吓瘫了,狂叫著说道:
  “我不知道!我什麽都不知道!我只是赶车而已!”
  林天龙的目光缓缓的扫过其他几个车夫,那些车夫也都被吓个半死,几个勉强还能开口的无不尖叫著说他们什麽都不知道,而非另一些则根本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螃蟹紧张的看著林天龙,困龙山的这些人都是林天龙的兄弟,可是只有螃蟹才是跟林天龙从一个村子里面出来的,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林天龙现在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稍微一个控制不住就有可能会狂性大发。
  他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他的妹妹,林天龙曾经有一个很可爱的妹妹,在她十七岁的时候不幸被一个纨!子弟看上了,林天龙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嫁给那个人渣做第十五房的小妾,没想到那家夥居然趁著一次林天龙不在家的时候夥同一群禽兽轮暴了她,等林天龙回到家之後面对的就是妹妹毫无生气的尸体。尸体上残留的那些痕迹,即使是连螃蟹都不忍回忆。
  三日缠绵3
  发了狂的林天龙找上了那群人渣,硬生生用拳头把他们全部打死,随後被官府通缉,後来就来到了困龙山当强盗。
  “螃蟹。”
  林天龙冰冷的声音把螃蟹从回忆中惊醒。
  “老大?”看到林天龙眼中的血丝虽然没有褪去,但是人并没有出现什麽狂躁的样子,螃蟹多多少少放下一点心。
  “把箱子旁边的那几个护卫杀了,其他的人放了。”
  螃蟹微微一愣,随後连忙说是。
  林天龙缓缓的闭上眼,身後是一片杀戮之声。箱子旁边的护卫自然不甘被杀,拼命反抗,但是跟彪悍的山贼比起来,他们的反抗简直就犹如给他们挠痒痒一般。而那些临时雇佣来的护卫只是冷冷的看著他们,眼中没有一丝的怜悯。
  没一会,那几个护卫就被杀光了,那群车夫自然是缩在车子旁边不敢说话,而那群雇来的护卫站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林天龙再次睁开了眼,眼中的血丝淡去不少,转过头对大头他们说:
  “把这群孩子带上山,好好照顾。”
  大头连忙点了点头,招呼其他的兄弟们去抬那些箱子。
  那群护卫的首领忽然动了一下,林天龙剑一样的目光刷的扫了过去。那个首领直直的看著林天龙,没有说话,只是从胸前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钱袋,放在自己身旁的箱子上。随後又退了回去。
  其余的护卫互相看了一眼,也从身上悉悉索索的掏出一些银钱放在箱子上。
  林天龙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指挥著老五他们把钱收起来,然後冲著那个护卫首领一拱手,转身离开了。
  那群护卫远远的目送他们离开,直到最後一个人的背影也模糊为止。
  那群车夫依然抖抖索索的瘫在地上,一时起不来。那个护卫首领却忽然抽出了刀,在其他护卫惊讶的目光中,把那群车夫杀了个一干二净。
  “大哥……你这是……”一个身形壮硕的护卫皱著眉问道。虽然他们也杀人,但通常他们杀的都是一些恶人,可这些毫无抵抗力的车夫……
  领头的护卫看了他一眼。
  “他们是县太爷家的车夫。”
  众人眼中一黯,是了,他们差点忘记了,这群人是县太爷家的车夫,那麽他们回去後一定会向县太爷禀报这件事,虽然他们也憎恨那些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的人,可他们毕竟还要生活,不能和他们正面为敌。但是现在,已经是死无对证了,知道他们被雇佣的人已经全死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跟这件事有任何的关系。
  “走吧。”领头的护卫一句话,大家都跟著他离开了这个满是血腥的地方。
  林天龙的脑子很清醒,虽然他恨不得现在就杀光那些禽兽,但他知道他还有一个山寨的人需要照顾,所以他并没有莽撞行事。而是仔细安排了山寨里面的事,最後把寨主的位置交给螃蟹,然後趁著一个大雨的夜晚,悄悄离开了山寨。
  离开山寨之後,他立刻直奔平阳县,幸好,这几天的大雨拖延了其他商队的行程,因此并没有人从那天他们杀人的地方经过,因此车队遇难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
  林天龙的武功并不是很高,但也许是他的运气很好,也许是连老天都看不过那群畜生的作为,居然让林天龙闯进了层层护卫之中被他们用来享乐的小楼。
  面对满屋子的血腥,林天龙只想放声大笑,这群老爷在凌虐那群孩子的时候一个个是那麽穷凶极恶,可轮到他们面对钢刀的时候却只能瑟瑟发抖,甚至尿湿了裤子。
  随手从一具尸体上扯下了一块布,沾著鲜血在墙上写下了几个大字:
  替天行道者──林天龙!
