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2部分

话去做。”诺格很早就开始好奇这个问题了,今天终于决定说出来。莘蒂一点都不奇怪他会这么问:“只是一个猜测。如果跟我想的一样,希尔的目的恐怕也是那个。”“您的意思是……”
“什么人!”莘蒂看向身旁的树丛。黑暗里的树丛呈现出墨绿色,诺格想起了魔界莱茵森林的一处树丛。
“想不到这就让你发现了。”树上的男生跳下来,“我还想听听你们的猜测呢。既然你跟校长那么熟,居然不知道为什么。莘蒂,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那男生非常夸张的笑起来。莘蒂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弗盖特学长,你最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否则,学院里又要死人了。我已经好久都没尝到血的味道了,真的有些怀念呢。”说这话的时候,莘蒂转过身,雪白的长发挡住了她所有的正面表情,留给弗盖特一个孤傲的背影。
“主人,他怎么处理。”诺格金色的竖瞳尽是阴森之感,莘蒂思索了一会儿:“不用管他,他说不出什么的,我们很快就要走了,少惹事为妙。”
“是,主人。”
-----------------
今天趁老妈出去,小湘打了一章哦,这样这周就算是发完了≈数不太够哈,没办法,时间不够了。啦。
Vol.13 占卜 依兰湘
( 阳台上的落地窗始终开着,风一吹,窗帘轻轻舞动着。ww哒,的一声,窗帘翻飞起时,露出地上的两双脚。
“你可不可以走正路,不吓死我会死吗?”黛西娅躺在床/上,肩膀从被子里露出,诺格有些不自然的移开视线。
莘蒂没有管黛西娅此刻的动作:“你还会被吓着?对了,我跟校长商量了一下,考试提到一周后,也就是我们出发之前。帮我占卜一下我能跟谁打一场。”
“有你这么命令人家的么。”撇了撇嘴,黛西娅张开手掌,一圈白色的光球升起来,白光散去之后,空间戒指里的水晶球出现。
黛西娅打了个哈欠:“在那坐着别动。『』”黛西娅闭上眼睛开始念咒语。
水晶球里又出现一个白色光球,它开始慢慢变大,直径大约有水晶球的一半时,光球破裂,灰色的絮状物在水晶球里流转着。突然黛西娅皱了皱眉,仿佛遇到了什么困难,接着又像是被魔法波动冲击到了的表情,她睁开眼睛。
又打了个哈欠:“可怜的孩子。”黛西娅说,“可怜的你没过第一关。”“你给我正常”莘蒂一边铺被一边说,“我只想知道我跟谁打。”“好吧好吧,我只是开个玩笑,真不知道你满心的自信是怎么来的。”停了停,“是六年级的弗盖特学长,可怜的学长是注定毕不了业了。”
听完这话,莘蒂翻过身去睡着了。黛西娅双手抚摸着水晶球出神。她每次给莘蒂占卜的时候都想看看莘蒂更久远的未来,比如毕了业之后莘蒂会去哪里。老实说,黛西娅并不喜欢为王族效力,她也是个非常向往自由的人。也许这就是莘蒂最初能接受她的原因吧。
但是,黛西娅从来没有占卜到她想要的,她只能看到莘蒂两周以内发生的事情。不是她魔力不够,她为别人占卜的时候甚至能看到这个人的一生;而莘蒂,不管试了多少次,她只能看到一片黑暗,甚至有时一个骷髅头。这让黛西娅深受打击。想她,从小因为天赋出众,一直是家族的骄傲,然而居然有她占卜不到的未来。黛西娅对莘蒂的未来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她想一直跟着莘蒂,见证那个她占卜不出的未来。
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诺格正在眯起眼看着她,通过心灵感应,他知道刚才黛西娅想占卜莘蒂的未来。莘蒂又岂会感觉不到,所以黛西娅一切不对劲的症状都是诺格故意所致,谁让黛西娅是个‘专业’的占卜师,一点都不会魔法呢。普通人类当然感觉不到占卜师的魔法,但是他是魔兽,还是时间系的魔兽,甚至可以干扰占卜师的魔法。
这就是黛西娅一直看不到莘蒂的未来的原因。至于那个骷髅头,应该是黛西娅看到的第一眼就被吓倒了,否则,她一定能认出来那个骷髅头的表情其实是很开心的样子。那是诺格无聊的时候的娱乐。
两个人都没有发现背对着墙壁的莘蒂,轻轻舔舐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有些口渴了。
----
今天晚上可以碰电脑了,发了一章,亲们,祝愿小湘考个好成绩。
Vol.14 图书馆 依兰湘
( 早餐以后,莘蒂本来是要带着温蒂和沙曼体会一下校园生活,温蒂却说:“那个……莘蒂姐,我可以去图书馆吗?”
“好,我陪你去。ww”莘蒂非吃然的露出一抹微笑。黛西娅和拉莫转头无视,心里不断的重复着: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威廉一直看着莘蒂,她笑起来的样子虽然有点别扭,但还是蛮好看的。诺格看着莘蒂的笑颜,所有人只注意到她的笑容,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莘蒂有些苍白的脸色。还有她今天一直避免和其他人近距离接触。
莘蒂带着温蒂和沙曼加快脚步前往图书馆,有了莘蒂这个发光体,许多同学都注意到温蒂和沙曼,温蒂越来越觉得躲到图书馆是个最佳选择。
图书馆是个二层建筑,屋顶四四方方的,是个露天阅览室。进了门,门口两侧各有一名导师坐在书桌后面,每个进去的学生都要出示学院卡,导师也要出示导师证。ww图书馆内的一排排书架虽然摆放整齐,但是也很容易迷路。因为书架是按照一个迷宫的结构摆放的,越往中间的书越珍贵。据同学们说,图书馆的某处摆放着魔族的资料,不过只是传说而已。
莘蒂向其中一个导师出示了学院卡,然后拉着温蒂和沙曼进去了。沙曼很奇怪,不是每个人都要出示证件吗?
“你们先在这吧,中午我来找你们。”声音仿佛从远处飘来,专心于书架的温蒂这时才发现莘蒂根本没过来,已经跑得远远的了。
目送莘蒂的背影消失在小路尽头,温蒂重新把视线集中在书架上。有一本书的书脊上写着‘学院历史’四个字,温蒂正要拿下来,沙曼握住她的手:“你是来玩的吗?”
温蒂看了看沙曼,又看了看那本书,眨眨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沙曼姐,莘蒂姐不是说中午来找我们吗?让我看一下啦。”然后用力挣脱沙曼的手,把那本书拿下来。
前几页已经残缺不全,有些影响阅读,但是依然能看到艾威尔魔法学院从新生的平凡到如今的辉煌。建校以来的许多名人都在其中有所叙述,包括那些已经去世多年,甚至不为这一代所知的强大魔法师。历届导师,表现突出的学生,每年的升级考试等都有比较详细的记述。
其中有一部分引起了温蒂的注意:337年,杰斯华二世希望艾威尔魔法学院成为皇室学院,所有毕业生都为皇族效力,被希尔校长毫不留情的拒绝,从此王族起了杀心。
337年,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杰斯华二世已死,继位的杰斯华三世如他的父亲一样希望与艾威尔魔法学院合作,希尔仍然拒绝。
另外,温蒂还发现了一件事情,凡是为王族效力的学生,他们毕业之后书中都没有详细记载其归宿。
比如:339年,艾尔玛·福利亚伯爵第三子比塞勒·福利亚入学…………348年完成六个年级的学业,被封为子爵。
然后在也没有他的记载。相比之下:
330年,基里亚·冯丽尔吉斯入学…………340年完成六个年级的学业,回乡,在家乡做导师,为自己的家乡培育众多人才…………355年进阶高级魔法师…………358年,其家乡发生自然灾害,为了救人魔力耗尽而亡。
温蒂终于知道希尔很讨厌王族,而且虽然说是学院里有六个年级,不过很少有人在六年后就能成功离校,升级考试原来这么难。
----
终于考完试了,心情大好,不过今天只有一更。
Vol.15 怀疑
( 温蒂又翻了一页手里的书,沙曼也无聊的拿下一本书随意的翻着,她已经陷入发呆的境地。ww只有在这么安静的时候她才能安安静静的思考吧。
离开佣兵工会之前,她避开温蒂,向会长问了问莘蒂等人的资料。当时迪克说:“他们小组一共有四个人。白色长发的是莘蒂,木系初级魔法师,她是达雅安部落的人,所以应该是魔剑士。听希尔说她擅长鞭子和弓箭。你们相处的时候不要碰到达雅安部落的禁忌就可以了吧。对了,她还带着一个九阶魔兽。粉色短发的是伊丽莎白侯爵家的四小姐黛西娅,占卜师,不会任何魔法或者武技,只能靠别人保护。性格还好,比莘蒂好相处些。另外两个男生,一个是玻利维亚斯伯爵的长子威廉,冰系高级魔法使。一个是尼古拉伯爵的第三子拉莫,初级剑士。『』这些都是我听希尔说的。他们确实很厉害,高级剑士就能被封为骑士了。”
从迪克的话里,沙曼就已经能感觉到希尔对莘蒂的不一般。来到这所学院之后,她就更加明白希尔对莘蒂的重视。
昨天她们来的时候,并没有去见希尔,莘蒂只是叫诺格去告诉一声而已。沙曼还为此担心了一下午。然而,直到今天希尔也没怎么样,也没叫她们过去。
校规规定,在校期间,学生的所有事情都必须亲力亲为。也就是说,少爷小姐们上学期间不能带佣人,可是莘蒂明显把诺格当做佣人。否则怎么解释昨天在餐厅的注目礼。
另外,莘蒂本人也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莘蒂是初级魔法师,仅仅比迪克低一个等级。她完全有能力在十分钟之内布置好沙曼和温蒂的宿舍里的小花园。所以院子里的血烟罗一定是莘蒂的杰作无疑◎天路过莘蒂和黛西娅楼下的时候,还注意到她们宿舍的窗台上,摆着一盆血烟罗。直觉告诉沙曼,那绝对不是巧合。
如果血烟罗是莘蒂故意而为之,温蒂的记忆也一定是她除去的。莘蒂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能得到什么好处?而且迪克会长说过,那个魔法是古代魔法,失传了几百年,莘蒂是怎么得到它的?那个魔法只有时间系的魔法师才能使用,难道莘蒂是千年难遇的双元素魔法师?