  随後,他便趁著夜色离开了那里。
  再往後发生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自己杀了平阳县的县官还有一些乡绅,朝廷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於是,离这里最近的关河县的县太爷就派出了他手下的第一捕头──柳易尘。
  “嘿嘿嘿……”仰躺在沙堆上的林天龙发出一阵的傻笑。回忆起这几天和柳易尘斗智斗勇,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说是斗智斗勇,实际上是他被那个柳易尘追的灰头土脸,好几次都差点被那个柳易尘抓到。
  一想到这,他就觉得那个柳易尘真是蠢,想抓我就抓吧,居然还说什麽只是请他回去协助调查。他难道认为他林天龙没有大脑吗,他杀了那麽多人,被他抓到还不就是死定了。不过幸好这几次交手下来,虽然柳易尘的武功很高,但他从来没有下死手,因此也几次三番的让林天龙跑掉了。不过,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想要他感叹,那个柳易尘可真漂亮啊,第一次见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是女扮男装呢。
  勉强支撑著身体,林天龙爬了起来,最近的夜风越来越凉,要是一直在这里躺下去,染了风寒就糟糕了。
  站直了身体,仔细辨认了方向,他朝著最近的一个小镇走去。
  坚持著一路走到了小镇的客栈,刚刚走了进去,一个清脆柔和却令他痛恨万分的声音响起。
  “林兄,柳某在这里恭候了。”
  林天龙忍不住在心里叫苦连天。抬头一看,眼前站著的一身白衣的秀美男人,不是柳易尘是谁。
  奶奶的,老子明明看到你朝著西河镇去了,才特意转到这柳叶镇,居然还能被你堵到。
  看到林天龙没有说话,柳易尘一拱手:
  “林兄,这次可以和柳某一同回去了吧。”
  “老子认栽!”林天龙咕哝了一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刻他已经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柳易尘微微笑了一下,面容姣好的脸上挂上了一抹微笑。
  “林兄,在下已经说过几次了,只不过是请林兄去协助大人办案而已。”
  “嘁,鬼才信你。老子居然被你这个长得跟女人一样的家夥抓到,真是倒霉。”林天龙不满的说道。
  柳易尘额角的青筋跳动了几下。但脸上依旧是一派斯文有礼。
  “那就对不住林兄了。”
  说完,便伸手在林天龙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他的几个|丨穴道,此刻的林天龙是真正的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
  啊啊……快H了,在孵久生情那里憋很久了,三日缠绵一定要早早的H,握拳
  三日缠绵4
  林天龙忍不住在心底苦笑,这家夥还真是谨慎啊,居然不给自己上枷,而是点|丨穴。本想先好好休息一下,等恢复了体力自己应该可以把枷锁劈开逃走,现在被封了内力,恐怕即使逃走也会很快被追上了。
  “喂,姓柳的,你为什麽不给我上枷?”林天龙问道。
  柳易尘展颜一笑,细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看的林天龙忍不住有些脸红。这个死捕快,没事长这麽漂亮干嘛,害得他居然有一种心如小鹿乱撞的错觉。
  “在下说过了,林兄并没有定罪,只不过是去协助大人办案而已。自然不能上枷。”
  “嘁……”林天龙不屑的撇撇嘴,反正自己已经被他抓到了,他说什麽都无所谓了。
  “老子饿了。既然老子不是犯人,老子要吃饭。”林天龙站起身,坐在椅子上,冲著柳易尘说道。
  “这自然没有问题。”柳易尘轻笑道。“这几天可真是辛苦林兄了。餐风露宿,好不辛苦。”
  林天龙忍不住老脸一红,这几天为了躲开柳易尘,他专门往深山老林里钻,辛苦异常,柳易尘跟他後面,自然也好过不到哪去。
  “快上菜,老子饿死了!”林天龙冲著小二吼了一声,小二连忙跑了过来。
  “客官要点些什麽?”小二殷勤的说道。
  “一斤熟牛肉,一斤老白干,十个馒头。”林天龙咽了咽口中的唾沫,这两天可真是饿死他了。
  “这位客官……”小二转过头看向柳易尘。心头砰砰乱跳,这位客人可真是好看啊,自从他进了店里,就一直有不少的人在偷看他,当然也包括自己。