关于莘蒂的诸多问题,沙曼不想探寻,她只是想知道莘蒂为什么要伤害温蒂而已。莘蒂一定知道,这几年温蒂被那些记忆的碎片折磨的多惨。沙曼还想知道,莘蒂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既能提供诺格的魔力还能为那个魔法提供魔力,而且完全看不出来这些魔力的消耗对她有什么影响。她依然能一心二用的使用魔法。
虽然早上沙曼也注意到莘蒂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那应该不是因为魔力消耗过度引起的。如果是的话,莘蒂就没必要避开与其他人的接触了。哪怕早上的时候她对温蒂特显殷勤,依然与温蒂保持着五厘米的距离。
----
今天还有。
Vol.16 双元素 依兰湘
( 导师的讲桌上摆放着一个灰白色的瓷花瓶,淡蓝色的时样锦倾吐芬芳。ww花瓶里每天的花卉都是莘蒂变出来的,刚开始还有些好奇心,时间久了学生们都不太在意。只有杰艾还注意着这些花,因为魔法花的花期取决于魔法师的魔力。杰艾看着莘蒂一天比一天苍白的脸色,觉得今天的花朵可能坚持不到天黑。以往的花都可以坚持两到三天,只是莘蒂不管那些花是否还活着,每天早上必然换上新的。
上课了,莘蒂依然没有听。她闭上眼睛,眼前一片黑暗,随即眼前又浮现出图书馆内部的情况。当她看到温蒂手中的书的内容时,立刻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诺格,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站起来,走到杰艾的讲桌前。
“导师,有点事情,先走了。ww”莘蒂跑出教室,诺格紧随其后。
“主人,我们今天晚上去吧。”两个人一边跑,诺格一边问莘蒂。莘蒂很坚定:“我不会去,我没事的,放心。”“主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明天你就掩藏不住体内的黑暗魔法了。”
听了这话,莘蒂的脚步慢下来。是啊,除了自己的父母和部落里的人之外,只有诺格知道自己是双元素魔法师。在艾威尔魔法学院的五年里,自己很好的掩藏着这个秘密。双元素的魔法师是少有的存在,真的少有么?其实也不是呢。不过双元素的魔法师都会受到王族青睐,莘蒂一点也不想惹这个麻烦。而且,一旦有人感觉到了黑魔法的存在,有些秘密一定会曝光的。
早上送温蒂她们去图书馆时,莘蒂就在温蒂的影子里放了一个亡灵。图书馆里的书很多,内容丰富,有一些甚至涉及魔族,难保不会涉及到莘蒂不想让温蒂知道的事情,所以以防万一。事实证明,莘蒂做的是对的。
坐在图书馆旁边的飞羽树上,诺格静止了时间。一道黑暗冥火从莘蒂手中射出,温蒂正在看的书页被点燃。
不等书页焚烧完毕,时间重回轨道。莘蒂看了一眼诺格,诺格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莘蒂知道是自己的魔力不足以让诺格施展魔法,看来,今天晚上必须得去了,否则这周的考试也许真的不会通过第一关。黛西娅的玩笑居然也有准确的时候。
温蒂看着燃烧的书页,吓得尖叫一声,手一松,整本书掉在地上。沙曼也看过来,立刻挡在温蒂前面,恐惧的看着所剩无几的书页和并没有减弱的黑色/火焰。
将这一页燃烧掉之后,黑色的火焰熄灭了。莘蒂看到之后轻盈的跳到另一棵树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睛睡觉。诺格无奈的找了个树杈坐着,时而看着远方的天空,时而看着睡着的莘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依然被恐惧围绕的温蒂和沙曼自始至终也没发现莘蒂和诺格的存在。等回过神来,沙曼说:“刚才的事情千万别说出去,他们调查起来就麻烦了。”
“我知道,沙曼姐。”
----
今天更新完毕。
Vol.18 血狼 依兰湘
( 时间如水般流逝,太阳很快从正午的烈日炎炎变成了傍晚的美丽梦幻。『』白色的冥雾鸟穿过魔法防护罩飞回校园里,金灿灿的夕阳拂过每一根羽毛,翅膀煽动起来仿佛带着夕阳的金光,美丽无比。那只冥雾鸟是希尔的信使,名字叫做雾晚。
杰艾刚说完‘下课’两个字,莘蒂起身准备离开。发现温蒂和沙曼还没动,莘蒂叫了他们一声:“走了。”
三个人和诺格走到拉莫的班级外。莘蒂冷冷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温蒂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景色,沙曼侧身倚在墙上,头呈三十度角低着,诺格跟莘蒂的造型相差无几,他一边还在注意着温蒂和沙曼。
“你们怎么会在这。ww”对于他们的出现,拉莫充满了好奇。拉莫那种大少爷,总是喜欢挖苦平民,在学院的四年里也没有一点点改变,莘蒂非常讨厌他,拉莫也恨烦莘蒂。不是因为她是平民,就是微微有种抵触感。
“这周考完试以后,我们就要离开了,你出去弄辆马车,不带玻璃的那种。”莘蒂交待完了就走。拉莫拉住她:“你叫威廉去,他很乐意的。”他是一点都不想伺/候莘蒂,明明只是个平民,凭什么让吩咐他。
莘蒂很平静:“你去不去?”即使是这样的声调,依然能听出来危险的气氛。拉莫松开手:“去就是了。”
是夜,莘蒂早早跟黛西娅说了她晚上不会宿舍。此时她正在和诺格正在学校后山上,山的另一边就是迪克的佣兵工会所在的城市,所以,声音一定要尽量做到最小。
诺格变回原形,一只灰毛黑斑的血狼。血狼,以残忍嗜血而闻名的魔界魔兽,其四肢皆有脚环一样的淡淡的血红色。
“看到这个颜色,我都有些饿了。”莘蒂坐在它脚边,轻轻抚摸着血红色的毛。诺格四肢稍微弯下一些,莘蒂坐到它背上,闭上眼睛。诺格轻声叮嘱:“别忘了,声音千万要小。”
“我知道。”两个人一路沉默无话。
深夜,山里的风不小,带着青草香、树脂香以及不同魔兽身上的味道。莘蒂一路上闭着眼睛,突然闻到了一种很香的味道,踩着诺格的身体跳起来。周围的魔兽一看到‘食物’有逃跑的迹象,立刻从树林里跃出,朝着莘蒂一拥而上。
诺格原地趴在地上,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莘蒂的方向。
第一只魔兽靠近莘蒂的一瞬间,莘蒂用长着尖利的长指甲的右手,握住它的喉咙。
鲜血四溅,在黑暗中只有血腥味四散而去,诺格舔了舔嘴唇,眼里尽是渴/望的神色。莘蒂更是迫不及待的朝手里那只魔兽的咽喉处咬去……
--------------------------------------------------------------------------
Vol.19 发飙
( 清晨的太阳从山的那边露出笑脸,墨绿色的山峦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了黛色。ww阳光照射在少女的脸上,睫毛轻颤,阳光有些刺眼了。
也许是因为莘蒂不在,黛西娅一夜没睡好,早上居然兴致勃勃的看日出。不过更吸引她的是莘蒂的几盆花。
月光花和魔鸢都是夜里开放的花,现在月光花已经合拢,魔鸢也在以人眼看不见的速度合屡。食人花更是在魔法的催动下才会开放,目前可以欣赏的,只有血烟罗的绽放,以及霜月桂和幻罂。霜月桂白色的小花总是不停地飘落和生长,非常美丽。幻罂是成年开放的,即便是冬天也不例外,甚至冬天开的特别好看。淡紫色的花带着浓郁的香气,美丽而妖艳,寒冷的冬季里其他的花基本都落了。
幻罂的花香是有毒的,黛西娅很清楚。ww不过莘蒂曾经说过,她的魔力可以让幻罂变成普通的观赏花。曾经她也怀疑过莘蒂的话,事实证明莘蒂说的对,黛西娅并没有中毒。
视线不经意的滑向楼下,拉莫站在宿舍楼门口。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相视一笑。黛西娅挥挥手邀请他上来。
“你怎么来了?”黛西娅小鸟依人的趴在拉莫怀里,甜蜜的味道在空气中荡漾。“莘蒂不在,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吧。”拉莫摸摸黛西娅的头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个吻。