  “一碗素面。”柳易尘微笑著说道。
  小二看的一阵发呆,啊……他对我笑了。我真是太幸福了……
  “快点,老子要饿死了。”林天龙不满的吼道,吓得小二一个激灵,连忙跑走了。
  看了一眼面带笑容的柳易尘,林天龙忍不住抱怨。一个大男人长这麽漂亮做啥,简直就是个公狐狸精。要不是他身上还有那麽一丝丝──的正气,没准别人会以为他是小倌馆里面跑出来的小倌呢。
  没一会儿,两人点的菜便上齐了,林天龙自然是一手馒头,一手熟牛肉,大嚼大咽起来,而柳易尘则是非常斯文的小口小口吃著素面。
  “嘁……吃饭吃成这个样子,这也算是男人……”林天龙喝了一口白干,看著柳易尘的吃相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柳易尘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冲著他微笑了一下。
  林天龙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一倍,脸也有些发红。
  该死的……这个公狐狸精。林天龙暗暗骂道。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缺一些仗势欺人的纨!子弟。
  就在柳易尘刚刚放下手中的筷子,门口走进来几名穿著富丽的青年,为首的那名穿著黄衫,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可脸色青白,脚步发虚,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几人一进来便大声嚷嚷著要住店,老板苦笑著说没有房间了,为首的青年立刻勃然大怒,叫嚣著说让里面住的客人立刻滚出去。
  林天龙冷冷的看著那群人,嘴角挂上了不屑笑容。
  一群人渣。
  就在为首的青年朝著老板叫嚣的时候,身後一名穿蓝衫的青年无意中朝这边扫了一眼,随後立即睁大眼睛,然後捅了捅那个穿黄衫的青年。
  黄衫青年骂骂咧咧的转过头,看向蓝衫青年手指的方向,立刻闭上了嘴,随後惊讶的眼珠子都仿佛要凸出来了,就差没在嘴角流下几缕口水了。
  林天龙看到他的表情,在心底冷哼一声,过来,快过来,正好给老子个理由教训你们这群人渣。但随後又想到,自己的内力已经被封了,光凭蛮力肯定打不过那些人渣的护院,脸色忍不住一黯。
  看了看柳易尘平静的神色,又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这个柳易尘可不是好相与的,正好你们过来,让他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随後那群公子哥果然不负林天龙所想,施施然的走了过来。
  为首的黄衫青年首先冲著林天龙说道:
  “看你长的面相凶恶,必定是个凶恶之徒,快说,旁边这位是不是你掳来的压寨夫人。”
  随後立刻又转向柳易尘说道:
  “这位小娘子不要怕,在下是本县首富刘家的大公子,在下定会保护你逃出这个恶人之手。”
  林天龙先是愣了一下,随後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眼神瞄了瞄旁边的柳易尘。
  哈哈哈……柳易尘你居然被人当做女人。
  柳易尘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偏偏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魅人的微笑。看的黄山青年直流口水。
  林天龙看到柳易尘的那个笑容之後,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柳易尘是真的生气了,对面那个男人一定会很惨。
  “这位公子。”柳易尘开口了。
  黄山青年连忙睁大眼,兴奋的看著柳易尘。
  “我……”本想教训一下他们的柳易尘用余光看到了林天龙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心中一动说到。
  “这位是在下的夫君。”
  林天龙和黄衫青年皆是一愣,黄衫青年是仿佛不可思议一般的看向林天龙,一脸的惋惜,仿佛在说,这麽美的一朵鲜花怎麽就插在了牛粪上。
  而林天龙则更是目瞪口呆,脸上那种呆滞的表情让柳易尘忍不住在心底发笑。