莘蒂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不悦的皱皱眉:“起得挺早的,你们别在这卿卿我我,我要睡觉。”一夜没睡,莘蒂觉得非常不舒服,她本来就是个贪睡的人,熬夜什么的真的很不适合她。
拉莫昨天听威廉说莘蒂晚上不回宿舍时,心里就不爽。黛西娅不能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她会睡不着觉。但是他一个男生也不能晚上去陪着黛西娅,拉莫也烦了一夜。
眼下看到莘蒂回来,似乎还一夜没睡觉的样子,满心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你干什么去了!!你不知道黛西娅不能自己一个人,她会睡不着的吗?”困得不行的莘蒂根本没有理智一说,脱口而出:“你关心她你怎么不来陪她,我有事请出去了一趟而已,我为什么要被她限制了我的自由?!!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发飙的莘蒂很恐怖,加上极度困倦,她的双眼染上了一层血红色。白发在空中飘动,配上她雪白的皮肤像鬼一样。
疯狂的藤蔓破土而出,整栋楼都有些摇摇欲坠。黛西娅用眼神制止还想说什么的拉莫,头顶不断的有石块落下,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躲开。巨大的声音吸引了许多人朝这里跑来,他们刚刚跑到楼门口,便看到被藤曼缠绕的黛西娅和拉莫被莘蒂从窗口丢出。
藤蔓缩了回去,楼塌陷的更猛了,同学们纷纷跑开。然而,楼并没有塌,反而恢复如初,刚才的一切都恍若梦境。
屋内的莘蒂已经睡去,诺格在一边无语的弯了弯唇角,也爬上/床去睡了。
----
今天还有
Vol.20 安娜
( 一周之内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其中最不可思议的就是莘蒂和温蒂居然吵架了!!
原因很简单:某个二年级的贵族和一年级的平民学生发生争执,温蒂见平民被打得很惨,想过去帮忙,莘蒂不让她去,她就说莘蒂心狠,拉着沙曼跑去帮忙。『』结果,温蒂惹祸上身,还是莘蒂解决了问题。后来莘蒂一路上冷脸相对,温蒂哭着跑了。
看着温蒂飞跑而去的背影,黛西娅表示强烈无奈。摇摇头,看向莘蒂:“你不去追么?”“追什么,不用管她。”
“出事了怎么办?”黛西娅突然发现莘蒂也有幼稚的一面。莘蒂眉头一挑,追了上去。诺格朝黛西娅感激的一笑,也追过去了。『』
飞奔的温蒂撞上了一个人,她连忙说了句:“对不起。”那个人并没有打算放温蒂走:“你撞到我就想走了?平民,本小姐的鞋都被踩脏了,你就给我擦了吧。”
温蒂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那个人烟蓝色的波浪长发,如果不开口,倒是个标准的贵族小姐。她是安东尼奥伯爵家的小姐,名为安娜。
温蒂不抬头还好,安娜一看到那张与莘蒂极其相似的脸就气上心来:“你长得跟那个女人怎么那么像呢?我听说她一直都在寻找妹妹。”别有深意的看着温蒂,“不会是你吧?”然后忽然又笑了:“不过根本不可能,你们的发/色和眸/色/根本不一样。”笑的更别有深意,“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就不用你擦鞋了。”手中突然开始凝聚魔法,黄/色的光束朝温蒂打去。
等温蒂反应过来,光束已经近在咫尺,想躲?哪怕她拥有血族的速度也不可能。光束落下,“呯”的一声,温蒂和安娜之间升起浓浓的白烟。
温蒂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藤蔓编织成的屏障,下意识的砖头向身后看去。莘蒂站在几步远的身后,看到温蒂安然无恙心里松了口气。
“莘蒂姐……”眼泪从温蒂的眼角滑落。浓烟散去,安娜看到了莘蒂;“莘蒂。”自嘲的笑了笑,“你出现的倒是很及时嘛,既然你这么护着她,她的惩罚就有你来承担好了。不过,要换个方法。”安娜嘴角滑过一丝冷笑,从腰上解下鞭子,“五鞭子,如何?现在跪下让我打!”
莘蒂眼里仍然没有任何情绪,赶来的黛西娅看着不要命的安娜。别人不了解,她非常了解莘蒂,她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卑躬屈膝的样子,更不会让安娜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她!
诺格双手的指甲变得尖利,一副保镖的样子站在莘蒂前面。别人以为他在护着莘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防止莘蒂杀人。诺格只能用自己和莘蒂多年来的感情做赌注,如果莘蒂使用魔法,无论如何他都一定会受伤的。
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而紧张。这是,莘蒂开口了:“诺格,让开。”“主人……”“让开!!”
----
明天继续
Vol.21 被打
( 诺格不得已只能让开,莘蒂上前一步:“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就是想让你像狗一样跪在地上。『』”安娜依然是高傲的样子。
莘蒂冷笑了一会儿,慢慢的跪到地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安娜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优越感,心里的不满使她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啪”鞭子打在身上的声音,校服破了,血液流出来。也许是因为阳光的照射,同学们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莘蒂的血液是暗红色的。
鞭子抽打声不绝于耳,威廉和拉莫也跑过来。看到受伤的莘蒂,威廉立刻就要冲上去,却被诺格拦住:“你过去会更麻烦。ww”
安娜下手越来越狠,但是莘蒂的反应却有些出乎意料。眼睛里依然淡漠的如同结冰的平滑的湖面,也没有像拼命阻止自己叫出来那样,用牙齿咬住下唇。从跪下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姿势始终没有改变过,除了莘蒂缓缓闭上了眼睛。
在莘蒂看来,安娜只是个魔法师,无论如何擅长使用鞭子,她的力道绝对没有身为魔剑士的父亲强。
记忆倒退回小时候,那天温蒂不好好练习魔法,父亲生气了,举起鞭子抽过去。母亲被父亲的傀儡术所控制,只能站在一边看,父亲并没有控制母亲的神智,母亲的脸上不断重复着焦灼的表情,她很想去劝阻丈夫,然而身/体动不了,嘴也说不出话。
本来静静站着的莘蒂,趁父亲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扑过去挡在温蒂身前。鞭子如雨点般落在背上,被打过的地方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莘蒂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从她被打的第一下,她就想不管温蒂,可她不能。父亲打的时候温蒂在哭,父亲最讨厌的就是他的孩子打两下就哭了,如果温蒂继续这样哭下去,她一定会死。相比之下,莘蒂知道父亲更喜欢自己,温蒂性格有些懦弱的过分。
父亲喊了几遍让自己让开,莘蒂依然挡在温蒂身前。虽然父亲已经停手,只要莘蒂让开,鞭子还是会落下的。后来,父亲使了个眼色,他的魔兽,黑暗之龙——布拉德,抓起莘蒂的衣领,把她带走了。躲在门外仅是四阶魔兽的诺格舔了舔莘蒂的血迹,本来就有些嗜血过多的莘蒂,在某人的舔舐后,干脆昏死过去。事后她知道诺格是故意的,否则,莘蒂还会冲过去。
等莘蒂回过神来,安娜已经累得在那里喘气。莘蒂冷笑一下,缓缓站起来:“打够了?你还真是手下留情,我都不觉得有多疼呢。或许我应该说声对不起,当你累的不行的时候,我还在走神。”
诺格看的出来莘蒂说这些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些摇摇欲坠。安娜的确没什么力气,但是打了那么多下,莘蒂也根本受不了。然而天生高傲的她,绝对不会在人前表现出自己的软弱,硬撑也得撑下去。
安娜还在哪儿,诺格已经跟着莘蒂往宿舍走。黛西娅赶忙追上去,一边吩咐到:“拉莫,帮我们买晚餐,送到宿舍里来吧。”威廉也想跟上莘蒂,被拉莫拉住:“先去买东西,莘蒂需要处理伤口,你去做什么?”
Vol.22 差距
( 拉莫和威廉分别拿着两份晚餐到莘蒂和黛西娅的宿舍,推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刚上完药,还没穿好衣服的莘蒂,暴/露在外的后背。『』两个男生脸色/微微发红,尴尬的退出。莘蒂的声音随风飘来:“下次进来记得敲门。”
站在门外,威廉脸色变得更红,拉莫已经恢复正常。看到威廉红扑扑的脸色,调侃道:“怎么?这点小诱/惑就受不了了?”“滚!”