  “呃……这……”黄衫公子的话被挡了回来,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麽办好,有些犹豫的回头看看青衫的青年。
  这时,青衫青年立刻上前一步,躬身作了一个揖,说道。
  “我家少爷鲁莽了,请夫人见谅。只不过路过前一个城镇的时候,我们正巧听说有一户人家的小姐被贼人掳走,型容外贸都跟夫人很像,再加上夫人似乎是被迫女扮男装,所以少爷才会误会。”
  林天龙冷笑著不说话,他倒是想看看这帮人还能继续编出什麽花来。
  柳易尘微微一笑,说道。
  “无妨。”
  ==
  哦呵呵呵呵呵……下回H,欲求不满的大家都来吧来吧……
  三日缠绵5 H
  随後起身就要离开。林天龙虽然想教训一下对方那群人,可惜现在他虽然算不上是手无缚鸡之力,可也绝对打不过那些凶神恶煞的护院,更何况他此刻是被封住了内力,可没封住眼力,对面的那个一脸平凡的青衫青年,总给他一种有些危险的感觉。
  “这位夫人。”青衫男子又说话了。“我家少爷对他刚才的鲁莽感到很抱歉,希望能做出一些补偿。”
  “咳咳,没错,是在下鲁莽了。”黄衫青年连忙说道。
  “哦?不知你们想如何补偿呢?”柳易尘轻声问道。
  “是这样,不知夫人是往何处去,看两位孤身上路,这附近的山贼非常猖狂,如果顺路的话,不如让我们护送二位一段。”
  护送?林天龙在心中冷笑,哼,是想探明我们走的方向,明天在半路劫持吧。这里的人太多,不方便你们下手罢了。
  “我们往关河县去。”柳易尘微微一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地。
  “诶呀,这样真是可惜了,我们是往曲周县去,实在是不顺路啊。”黄衫青年貌似遗憾的说道。
  “既然如此,就不麻烦诸位了。”柳易尘说完,便转身走上了二楼。林天龙看著他们冷哼一声,也跟了上去。
  黄衫青年一行人出了门,另找了一家客栈投诉,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等到柳易尘和林天龙离开柳叶镇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中天了,林天龙不但睡到了日上三竿,还特意要求吃了午饭再走,让人意外的是,柳易尘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一直是面带微笑的点头同意,还得林天龙心里多多少少有了那麽一点愧疚,当然,只是一点点而已。
  “嘁……真没创意。”林天龙对著路边跳出来的十几个蒙面人嘟囔著说道。
  他很轻松的坐在路边休息,那十几个蒙面人则是全部都交给了柳易尘,那些人的功夫,连平常的自己都可以轻松搞定,更何况那个追的自己灰头土脸的柳易尘了。
  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那十几个蒙面人已经倒下了七八个,剩下的四五个也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自己作为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囚犯,此刻最应该做的其实就是逃跑,可惜内力被封住,他就算是想跑也跑不远,迟早都要被柳易尘追上,他何必浪费那个力气呢。
  “小心!!!”林天龙无意中看到一个穿著青衫的蒙面人在路旁朝著柳易尘扬出一把红色的浓烟,连忙提醒道。
  可惜稍微晚了一点,柳易尘的动作虽然很快,但还是吸入了一点,身形一晃,然後猛的跃出战圈,朝著林天龙飞奔过来,在林天龙愕然的目光中,把他扛在肩上,几个飞纵,消失在林子里。
  “该死的!”黄衫青年从一旁的草丛中走了出来,跳著脚骂道,虽然没想到那个美人如此凶悍,但是到嘴的肥肉跑掉了,换了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少爷,此处不宜久留,那个人的武功非常高,要不是我突然洒出毒烟,恐怕他还不会中招。”
  “你这个废物!都中了你的毒烟了他怎麽还能跑。”黄衫青年骂道。
  “那个人应该是个男人,要是女子遇到我的“欲火缠绵”恐怕立刻就腿软了。男人还可以坚持一下。”青衫青年说道。
  “我管他是男人女人,长得这麽漂亮,不玩他一回我真是不甘心。”黄衫青年恨恨的说道。
  “少爷。”青衫青年一脸的无奈,眼中还藏有一丝不屑。“咱们还是先回去吧,那家夥中了我的“欲火缠绵”,找不到人解毒的话,根本就活不成了。”後面他没说出来的话就是,即使解了毒,他跟被解毒的人的关系也就不一样了,两个人只要分开三天以上,就会再次发作,让两人欲火焚烧,只有再次缠绵才能冷静下来。