“你们进来吧。”黛西娅的声音传来,威廉深呼吸几下,和拉莫一起进屋。
屋子里收拾的整洁干净,女生宿舍跟男生宿舍就是不一样。屋子里到处都是好闻的淡淡的花香,洁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只花钟,床架也是一尘不染的纯白,黛西娅的床单是白底印着粉蔷薇的,莘蒂的是白底印着幻罂,走进来就会感到舒适。ww
威廉紧张兮兮的看着莘蒂:“你没事吧?”“没事。”莘蒂坐在桌子边,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可我看你脸色不好。”威廉话音一落,莘蒂看了一眼诺格:“是么?”“是的。”诺格回答,“主人,你这几天还是休息休息吧。”“对啊,我会帮你请假的。”黛西娅也这么说,莘蒂只好答应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门外的人说,“莘蒂姐,黛西娅姐,我是温蒂,可以进来吗?”“请进。”说完黛西娅才看了看莘蒂的表情,不过看和不看没什么区别,莘蒂始终都是那个神色。
温蒂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进来,跟在后面的沙曼无奈的撇嘴,黛西娅叫她们坐在了莘蒂的床/上。温蒂坐下之后,局促了一会儿才开口;“那个……莘蒂姐,谢谢你。”莘蒂根本不看她:“没必要。”凭借四年的了解,黛西娅知道是温蒂的那声‘谢谢’彻底伤到了莘蒂,心里的伤比身上的伤更痛。
“莘蒂姐,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出发?”“考完试。”莘蒂吃完晚餐,跑到阳台上浇花去了。温蒂也跟了过去,看到阳台上的血烟罗时:“莘蒂姐,你们这里也有血烟罗啊。”“啊。”莘蒂意义不明的应了一句,似乎是在叹气。
“莘蒂,到底什么时候出发啊。”沙曼一插嘴,这句话彻底变了个味道。温蒂那种天生楚楚可怜的样子,惹得男生女生都充满怜爱,威廉他们也只当做温蒂在校园里有些呆不习惯。而沙曼一开口,给人的感觉就是她一点都不懂事,莘蒂刚刚受伤了,居然还在催促大家赶快出发。这就是差距。
虽然莘蒂很不喜欢温蒂楚楚可怜的那副样子,毕竟是亲生妹妹,对她也好些,所以明明白白告诉温蒂出发时间。眼下沙曼再问,确实有些不耐烦;“你们去问希尔吧,说起来,来学院好几天了,你们还没去见希尔呢,我都忘了。诺格,送他们去,不该说的别多说。”“知道了,主人。”
来这一趟,果然没白来,莘蒂和温蒂一定有什么问题,否则为什么所有人都对温蒂另眼相看?沙曼这样想着。
----
今天只有一更。
Vol.23 希尔
( 诺格护送温蒂和沙曼来到校长室门口,正准备敲门,温蒂已经抬起手。『』‘咚咚咚’三下,温蒂果然还是没变,依然是一副圣母的形象,怪不得两姐妹总是吵架。
“请进。”希尔的声音充满贵族气息,温蒂和沙曼不约而同的期待着这个迪克会长的至交是个什么样的人。
推开门走进去,希尔坐在书桌后面,微笑的注视着沙曼和温蒂。诺格不禁在心里说了一句:真能装相,平时可没见他这样过。
希尔好像注意到了诺格的视线:“听说莘蒂受伤了,怎么回事?”诺格张张嘴,无奈的扶额,莘蒂预料的实在是太准了。这边诺格还没说什么,温蒂插话道:“莘蒂姐她,因为”话还没说完,就被诺格打断:“没什么,主人说她自己能解决。”“哦,那就好,我可不希望学校再发生流血事件。”希尔一脸严肃的表情,诺格只作不见,也没有应声。『』
希尔知道自己这一番话白说了,连忙转移话题:“你们就是温蒂和沙曼吧,迪克还好吗?在学校的这几天生活的怎么样?”
沙曼回答;“迪克会长挺好的,我们有的时候会跟莘蒂一起去听课。”“五年级的课程你们听得懂吗?”希尔饶有兴趣的问到。杰艾是他特意安排到莘蒂班上的导师,讲的课跟其他班多少有些出入,那些同班同学就便宜他们好了。至于莘蒂是否听课,都不要紧。只要诺格在听课,莘蒂也一定知道上课时导师讲的内容。
“五年级的课程,我们都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应该会很有意思。那天跟莘蒂姐去上炼金术课,莘蒂姐送我一朵永远开放的血烟罗。”说着,温蒂便拿出口袋里的魔石,被封在魔石内部的血烟罗依然保持着芬芳,它永远开放,冬天都不会凋落。
沙曼看着那块魔石的眼神有些复杂,那天她独自去查资料了。这么说来,在温蒂身边出现的所有的血烟罗都是莘蒂故意而为之。原本鉴定的判断,被接下来希尔和温蒂的一番对话彻底打乱。希尔问:“你喜欢血烟罗?”“是啊。”温蒂看起来很高兴,“莘蒂姐问我喜欢什么花,我就告诉她我喜欢血烟罗。”“为什么呢?”