  “混蛋!”黄衫青年又骂了一句,最後还是无奈的离开了。
  “呼……呼……”林天龙被柳易尘扛在肩上,耳边听著他越发浓浊的喘息声,有股奇怪的感觉。
  刚才的情况,他自己逃跑的话也是完全正常的,而当时留下的自己就必然死定了,可他在中毒之後反而带著自己一起跑,这就让他有那麽一点点的感动。
  扑通一声,林天龙被扔到了地上。等他抬起头,赫然发现这里居然是他前两天曾经住过的山洞,自己身下还留著那天铺的一层厚厚的草垫。也不知道柳易尘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柳易尘无力的靠在山洞壁上,呼哧呼哧喘著粗气,心里暗暗苦笑,这次真是阴沟里翻了船了,本想好好教训一下那些家夥,哪知道却中了别人的暗算。身体上的温度在逐渐升高,衣服遮掩下的皮肤变得异常的敏感,胯下的分身早已高高挺起,到了这种地步,要是还不知道自己中了春丨药,那柳易尘真的可以去死了。
  “喂,你没事吧。”林天龙从草垫上爬了起来。语气里含著一丝关心。虽然柳易尘一直追的他很狼狈,可从来也没对他下杀手,因此他心里并不讨厌他。
  “没事……别……碰我。”柳易尘极力控制著自己的欲望,此刻连衣衫的摩擦都可以带给他强烈的快感,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叫嚣,想要把自己的下身埋进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
  “嘁……你当老子想碰你啊。”林天龙嘴上不屑的说道,可眼睛里还是露出满满的担心。也不知道对方究竟给柳易尘下了什麽毒,他能不能挺过去。
  柳易尘努力的扭过头,不想去看林天龙,此刻的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马甲,马甲的扣子没有系上,粗壮的胳膊露在外面,鼓胀的胸肌上两粒暗红色的|丨乳丨粒镶嵌其中。结实的六块腹肌在下沿被裤子遮护,因为刚才的动作,腰间的裤绳有些松,隐约可见一些黑色的毛发。
  不行……不能这麽做……柳易尘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控制著自己不要扑上去,但此刻在药性的煎熬下,再加上他对林天龙的那麽一丝丝的好感,他的自制力在飞速消失。
  “喂,姓林的,你到底行……”眼看柳易尘一直没反应,林天龙也有些急了,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手腕却忽然被柳易尘抓住,让他即将脱口的话,戛然而止。
  ==
  哈哈,大家欲求不满了咩?哇哈哈哈……吊著感觉真爽,H君冒个头,明天继续……
  三日缠绵6 H
  全身的自控力在林天龙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肩膀的时候被炸的粉碎,抬起血红的双眼,柳易尘对上了林天龙愕然的眼神,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你自找的……”
  “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林天龙被柳易尘猛的一推,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彭的一声掉在草垫上。
  “你他妈的……”林天龙恼火的四脚朝天,挣扎著要起来,却被随後压上的柳易尘克制的死死的,无论如何也起不来。挣扎著抬起头,却被柳易尘的动作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他……他在做什麽……
  林天龙张大了铜铃般的双眼,脑浆糊成一团。
  眼前是一张美豔的脸孔,白净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瑕疵,两条弯弯的柳叶眉下面是一双紧闭的双眼,细长的睫毛还在微微的颤抖,在眼下透出一片细密的阴影。
  自己的嘴上贴著两片柔软的东西,呼吸间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微张的嘴被一条更加灵巧的东西入侵,滑腻腻的舔过自己的唇齿,纠缠著自己的舌头。
  这……这……柳易尘现在做的,好像是小雨和大虎在後山偷偷摸摸做过的事,可是……那不是一男一女应该做的吗?为什麽柳易尘要对自己做?
  就在林天龙还在为柳易尘的亲吻而茫然的时候,欲火焚身的柳易尘的最後一丝理智也随著唇舌的交融而飘散。纤细的手指猛的发力,单薄的马甲立刻碎成一片一片的,林天龙精壮的上身完全坦露出来。一只手拂上扁平的|丨乳丨粒,另一只手轻松的挑断了他的裤绳,手上一拽,林天龙的裤子就被甩到了一旁。
  全身赤裸的被压在别人身下,就算林天龙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不对,更何况因为两人的身体贴的很紧,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顶著一个炙热的棍状物。身为一个男人他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麽东西,立刻有些脸色发青。
  猛的把脸扭开,终於从柳易尘的唇下逃了出来,林天龙恼怒的吼道:
  “你这混蛋,想对老子做什麽。”
  “抱歉,我忍不住了,不过,这也是你自找的。”忙著啃咬他脖颈的柳易尘含含糊糊的说出这句话。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停顿,温热的手掌拂上了他胯间软绵绵的分身。
  “你奶奶的,别碰老子,快从老子身上滚下去。”林天龙涨红了脸,此刻他也知道柳易尘肯定是中了春丨药了,但想让他就此献出自己屁股的贞操,对不起……门都没有。
  “来不及了……”柳易尘从他胸口抬起头来,红润的唇边带著一缕银丝,眼神古怪的看著他。
  林天龙的身体一僵,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後那个隐秘的地方,有什麽东西在轻轻的碰触|丨穴口的褶皱。
  柳易尘的身体嵌在林天龙的两腿之间,这让他很方便的把手伸了过去,强忍著想要插进去的冲动,他先尝试著探入一根手指。干燥的手指根本没办法插入艰涩的甬道,无奈之下,他灵机一动,从腰间拿出一个水袋。
  用牙齿咬掉上面的塞子,在林天龙惊恐的目光中,把水浇在两人紧贴的跨间。
  清凉的泉水浇熄了一丝丝欲望的火焰,柳易尘眼中的清明又多了几分,不再犹豫,立刻用沾湿的手指插了进去。
  “啊!”林天龙惊呼一声,刚刚被水浇在下身,让他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刚一放松,身後的密|丨穴就被插进了一根细细的手指。
  “你他妈的,混蛋!快拔出来。”林天龙眼睛通红,双手被压制在头顶,两条大腿无力合拢,只能愤愤的骂著。此刻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被封住了内力让他根本就没有对抗柳易尘的可能。
  “对不起……”轻轻的说了一声,柳易尘又在林天龙身上点了几下,林天龙立刻感觉自己的四肢仿佛失去了控制,软绵绵的一点劲都使不出,两条修长的大腿更是无力的向外打开,仿佛不知廉耻的欢迎男人的入侵。
  “我……操……你……唔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23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