面对希尔的提问,温蒂眨了眨眼睛:“秘密。”
沙曼和温蒂在校长室消耗了很多时间,诺格又遵从着莘蒂的吩咐一直把她们送到住处。听着诺格的脚步声离开了,沙曼才说:“温蒂,你不觉得窗外的血烟罗都是莘蒂布置的吗?而且,我估计……也是她夺走了你的记忆。”
“为什么?”温蒂的回答很出乎意料,“我不相信莘蒂姐会害我,那天虽然我跟她吵架,但是她还是救了我。”
“那天你为什么会跟她吵架,这不像是你的性格。”沙曼又抓住了一个疑温蒂转动着眼睛,似乎在拼命的回忆:“恩……我也不知道,心情就是有些不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直接脱口而出了那句‘狠心的女人’,莘蒂姐后来居然没生气。”
“可是你以前都能控制的很好,那天怎么了,你明知道我们是客人,不应该跟主人吵架的。”
“沙曼姐,别说了,我要睡觉了。”温蒂爬上/床,钻进了被子里。
“哎,”其实沙曼还想问温蒂,这几天晚上有没有做梦,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终还是没问出口。
----
小湘感谢醉染坊的‘n-我要当学霸’童鞋的封面,加更一章。
Vol.24 考试
( 第二天早上,诺格正准备出门买早餐,却看见威廉推门进来,手里艰难的拿着四份早餐。『』莘蒂看他一眼:“下次进来记得敲门。”威廉不好意思的笑笑。
早餐结束后,几个人都往教学楼走。路上遇到了从餐厅出来的安娜,安娜冷冷的笑着,不断地用得意的眼神看着莘蒂身上的伤痕。不过,校服被修补的完美无瑕,丝毫没有破了的痕迹。只有裙摆下面,雪白的腿上,几道鞭痕看得很清楚。除了安娜之外,一路上同学们都小心翼翼的看着莘蒂的伤痕。他们都惹不起这几尊大佛,但是掩藏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走在中间的莘蒂依然是女王般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她淡漠的面容。明明她才是地位低下的平民,走在莘蒂身边的威廉和黛西娅仿佛成了她的侍从。『』
又一个早晨,威廉依然来送早餐,他像是养成了习惯一样,诺格倒也乐得清闲。拉莫说他:“既然有心情每天来送早餐,为什么迟迟不敢表白?”威廉脸色/变红了。
莘蒂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对于她恢复的速度,黛西娅和威廉以及拉莫都感到吃惊,虽然那天安娜说是五鞭子,但实际上何止五鞭子。对于他们充满疑问的眼神,莘蒂没有任何解释。
考试还是如期到来了。艾威尔魔法学院每年的考试有两关:一为集体战,一为双人对战。集体战是将参加考试的同学根成两批,放入不同的场景中。一批是一二三年级,另一批是四五六年级。迷宫有几个出口,这些出口时时刻刻都在变化。考试结束的时间一到,从迷宫里出来的同学就是通过考试的,他们在经过下一轮的考核。双人对战就是两个人对战,比赛顺序和对战人员都是随机抽取,一年级对上六年级只能算你倒霉,所以考试要求点到为止。之前黛西娅预言过,莘蒂会和弗盖特对战,不知道会不会准。
黛西娅的占卜师考试已经结束了,莘蒂、威廉、拉莫都身在同一个迷宫里。考试要求除了魔杖和武器之外不能带任何东西,所以诺格被请了出去。
出现在莘蒂他们周围的是一个庄园。有菜地、果园、牧场、酒坊等等,中间还能看到庄园主的城堡▲在场外的黛西娅、温蒂、沙曼还有诺格,透过魔法水晶屏看着庄园内的情况。看到突然出现的庄园,温蒂问道:“那是真的吗?”“怎么可能,是幻象啦。”黛西娅微笑着解释。温蒂又问:“莘蒂姐他们在哪?”
黛西娅的视线在几个水晶屏上移动着:“拉莫在教堂。不幸啊,估计他会把教堂毁了,幸好只是幻象。威廉在酒坊,似乎比较走运,他的魔法可以很好的利用……莘蒂去哪了?”
诺格伸手指这其中一个水晶屏:“在这里,是果园,运气一般,没有在林场好,不过比起牧场要好很多。”“是啊。”黛西娅表示赞同。
沙曼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个安娜是几年级?”“五年级。怎么了?”黛西娅回答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23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